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论在简本《老子》中的地位及道、德等概念在简、帛、王本中含义异同初探

2017-11-15 18:10 来源:《江汉论坛》 作者:吴根友

  郭店竹简出土,为先秦的儒道思想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是当前中国古代哲学研究领域中的一件大事。此次出土的竹简本《老子》,推翻了本世纪初疑古派关于老子后出的观点,可以澄清学术界一些争论不休的问题。但是,这部分材料还不足以澄清老子其人与其书的一些其它问题,如老子是否有两个人,一个是老聃,先于孔子;一个是太史儋,晚于孔子;目前的简本《老子》是否就是一个完整的古本?老子思想的发展是否有不同的传承的系统?我个人认为,简本《老子》的出土还不足以澄清以上诸问题,故拟就道论在简本《老子》中的位置,及其与帛本,王本中道、德等概念的不同之处,以及个别句读和句子含义的不同理解作一点探索性的研究,以求教于学术界。本文不同意郭沂先生的观点,认为简本《老子》是最完整的本子(注:郭沂:《从郭店楚简〈老子〉看老子其人其书》,《哲学研究》1998年第7期。)。 现行简本《老子》中仍有一些战国中期的注释文字,《老子》一书可能无定本,而只是一个不断被注释的开放文本。

  一、简本《老子》中“道论”的位置

  简本老子分成甲乙丙三组,与王弼本和帛书甲乙本的篇章结构大不相同,既不是以“道经”为先,也不是以“德经”为先,而是从社会批评入手,直接引入“视素抱朴,少私寡欲”的政治方法。但与帛本与王弼本《老子》相比,简本《老子》没有太多激烈的批评文明退化和现实政治不公正的语言,带有鲜明的正面教导的特征。尽管简本中也有道论的内容,但主要是为这一政治方法的合理性提供形上学的论证。

  在简本的开头,老子就否定了智、辩、巧、利、伪、作等枝节性的治国方法:“绝智弃卞,民利百倍;绝巧弃利,盗贼无有;绝伪弃作,民复孝慈。”(注:依庞朴先生的解释,参见:《初读郭店楚简》,《历史研究》1998年第4期。)接着,正面提出了“视素抱朴,少私寡欲”的根本性方法。为了论证这种根本方法的合理性,老子用喻证和历史个案的双重说理法,申述这一治国之术的必要性和有效性:江海能为百谷王,是因为江海能处于百谷之下;圣人虽然在万民之上,但民众并不感到有统治的压力。所以当世的侯王要统治人民,应该从大自然的现象中获得启示,应该向古代的圣人学习。

  但是,江海的形象和古代圣人的事例,只是为他的治国之术提供现象界的经验性根据。这种现象界的经验性的根据并不具有较大的普遍性,为了使“视素抱朴,少私寡欲”的方法更具有普遍性,老子又进一步地提出了守“道”的问题。

  尽管简本中也有一些讨论道的虚玄性文字,但其一是解释性的:“又(有)蟲成,先天(地)生,敚(穆),蜀(独)立不亥(改),可以为天下母。未智(知)其名,(字)之曰道,(吾)勥(强)为之名曰大……。”其二才是功能性的描述:“返也者,道僮(动)也,溺(弱)也者,道之甬(用)也。天下之勿(物)生于又(有),生于无。”相对于帛书本和王弼本《老子》中“道论”内容来说,简本《老子》中的“道论”还不居于中心的地位。从“返也者,道僮(动)也”和万物生于有,生于无关系的角度,老子反复论述的是当政者不可贪财,不可居功自傲的道理。因为统治者对民利的盘算太精明,对社会的等级划分得太细致,老百姓就没有利益;盗贼之所以产生,是因为统治者太重视巧、利,如果统治者本身就伪作不诚,老百姓就不可能回归到孝慈的道德品质上来。而巧、利都是多私多欲的表现,智、卞、伪、作都是非素非朴的。我个人认为,整个简本中的论“道”内容虽然十分丰富,但其主要目的则是要论证侯王本人坚持“视素抱朴,少私寡欲”的治国方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道论”只是为这种方法提供一个形上学的根据而已,在理论上还不居于中心地位。

  帛书本《老子》出土后,曾对王本中的“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一句有过争论。高明先生根据严遵本,认为此句应该是“道常无为而无以为”,后有人提出不同意见。简本《老子》的出土,证明王本中此句还是正确的。因为,从老子的政治目的来说,“见素抱朴,少私寡欲”这一合乎“道”的方法本身也不是目的,而只是要通过这种示弱的方法,在老子看来也是唯一正确的方法,才能达到“无不为”的目的。因此,从目的论的角度看,“道”所具有的“无为而无不为”的神奇功能,其实也只是侯王“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的“无为”方法能够达到有为目的的形上学的保证,至于“道”本身是什么样子,在简本《老子》中并不是中心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