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释马克思关于社会存在与意识关系的论断

2017-11-13 15:31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张守奎

  摘  要:在马克思关于社会存在与意识关系论断的解读上,“决定论”解读过分强化了其科学化和因果必然性的向度,从而把它与个人自由相对立。传统教科书中流行的“决定(作用)和反作用”理解模式,无法摆脱决定论解读的嫌疑。“规定论”解读借助德国观念论传统尤其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思想资源,对决定(bestimmen)的意义进行重新界定,以中性化的立场把因果关系转换为条件关系,破除了“决定论”解读中的线性决定关系理解模式,为个人在历史的创造过程中发挥能动性留下了位置。但其对语义和逻辑分析的过分倚重,与马克思的社会批判进路显然存在着较大差距。因此,我们应以强调诸因素问相互作用的“制约论”解读模式去理解。>>收起

  【作  者】张守奎

  【作者单位】深圳大学社会科学学院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5期23-28,共6页

  【关 键 词】社会存在 意识 决定 规定 制约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与当代社会政治哲学发展趋势”(12&ZD106)、深圳大学高水平大学建设“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项资助项目”(16MSZX13)的阶段性成果.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提出过一个著名的论断,即“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_1 在马克思主义传统中,这一论断通常被理解为历史唯物主义的经典表达式,并被当作历史唯物主义区别于旧唯物主义的根本标志。但在西方学界,它则成为很多学者把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误解成历史决定论的依据,成为误认历史唯物主义取消自由意志和个人自由的主要文本根据。马克思的同一个论断,为什么会被解读成几乎截然相反的命题?其中的主要原因何在?到底该如何正确理解马克思关于“社会存在” 与“意识”关系的论断?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解读:首先有第二国际以来西方学界对马克思关于社会存在与意识关系论断的“决定论”误读,还有对这种解读进行反拨和调节的“规定论”解读模式。其实我们应当以“制约论”范式去理解和把握马克思关于社会存在与意识关系的论断,并充分理解这种理解范式的比较优势。

  一 对马克思社会存在与意识关系的“决定论”误读

  马克思关于社会存在与意识关系的论断,构成其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最核心部分。因此,对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之整体性质的把握,直接决定着对马克思关于社会存在与意识关系论断的理解,反之亦然。总体而言,西方学界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诸种诠释和指责中,尤以“决定论” 模式最为流行。尽管这一做法与经验科学的繁盛相关,但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决定论”指责,并非起始于2O世纪实证主义的广泛兴起。事实上,把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误读为经济决定论或历史决定论的做法由来已久,甚至在马克思在世时就是如此。马克思晚年声称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也正与此相关。 当然,以考茨基和伯恩斯坦为首的第二国际把马克思主义“纯粹科学化” 和实证化的做法,无疑应为历史唯物主义的这种“决定论”误读负主要责任。

  在“决定论” 的解读模式中,马克思论断中的“社会存在与意识”、“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 之间的关系,被作了片面的、抽象的和机械的理解。“社会存在” 和“经济基础”成了单向的决定者,“意识” 和“上层建筑” 则是被决定者。后者被简单地化约,只是前者的“反映、反响、幻象和升华物”。这种化约论的理解,实质上只不过是以机械唯物主义的方式,把“意识” 和“上层建筑” 把握为对“社会存在” 和“经济基础” 这一“真实”(reality)的“单纯的表象”。 它内在地蕴含着无法消弭的机械反映论的被动性。在此基础上,历史唯物主义进而被强化甚至被固化为一种纯粹的客观的(经验的)科学,社会历史发展的辩证进程所显现的规律性,被理解成近似于实证主义和经济主义所遵循的机械必然性。历史唯物主义自身具有的科学性和面向未来的预见性被当成了经验的教条,成了一切社会发展无法逾越的“铁的必然性”l4 。这样,历史唯物主义原本内在具有的实践性和激进革命成分成了多余,因为在他们看来,既然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由物质生产和经济条件所决定的一种历史的必然,那么,无产阶级根本不用去革命、流血和牺牲,只需消极地等待历史由阶级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自然地更替的那一天到来即可。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