未发之中:儒者第一难透底关

——王夫之“透关”三辨

2017-10-31 16:45 来源:《广西社会科学》 作者:陈科华

  内容提要:“未发之中”是传统儒学中“第一难透底关”,王夫之通过对宋明心性之学的检讨,从三 个层面即心理学之辨、儒佛之辨和心性之辨透过了“未发之中”这一“关”。

  关键词:王夫之/未发之中/性/情

 

  “未发之中”的命题即“喜怒哀乐未发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是由《中庸》这一文 本提出来的。由于作者对“中和”赋予了“大本”与“达道”的涵义,故此一命题一直受到 儒家的重视,宋明心性之学的昌盛,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宋明儒围绕“未发之中”这一命题 进行反复论辩的结果;且有关这一命题的讨论还涉及当时儒家的学派之分,即到底是心学思 路还是理学思路?是正宗儒学理路还是儒学佛学化?故王夫之认为,“未发之中”这一命题成 了“儒者第一难透底关”[1],但又是必须透的关。在此,我们且看船山先生是如何“透关 ”的,以及他“透关”的意义。

  王夫之“透关”是通过三次论辨而完成的。

  第一辨:心理学之辨。“喜怒哀乐未发”到底是指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对此问题,宋明 儒多以“气象”言之,而所谓“气象”,宋儒的意思虽是指人一种的精神境界与人格状态, 但它又具有“黑箱”的性质,站在外面是看不见的,要对它作出描述则更为困难,惟有靠人 的直觉才能认识。这样,“体认未发气象”的关键便变成了怎样才使人进入到一种直觉的心 理状态的问题。宋儒认为,建立起直觉的心理状态的关键在于一个“静”字,朱子认为,“ 静中体验未发”这乃是“道南”学派的“指诀”[2]。而所谓“静”,就是使思想和情绪平 静,呈“寂然不动”之态,而要做到这一点,体认者主体必须“默坐澄心”,不与物接,思 虑常处于未萌状态。既是于“静中体验未发”,则“喜怒哀乐未发”的心理状态就被理解成 “未尝有”喜怒哀乐之情之时的心理状态,而于此时,所谓“大本之中”就可以被体认到。

  对于宋儒这种把“未发”理解为“未尝有”的看法,王夫之明确表示不以为然,他说:“ 今详诸大儒之言,为同为异,盖不一矣。其说之必不可从者,则谓但未喜未怒未哀未乐而即 谓之中也。”[3]因为,就《中庸》文本来看,“则明有一喜怒哀乐,而特未发耳”,而不 是未尝有喜怒哀乐也,而所谓“未发”,是指“喜怒哀乐之未及乎发而言行声容之可征耳” 而言[4]。很显然,王夫之的意思是:“未发”不是“未尝有情”,而是“有情”而及乎表 现为言行声容等外在形式,因此,“未发”的实际意思,从时间的角度来讲,王夫之认为是 “方其未发”[5]即情动于内而将欲发乎外的那一时刻段也。

  宋明儒之所以把“未发”理解为“未尝有情”,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们认为“有情” 必定为“已发”,甚至认为“心”只有“已发”[6],如果说有“未发”,那只可能是“未 尝有情”时、思虑未萌时、未与物接时或“寂然不动”时,而于“这”时,欲认识“中”, 就只可能是一种“体认中”、“直觉中”。这样,宋明儒有关“未发之中”的讨论就很难从 直觉主义的层面提升至理性的哲学高度。而王夫之之论,从发现与肯定“有情而未发”这一 心理学事实出发,为“未发之中”的哲学化构建奠定了基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