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弼哲学的本体论特征

2017-11-15 17:50 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冯达文

On the Ont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Wang Bi's Philosophy

 

  内容提要:从王弼重新诠释老子哲学的个案说明:在中国传统哲学形上学中,有本源论与本体论之区分。本源论的特点,是通过揭示由终极本源到万物的生成过程,来说明万物的现存状况与变化规则。本源与万物的关系,为实存物之间的关系,本源之化生万物,是在时间中进行的。本体论则是追寻万物得以存在与发生作用的终极性统一依据的理论。本体与末用的区分,是借逻辑认知得以成立的。末用被视为可以认知的相对有限的经验世界,本体则是被逻辑置定的具有超越意义的绝对无限存在。至于王弼哲学本体论之强调“以无为本”,则表现了他对经验世界与经验知识的独特看法,和对现存社会政治文化的批判取向。

  From Wang Bi's reinterpretation of the philosophy of Lao Zi,we can see that there is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cosmologyand ontology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taphysics.The way ofcosmology is to reveal the process of becoming from theultimate beginning to all kinds of beings in order to explainthe present state and the law of changes.The relation betweenthe ultimate beginning and beings is the relation betweenactual beings.The ultimate beginning creates beings in theprocess of time.The way of ontology is to seek the ultimateunifying reasons for the existence and functioning of allkinds of beings.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ontological beingand its function can be established by logical knowing.Theontological being is recognized by logic as absolutelylimitless being in the sense of transcendence.

  关键词:王弼哲学/形上学/本源论/本体论

 

  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宇宙论(本源论)与本体论的区分,上一辈思想家如汤用彤先生冯友兰先生多有论释,然而后来由于用得太泛,却弄得含混不清了。本文之意图,在于通过对王弼哲学本体论如何形成的个案考察,揭示早期中国哲学的本体论的基本特点及其与宇宙论或本源论的基本区别。这里所谓“早期中国哲学”,当指魏晋以前之哲学。这一时期的哲学,主要是关切“存在”问题而非“心性”问题。所以本文涉及的形上学本体论特征,亦主要是指在“存在”问题上的本体论特征而不是在“心性”问题上的本体论特征。“心性”本体论问题或当有另文陈述。

  一

  之所以选取王弼哲学作个案考察,是因为王弼哲学是从老子哲学延伸出来的,老子之哲学形上学属本源论(或宇宙论),而王弼却将本源论转换为本体论。故分析王弼如何借重新解读《老子》而成就自己的哲学,无疑更有助于弄清本源论与本体论在理论建构与哲学功能上的区别。

  老子哲学形上学属本源论,明显地见诸于他把“形上”的“道”与“形下”的“物”的关系,看作是“本源”与“派生物”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本源”与其“派生物”都具实在性,“本源”派生万物的过程亦为一实在的过程,而且这一过程是在时间中进行的。老子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注:《老子·四十章》。);又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注:《老子·四十二章》。)。老子的这些提法,都表现了哲学本源论的基本特征。两汉时期广泛流行的宇宙生成论实都肇始于老子的本源论。按:本源论虽具实在论色彩,但是,以什么为终极本源?统一的(无任何具体内容的)本源何以能够演生出千差万别的物类?演生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这些,在当时都是无法实证的。人们大多只诉诸于在农业社会的生活情境下形成的种种信念。(注:老子把宇宙的化生过程叙说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易传·系辞上》描画为“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董仲舒《春秋繁露·五行相生》称之为“天地之气,合两为一,分为阴阳,判为四时,列为五行。……”;《易纬·乾凿度》推想为“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也。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等等。此种种不同说法,大多可还原于各种不同信念而予以解释。但这已属文化人类学范畴,于此不能详述。)故对本源论及由之引伸的许多观念,不可以用知识的方式予以处理,常常只可以求助于文化人类学。

  王弼把老子哲学的本源论转变为本体论,则表现于他把“形上”的“道”与“形下”的“物”的关系,化作为“本体”与“末用”的关系。王弼在注老子“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句时称:

  天下之物,皆以有为生。有之所始,以无为本。将欲全有,必反于无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