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新中:哲学创新与时代精神

2017-11-02 10:09 来源:《云梦学刊》2017年第2期 作者:姚新中

  哲学创新与时代精神似乎是一个矛盾统一体。真正的哲学学人都力图对时代提出的问题进行反思,但只有极少数能发展出具有持久影响的新概念、新理论;每一个时代的哲学家都要把握自己时代,但对于什么是时代精神总是众说纷纭。如何既能站在时代的前列、提出理解当务之急问题的新方法和新视角,又能立足于历史的深处,批判性地反思这些所谓的新问题、新方法、新视角,超越短期利益诉求和浅见,既要传承接续哲学历史脉络,又能以创新的立意指向时代精神的高峰,这是当代哲学研究的一个重大课题。

  一、创新与哲学创新

  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1883-1950)在其1912年出版的《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首先提出了创新概念,其后又相继在《经济周期》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两书中加以运用和发挥,形成了以创新为核心的理论体系,解释生产技术革新和生产方法变革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推动功能。其后,各种创新理论层出不穷,学者们从经济、技术、制度、管理、导向、战略等等方面聚焦创新问题研究,提出了不同的见解和学说,对世界发展战略的制定和导向起到了启发、引导和推动的重大作用。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后,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广泛应用,知识社会、智能社会的形成和普及,创新对于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文化传播,特别是对个人和群体主体性、能动性的高扬起着越来越重要的推动。

  经历了近40年高速经济发展,中国也已经进入了唯有以创新为驱动的技术经济社会,创新不再局限于少数领域或少数科技精英,而是成为各个领域、各个行业、各个阶层的首要任务和发展手段。国家在战略层面的引导使得创新进入到政策实施阶段,为进入新常态的经济注入新的活力,对多元文化融合和创新开扩了新的空间,并在深刻地改变着我们的生存方式、活动方式和思维方式。在如此的世界和国家发展背景下,创新已经成为时代潮流,体现着新的时代精神。而作为时代精神的精华,哲学也必然面临着如何解释创新和如何实现自身创新的迫切问题。

  哲学创新不同于一般的技术创新、经济创新、制度创新等等,而是对具体创新的升华,是最高层次的创新。在这个层次,哲学创新具有既相互联系又有区别的两种含义,可以简而言之为“创新哲学”和“哲学创新”。所谓的“创新哲学”是对各种各样创新的哲学检查、解释与论证,包括对于什么是创新、创新的类型、创新的机制、创新的方法以及创新在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中的作用等创新理论问题进行的哲学研究,对于技术创新、经济创新、制度创新等具体方面进行的哲学论证,以及从哲学义理上来解释具体创新的形式和内涵及其相互之间的逻辑关系。无论是技术创新还是制度创新都会涉及到许多哲学、伦理、逻辑、认知等等方面的问题,如何在哲学层面上理解、论证创新导向,为创新开拓新的思路,是哲学工作者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哲学创新的一个必要内容。

  除了创新哲学外,本文更为关注哲学创新的第二种含义,即哲学自身的创新,或狭义的“哲学创新”。“哲学创新”在本质的意义上就是以新概念、新思考、新认识、新理解、新体会或新解释等形式出现的对时代精神的高度提炼和精准把握。哲学作为世界观、伦理观、方法论、认识论的学问,有着学科独特的内涵和形式,如何在新的时代和语义环境中实现哲学理解、方法、知识的演化,是哲学家们更为关注的内容。就形式而言,所谓哲学创新无外乎两种,一是“述”,一是“作”。哲学的术语、问题、论辩自西方的苏格拉底、中国的孔子、印度的释迦摩尼时代以来似乎沿袭多于创造,除了少数极具创造性哲学家外,大多数哲学学人所做的在本质上是“述而不作”:通过重新提出以往哲学家已经提出的问题、对以往的概念和理论进行理解和解释。但我们必须注意到,每一代哲学家的“述”都有自己的特点,“述”不仅仅是传承,更重要的是通过重新诠释这些术语、从不同角度反思这些问题和论辩,在递进中传承人类的哲学思想,在传承中加深我们对于世界、人生与社会的哲学理解,这样的哲学创新是哲学的本质内容。哲学领域虽然不断出现貌似新的主义、理论、学说,但这些新的学说总是与哲学史密切相关。哲学创新不是扔掉已有的哲学概念,而是为它们注入新的内容、在它们之间形成新的组合或连接。

  除了通过重新解释和建构来传承创新之外,哲学创新的第二种形式是回应特定时代提出的挑战,解析时代的特殊境遇和需要,发展出新的既有历史厚度又有时代特点的哲学形态和理论概念。今天,我国已经全面进入快速全球化、深度现代化、文化多元化的时代,哲学理论创新必须既要考虑新条件、新境遇又能引领时代的精神,时代的发展和中国的特色既是哲学在当今创新的必要动力,也为哲学创新是否与时代精神相辅相成提出了重要的指标体系。当然,即使在这样的形式下,哲学创新仍然不能混同于技术创新,不同于其他各个具体学科领域的实用创新。哲学与实用学科不同,严格意义上的哲学前沿和后方的划分并不存在,过于强调哲学创新的所谓前沿性只会切断哲学自身发展的脉络,把哲学对时代精神的反思与以往的哲学积累分割开来。如果把哲学创新简单地理解为提出新名词、建构新理论、构造新前沿,那么哲学创新就很有可能成为臆想乱造,不但无法承接哲学史的发展脉络,而且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创新,更与时代精神风马牛不相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