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研究中的三个神话

2017-11-16 15:49 来源:《复旦学报.社科版》 作者:俞吾金

  内容提要:在我国哲学界,“重写西方哲学史”已经成为一个时髦的口号。笔者认为,“重写” 具有两种不同的形式:一种是“无效的重写”,即只是引入一些新术语,但并不触动传 统的哲学史研究的理论框架,这类重写注重的只是外在的形式,因而注定是无效的;另 一种是“有效的重写”,即通过对传统的哲学史研究的理论框架的批评性反思,确立起 新的哲学和哲学史观念,从而对西方哲学史进行实质性的重写。而要达到这样的境界, 就要先行地清除长期以来主宰着西方哲学研究的三个神话——单线性神话、客观性神话 和内在逻辑的神话。

  “To rewrite the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has already become a smart slogan in the field of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 in China recently.In my opinion,There are two different kinds of rewriting:one of them is“ineffici ent rewriting”in which only new terms are used,but the traditional theoreti cal frame of research for the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isn't transforme d,so this kind of rewriting is necessarily formal and inefficient.The other is “efficient rewriting”in which a new conception of philosophy and histor y of philosophy is set up and the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will be esse ntially rewritten,through the critical reflection on the traditional theoret ical frame of research for the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In short,we mus t first clear away these three myths——the myth of one linearity,the myth o f objectivity and the myth of internal logic which have controlled this rese arch field for a long time,in order to rewrite efficiently the history of we stern philosophy.

  关键词:单线性神话/客观性神话/内在逻辑神话/无效的重写/有效的重写/myth of one linea rity/myth of objectivity/myth of Internal logic/inefficient Rewriting/effici ent rewriting

 

  近年来,在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中,“重写学术史”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这种时尚显 露出人们对以往的学术叙事体系的普遍的不满,也表明人们的观念正在发生重大的嬗变 ,但在浏览了一些自诩为重写学术史的“典范之作”后,我们又感到沮丧和失望。通常 见到的情形是:人们或者引入西方新的学术思潮或术语来重写学术史,从而把“重写” 曲解为单纯的术语上和形式上的翻新;或者自以为在“重写”,但仍然站在传统的叙事 方式上。于是,我们意识到了两种不同类型的“重写”:一种是单纯外观上的、形式主 义的重写,重写者只是以自己的口号振动了空气,但实际上没有改变任何东西;另一种 是实质性的重写,也就是说,重写者已经真正地超越了传统的叙事方式。①(注:写到 这里,我们自然而然地联想起马克思在《巴黎手稿》中对费尔巴哈的评论:“费尔巴哈 越不喧嚷,他的著作的影响就越扎实、深刻、广泛而持久;费尔巴哈著作是继黑格尔的 《现象学》和《逻辑学》以后包含着真正理论革命的唯一著作。”参见《马克思恩格斯 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46页。然而,在当代中国理论界,我们见得更 多的不是实质性的理论推进,而是空洞的革命口号。仿佛光凭一些抽象的口号就能告别 传统的叙事方式!)

  也许可以这样说,任何学术史研究中的重写者,在对传统的叙事方式做出批判性的反 思前,对学术史进行实质性的改写都是不可能的,在注重思想前提的哲学史研究中尤其 如此。然而,人们并不总是这么看问题的。据说,冯友兰先生对中国哲学的研究状况做 过一个俏皮而广有影响的评论,即当代中国没有哲学家,只有哲学史家。我们姑且不去 探究这个评论是否准确,至少在这个评论中暗含着这样一个思想,即成为一个哲学家是 十分困难的,因为哲学家的思想是原创性的,而成为一个哲学史家则是比较容易的,因 为哲学史家似乎只是做一些收集、整理、叙述哲学史材料的工作。显然,这一评论助长 了某些人的狂妄态度,以为做哲学史家或“重写”哲学史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②(注 :正如黑格尔所批评的:“我们可以举出许多哲学史的著述,在那里面我们什么东西都 可以找得到,就是找不到我们所了解的哲学。”参见《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商务印 书馆1981年版,第4页。)事实上,在真正的哲学家不存在的地方,真正的哲学史家也不 可能存在,因为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哲学史家没有原创性的哲学思想,就不可能撰写 出真正具有新意的哲学史著作,也不可能切实地担负起“重写”哲学史的任务。

  按照我们的看法,重写哲学史要成为一项真正有效的工作,就必须先行地对传统的哲 学史叙事方式做出深刻的反省,而在传统的哲学史叙事方式中,影响最大的是以下三个 神话——单线性神话、客观性神话和内在逻辑神话。事实上,只有当我们从观念上摆脱 这些神话对我们思想的束缚的时候,“重写”哲学史才不仅仅是一个口号,而且同时也 是一种现实。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