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行动:费希特哲学的主题与特色

2017-11-16 15:59 来源:《长沙电力学院学报.社科版》 作者:舒远招

  内容提要:费希特的全部哲学可以归结为人的自由之学,自由是其哲学主题。在论述人的自由本 质时,他进一步把行动视为自由得以实现的关键,认自由从本质上可以说就在于行动。 于是,强调行动便成为费希特哲学最鲜明的特色。费希特的通俗性讲演体现了他对于自 由和行动的偏爱,他的“知识学”同样体现了他崇尚自由和行动的倾向。

  Fichte's philosophy can be summed up as the theory of human freedom.Freedo m is the theme of his philosophy.In expounding the essence of human freedom,he further esteemed action as the key to the realization of freedom and held that essentially freedom can be said to depend on action.Thus,emphasizing a ction became the most prominent feature of Fichte's philosophy.Fichte's popu lar lecture reflected his preference for freedom and action.His science of k nowledge revealed the tendency of his valuing freedom and action.

  关键词:费希特/自由/行动/知识学/Fichte/Freedom/action/science of knowledge

 

  一、人的自由是费希特哲学的主题

  在德国古典哲学的发展过程中,费希特的哲学尤其是他的知识学具有极为重要的过渡 性作用。但是,在以往的费希特研究中,人们注意到的,往往是其知识学对康德批判哲 学(主要是《纯粹理性批判》)所做的更加彻底、更加连贯的主观唯心主义改造,仅仅把 费希特的哲学看作从康德的二元论(“物自体”和“先验自我”两者相互对峙)向谢林、 黑格尔客观唯心主义哲学过渡的一个中介。这种研究视野,首先是遮蔽了康德全部哲学 的“人学旨趣”。[1]费希特的哲学确实是从康德哲学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但是,康 德把自己全部的哲学探索,都归结为对“人是什么”这个问题的解答,这对于费希特的 哲学产生了直接的规定作用。

  在《论学者的使命》中,费希特曾经指明:学者的使命,就是要提供关于人的知识。 “若要担保人的全部天资得到同等的发展,首先就要有关于人的全部天资的知识,要有 关于人的全部意向和需求的科学,要对人的整个本质有一个全面的估量。”[2](38页) 但是,如果只有关于人的天资和需要的知识,而没有关于发展和满足这种天资和需求的 科学,那么,这不仅会成为一种极其可悲的和令人沮丧的知识,而且同时也会成为一种 空洞的和毫无裨益的知识。“所以,那种需求的知识应当同时与手段的知识统一起来, 只有凭借这些手段需求才能得以满足;而这种知识理所当然属于同一个阶层,因为一种 知识缺了另一种知识就不可能成为完全的,更不可能成为有用的和生动的。头一种知识 是根据纯粹理性原则提出的,因而是哲学的;第二种知识部分地是建立在经验基础上的 ,因而是历史哲学的。”[2](39页)不仅如此,这种知识还应当再前进一步,以便对人 类的发展有真正的益处。“为此,我们必须询问经验,必须用哲学眼光去研究过去时代 的各种事件,必须把自己的目光转到自己周围发生的事情上,同时观察自己的同时代人 。因此,社会所必要的这后一部分知识就是纯粹历史的。”[2](39页)关于人的哲学的 、历史哲学的和真正历史的这三种知识的结合,叫做学问;谁献身于获得这些知识,就 叫做学者。由此,产生了学者的真正使命:“高度注视人类一般的实际发展进程,并经 常促进这种发展进程。”[2](39页)显然,费希特所理解的真正的学问,始终是有关人 的天资的发展和需要的。他的哲学固然要提供对于人的真正的需要和本质的洞见,他对 社会历史的经验考察同样是为了发展人的“全部天资”。

  人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费希特的哲学充分地表明,这就是人的自由。也正是在这个意义 上,我们可以把费希特的人学,进一步归结为人的自由之学。费希特早年曾信奉斯宾诺 莎的决定论,但是他天性中那些我行我素的独立自由因素和那种积极进取的精神始终是 同决定论不很协调的。在接触到康德的批判哲学,尤其是阅读了《实践理性批判》以后 ,费希特看到了最终确立人的自由意志的可能性。这样一种理论把费希特从斯宾诺莎的 决定论的独断论中唤醒,使他从那种绝对必然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真正认清了人的意志 自由。从此以后,费希特在其全部哲学探索中,始终没有放弃对自由的分析。自由,成 为他的全部哲学思考的主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