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美茂:从“物·事论”看和辻伦理学的“间柄”结构

2017-11-02 10:20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6年第5期 作者:林美茂

  学界关于和辻伦理学,一直存在着盛赞与批判两个阵营,肯定者认为和辻伦理学纠正了西方近代以来建立在个人中心主义基础上的西方伦理学之偏颇,构成了对西方式伦理学的根本挑战,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较多。而批判者则相反,指出和辻伦理学抹消了全体性与个体性之间的冲突、是基于拒绝社会性自身的同时,对于自己自身的尊重也同样拒绝之欠缺他者的他性,拒绝尊重他者存在的、建立在主观性立场上把握人与人关系性的伦理学。其实这些不同论点,都涉及到和辻伦理学中关于人的“间柄性”存在应该如何理解的问题。这也是作为和辻伦理学核心概念之“间柄”被学界论及最多的缘由所在。然而,纵观诸论,不难发现人们论及“间柄”问题时,存在着把“间柄”与“人间”概念等同理解的倾向。可以说,“人间=间柄”的把握是多数学者对和辻伦理学的一种共识性特征。那么,和辻伦理学中的“人间”与“间柄”这两个概念的本质关系究竟能否如此理解?其相互关系应该如何把握?本文拟通过分析和辻的伦理学有关著作以及其它相关文献,对构成其伦理学基础的“间柄”问题所蕴含的概念性本质进行一次再确认,并通过导入“物·事论”视角,厘清和辻伦理学中的“人间”与“间柄”的逻辑结构,从而对和辻伦理学所存在两种不同评价提供一种新的向度。

  一、作为“人间学”的伦理学中的“人间”概念

  和辻认为,作为一个人的存在是一种“人间”存在,其中包含两个契机,那就是作为人的个体性以及作为社会诸关系中存在的社会性的双重性质。他说“所谓人间,既为‘世之中’的同时又是世之中的‘人’。为此,其既不是仅仅只是‘人’也不仅仅只是‘社会’。这里可以看出人间的双重性质的辩证统一。……看不到这种辩证统一的结构就不能理解人的本质”。而“人的存在就是这两种对立的统一”。所以他在《伦理学》(上)中强调指出:“我们把在‘世之中’的人之‘人间’,正如前文所述,以世间性、社会性命名(‘人’的这种)作为‘世之中’性质的‘人间’,与此相对,把作为‘人’的性质的人间称作人间的个人性。把人间仅仅只看成‘人’是仅从个人性的侧面看人间,虽然作为方法性抽象是被允许的,但我们不是仅此把握具体的人间。我们终究必须从上述两种性质的统一来把握人间。”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他明确阐明自己的伦理学立场:“所谓伦理就是人作为人得以确立的行为性关联的方式,即人的存在的方式”。那么,显然伦理学就是关于这种“人间存在”的学问,他要构建的“伦理学”是“作为人间学的伦理学”。

  在这里出现了两个非常容易混淆的概念,“人”与“人间”,(在翻译和辻伦理学的时候,需要根据前后语境进行区别理解,因为和辻伦理学中多数情况下都是使用“人间”来指称我们所说的“人”这个概念)。本来这两个概念在中文里其区别是很清楚的,但在日语中却是以相同意义被使用,正因为如此,和辻所说的“人间学”之“人间”究竟如何理解,在学术界长期存在争论,而在中国学界,对其翻译更是莫衷一是。所以,为了理解和辻伦理学的“间柄”问题,首先必须明确和辻所说的“人间学”之“人间”究竟应该如何理解进行把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