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限度与人文—信仰的空间

2017-11-14 17:59 来源:《浙江学刊》 作者:黄裕生

  内容提要:本文试图从人本身的先验存在出发澄清“数理科学”、人文科学与信仰之间的区分与关系,并且给出这种区分的根据;在此基础上认为,数理科学的界限是它本身作为人的一种存在方式所具有的客观限度,而不是任何学派或个人的主观设定,确认这种限度绝不是意味着为科学的发展设置界限,而是表明我们必需真正面对数理科学无法解决的那些领域和问题;而倡导人文精神也绝不是要人文科学与数理科学争地盘,而在于让人文科学回到它本应在的位置上,即向绝对意义开放的独立、自由的科学。

  关键词:数理科学/人文科学/信仰/自由/绝对意义

 

  一

  近代以来,给人类生活世界带来最大变化的莫过于启蒙运动从理论到实践的深入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前者是人类走向成熟的根本标志,它作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在世界各地扩展的步伐却显得参差不齐、极不一致,以致于人们未能从总体上意识到启蒙运动对人类生活世界带来的根本性变化。

  相反,科学的发展却及时而整齐划一地影响到世界范围内的人类生活。今天,从被启蒙了的民主化国家,到仍处在最愚昧无知的独裁者统治下的人们,其生活都离不开近现代物理学革命带来的技术成果。毫无疑问,人类生活甚至将越来越依赖于科学的技术成果与技术产品。这种依赖性体现在两方面:科学与技术不仅不断改变着人类的生活内容和生活方式,而且由于科学的量化本性和可演算特征,使得人类的整个生活世界建立在各种精确的关系上:照明必定要与发电站、线路网联系;离开电话,今天的人难得与亲朋好友保持经常性联系,而如果没有生物技术以及化肥、杀虫剂,今天甚至生产不出足够的粮食来维护人类的生存。这种精确的关系世界使生活变得方便快捷、称心如意。于是,由科学技术确立或开展出来的生活世界在不知不觉中被当作最真实最可靠的世界。因此,科学也就成了人类理解生活、把握世界的唯一的可靠方式。人类由此从对科学的依赖转变成为对科学的信仰:人类的整个生活都被托付给了科学,科学成了给出生存意义的唯一源泉。

  然而,如果科学要保持为科学本身,它恰恰不能成为信仰的对象,更不能成为盲目崇拜的对象。因为构成科学的一个最内在的本性就是怀疑精神;没有怀疑精神,因而没有问题意识,任何真正的科学活动都是不可思议的。这种怀疑精神使科学在任何时候都承认自己给出的任何意义或原理都是相对的。否则,科学的任何进步都将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如果把科学看作是人类理性的一种活动,那么,这只不过是人类的生存方式之一,或说是人类把握、理解生活—世界的维度之一。在这个意义上,科学是有限度的,或者说是有界限的。这绝对不等于说科学的进步是有界限的,更不等于说科学研究有禁区。对科学进步或研究领域的任何限定都是一种主观的独断设定。我们是也只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科学是有界限的:我们的生活世界有科学这种把握方式所把握不了的维度或方面。从另一个角度也就是说,科学所揭示出来的只是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一个维度,而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我们的生活—世界要比科学所开显出来的关系维度丰富和深奥,有科学永远把握不了的其他维度。对于生活—世界里的事物,我们不仅可以用概念(科学)方式去把握它,也可以用直观方式去理解它。事物在概念中的显现(意义)不能替它在直观中的显现(意义)。因此,就科学只是人类把握事物的维度之一而不是把握整体事物的唯一维度来说,科学的限度或界限是客观的,是它作为人类理性的一种活动方式所固有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