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兴贵:感激原则与政治义务

2017-11-16 10:49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毛兴贵

  摘  要:感激原则有时候被用来解释和证成公民的政治义务,根据这种理论,公民的政治义务说到底是一种感激义务。基于家国类比的感激理论夸大了家庭与国家的相似之处;从感激义务的积极方面出发去解释和证成政治义务的尝试由于将感激国家的义务限定于服从法律,从而与感激表达方式的可选择性相违背;从感激义务的消极方面出发去解释和证成政治义务的进路虽然可以避免前一种进路的缺陷,但无论是将政治义务看作对国家的感激义务还是对其他所有公民的感激义务都有失妥当,而且这种进路也不能解释政治义务的复杂性。感激理论所面临的种种问题表明,我们不能把政治义务建立在感激原则的基础之上。

  【作  者】毛兴贵

  【作者单位】西南大学哲学系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5期86-92,共7页

  【关 键 词】感激 感激义务 家国类比 政治义务

 

  感激(gratitude)原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道德原则,它所产生的感激义务也历来受到日常道德观念和道德哲学家的重视。在日常道德中,知恩图报被看作一种做人的起码准则。在道德哲学上,有不少哲学家都论述过这条道德原则。比如,霍布斯把感激作为第四条自然法,认为它有助于人类走出自然状态,它规定:“从他人单纯的恩惠行为中受益的人应该努力使施惠者没有合理的原因为自己的善意感到后悔。”l1 休谟甚至把忘恩负义(ingratitude)看作人类可能犯的一切罪恶中“最骇人、最悖逆的”罪恶。l2 20世纪的哲学家罗斯则把感激义务作为七种初步(prima facie)义务之一。 鉴于感激义务的重要性和自明性,用感激原则来解释和证成政治义务的做法似乎颇有吸引力。

  政治义务研究中的感激理论把我们的政治义务看作一种基于感激原则的义务,它是把道德领域内的感激原则运用于政治领域的产物。这种理论有两种版本。一是通过把公民与国家的关系类比为子女与父母的关系,并借助于子女对父母的感激义务来解释和证成政治义务。二是并不借助于家国类比,而是直接从感激原则得出公民的政治义务。这一版本又有两种不同的进路,一种进路从感激义务的积极方面出发去证成政治义务,而另一种进路则从感激义务的消极方面出发去证成政治义务。本文将依次考察这三种感激理论,最后对感激理论作出总体评价,并指出为什么不能把政治义务看作一种感激义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