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奥塔的后现代思想

2017-11-16 16:21 来源:《四川外语学院学报》 作者:张法

J.F.Lyotard and his postmodern thought ZHANG Fa

  内容提要:利奥塔以特殊的言说方式阐明了与现代不同的后现代状态;通过与非西方思想的比较 ,呈示了后现代与非西方思想的共同处;通过对崇高概念的后现代解释,描述了后现代 的美学特征。

  J.F.Lyotard expresses a postmodern condition which is different from the m odern condition,and presents some common points between postmodern thoughts and nonwestern thoughts and finally uses a modern concept“sublime”to refle ct the postmodern aesthetic characteristics.

  关 键 词:利奥塔/后现代/非西方思想/崇高/Lyotard/postmodern/nonwestern thought/sublim e

 

  利奥塔(Jean-Francois Lyotard,1924~1998)在而立之年开始发表著作,在其后的25 年中写的《现象学》(1954)、《话语形象》(1971)、《从马克思和弗洛伊德开始漂流》 (1973)、《利比多经济学》(1974)虽然影响不大,但却可以看出他所涉猎过的学术领域 :现象学、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和精神分析。从这一背景,可以知道其后现代的品牌 不是来自后结构主义。虽然后来后现代“兼并”了后结构,并让后结构大师当了自己的 “董事”。1979年利奥塔因发表《后现代状态:关于知识的报告》而一举成名。在这部 使他成为后现代话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的历史性的著作中,他以一种划分现代性与后现 代的宏大叙事的方式指出:现代性的宏大叙事已经过时了。利奥塔一生中出版了约40本 著作和论文集,从本书的视域看,有三大方面最为重要:一是从西方历史演变角度进行 的关于后现代的论述,二是从世界史的角度谈后现代的全球意义,三是后现代必然引起 的美学变化。利奥塔对近代的崇高概念进行了后现代的诠释,可用来描述后现代的审美 状态。

  一、后现代状态

  利奥塔《后现代状态》中的言说方式,主要由三点支撑:1.合法化问题;2.指示性陈 述,规定性陈述和语言游戏;3.发话者、指涉物和受话人结构。从这三点既可以使我们 了解利奥塔的理论归属,也可以了解其理论特点,还可以体悟后现代的一般特点。从历 史的视点看,合法化,可以对应于现代以来的合理性,合理性是以带有形而上的普遍性 的理性为预设的,现代性的宏大叙事正是建立在合理性,即合于普遍的人类之“理”之 上的,合法化则是针对具体事物,正如“理”是抽象原理一样,“法”是具体规定,合 法是要具体事物如何证明自己的合法。其基础是把一切,包括“理”、“宏大叙事”等 等,都看成具体事物。因此,宏大叙事也要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合法化表示的不是合法 的静态的“性”,而是使之合法的动态的“化”,强调的是一个具体的指涉。由此,在 对合法化的利奥塔式理解上,我们可以说,从合理性到合法性这一基本概念的转化,正 是从现代到后现代的转化。指示性陈述和规定性陈述表征了对现代话语的一种语言学转 向,指示性陈述指的是关于事实、真理和知识的陈述,规定性陈述是关系到正义的陈述 。现代哲学乃至古希腊哲学以来带有本体性的真与善的问题,现在变成了一个具体的语 言学的陈述问题,一个语言运用的问题,变成了一个后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问 题。如果说,从前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与现实对应论到后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 理论的转变,正是从现代思维向后现代思维的转变,那么,利奥塔在语言学转向的背景 中,与后期维特根斯坦同流,其理论走向不是讲究基础理论的语法学,而是提倡实际运 用的语用学。这又与把事物具体化的后现代总倾向相一致。发话者、指涉物和受话人正 是一个语用学的三维,话语的意义正是在这语用三维中呈现出来。而后现代对合法性的 考察,也以这种语用学三维为基础。一种话语,只有当发话者和受话者对其话语的指涉 认识一致,对话语内容和话语方式的规定有了共识,才显示出有效性和合法性。语用学 三维,正是把理论话语引向具体性的表征。总结三点,可以说,后现代的合法性问题主 要关系到语用学三维:发话者、指涉物和受话人,而发话者和受话人所发和所受之话, 主要表现为指示性陈述和规定性陈述。语用学三维和两类陈述都是为了呈示一种后现代 的语言游戏。从下面三点,可以看到利奥塔的理论的历史跨度:从合理性到合法性是从 古典话语来讲后现代转向,两类陈述是从现代话语(语言论)来讲后现代转向,语用学三 维与语言游戏是从后现代话语来讲后现代转向。这三者共同呈现了后现代的“平面”: 走向无本体的具体。

  利奥塔提出后现代状态,意味着他首先要从后现代的视点去看出一个“现代”,然后 才能展开自己从现代到后现代的言说。其次他是从知识的角度去“观看”现代的。这就 构成了相对于后现代的“现代”言说的特殊性。现代的特征就是拥有一个元话语来统合 整个社会。元话语就是能统率一切话语的话语,这就是哲学;用古典的表达式,哲学是 一切科学的科学。照利奥塔看来,哲学是一种叙事,当然哲学式的叙事不是像文艺那样 有关具体之物的叙事,而是一种有关人类本质和宇宙本质的宏大叙事。这种宏大叙事可 称为元叙事。因此,哲学—元话语—元叙事是三而一的东西。宏大叙事是利奥塔对“现 代”乃至古希腊以来的西方社会的总陈述。它就是阿多诺批评的“总体性”和德里达批 评的“逻各斯中心”的另一种说法。但总体性、逻各斯中心等等有一种知识、逻辑和结 构的面貌,是以抽象为核心的,而宏大叙事则突出了总体性的“故事”和“虚构”特征 。它变成了一个广为引用的概念。我们可以说,黑格尔哲学是一种宏大叙事,马克思的 经济学是一种宏大叙事,巴尔扎克的小说是一种宏大叙事……宏大叙事与非宏大叙事成 为区分现代与后现代的一种标志。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