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之知识论

2017-11-15 18:06 来源:《周易研究》 作者:于维杰

  《易经》之求知,乃以实际之事务为基准,最富科学之肯定精神。故知识论实为《易经》精神之所在,盖以理智代迷信之为用,必有相当知识为基础,而后足以解决事物之疑难。《易经》之基本目的,在于深切认识事物真谛,以作言行之依据。故《系辞》曰:

  夫易,彰往而察来,显微而阐幽。

  圣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

  “彰往察来”乃推知之方法,“显微阐幽”乃知识之作用。吾人运用其知识,则天下之志可通,天下之业可定,天下之疑可决,其重视知识有如此者。《说卦》曰:

  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

  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系辞》曰: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易》之为书也,原始要终,以为质也。

  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

  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神,其孰能与于此!

  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

  于此可见《易经》之知识论,虽乏一贯性条理,而涵义甚广,亦复细密。细绎之,可见其有彰往、察来,防微杜渐、分析与综合、观变知几、推断、实用诸端,今以次言之。

  (一)彰往:关于知识之修养与运用,其最先必为彰往。彰往乃推知一切知识之基础,吾人之所以获得新知创见,则全恃经验,故凡各种想象皆根据过去经验,古今中外之知识论未有以易此者。《易经》亦注重于此。其《系辞》曰:

  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

  是以明于天之道,而察于民之故。

  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古者包牺(按即伏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彖辞》则曰:

  中正以观天下。……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观·彖》)

  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贲·彖》)

  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咸·彖》)

  观其所恒,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恒·彖》)

  观其所聚,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萃·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