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西方精神史研究探析

2017-11-16 16:22 来源:《史学理论研究》 作者:孙有中

  1994年7月8—9日,国际精神史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Intellectual Hist ory)在英国伦敦成立。来自书籍史、文学史、宗教史、政治思想史、艺术与音乐史、哲 学史及科学史等领域的32位英、美及欧洲大陆的学者参加了成立大会,经讨论决定设立 一个常务委员会来管理学会,由英国的布莱克韦尔教授(Constance Blackwell)进行协 调,并由他负责编辑学会的会刊。国际精神史学会成立后很快便发展壮大起来,目前已 拥有会员400多人。本文将主要依据该会成立以来所出版的会刊以及由该会主办的一系 列学术活动,来探讨当代西方精神史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与研究动态,以期对我国的 史学理论建设有所启迪。

  一、精神史的研究对象

  精神史(intellectual history)在西方史学界一直是一个含混不清、莫衷一是的概念 。因此,为了避免不欢而散,国际精神史学会在成立之初便立下了戒律:本会无意主张 精神史只有一种形式。(注:Constance Blackwell,“Editor's Letter,”Internation al Society for Intellectual History,ed.,Intellectual News,No.1,autumn 1996,p .5.)虽然如此,从该会会刊上发表的论文来看,西方精神史学界对精神史的研究对象还 是有比较一致的看法。

  精神史所探讨的是跨学科领域的问题,它可视为历史学的一个分支,但其视野同时又 超越了传统史学所关注的政治、经济、社会等研究领域。美国《观念史杂志》总编、精 神史学会元老凯利(Donald R.Kelley)教授将精神史的主要研究对象归纳为“哲学、文 学、语言、艺术、科学及其它学科”,包括“哲学史(广义的)、文化史(狭义的),或更 有争议的表述如观念史、思想史、人文精神、意识形态;更为现代时髦的类似表述则有 心态以及最近流行的文化记忆”。(注:Donald R.Kelley,“Different Approaches to Intellectual History,”Intellectual News,No.1,autumn 1996,p.13.)具体而言, 精神史还可涵盖学术史、书籍史、图书馆史、心理史、宗教史、文学史、比较文学、美 术史、音乐史、教育史、科学史、民俗史,就连史学史本身也被视为精神史的合法领地 。上述有些领域如哲学、文学、艺术等本来各自拥有自己的学科传统,但精神史仍可从 跨学科的角度、以其对人类精神生活的强烈关注而做出自己的贡献。

  剑桥大学历史系的帕登(Anthony Pagden)提醒人们注意精神史的独特性。他写道:“ 新的精神史当务之急以及本学会无疑可以有所作为的方面就是确定精神史的身份,它既 不等同于黑格尔及其后继者心目中的哲学史(尽管我相信它是我们最亲近的盟友),也不 等同于英、美大学专业学科中的政治思想史。新的精神史自然也不能只是洛夫乔伊(Art hur Lovejoy)最初设想的复兴……。”(注:Anthony Pagden,“The Rise and Decline of Intellectual History,”Intellectual News,No.1,autumn 1996,p.15.)其实,帕 登在此不是要否定精神史与传统的哲学史、政治思想史、观念史等领域的关联性,他要 强调的是精神史在这些传统的领域里另有所求。凯利为他一语道破:“精神史重视的不 是公认的行为、社会、经济或政治方面的‘原因’,也不是这些东西的综合,而是人类 文化的产品(the creations of human culture),是对此文化的人性化的阐释(human i nterpretations)。这就意味着……不仅要关注概念及理性的思辩,而且要关注其它层 面的语言学意义……。”(注:Kelley,“What Is Happening to the History of Idea s?,”Intellectual News,No.1,autumn 1996,p.47.)与此同时,精神史不仅应研究“伟 人”的思想,而且应重视小人物的想法;不仅应探讨观念本身的内涵,而且应考察观念 如何被书写、被阅读、被传播、被接受、被利用。英国学者斯帕达(Marina Frasca-Spa da)十分生动地把她心目中的观念史描述为“人们手中的书的历史,即人们如何读书、 谈书、也许还评书、从书中借鉴观察和感受事物的方法、甚至从书中撕去整页整页的文 字”。(注:Marina Frasca-Spada,“Notes on Intellectual History,History of Ph ilosophy,and History of Ideas,”Intellectual News,No.1,autumn 1996,p.30.)

  西方精神史研究可溯源至两次世界大战前后美国学者洛夫乔伊大力倡导的观念史(hist ory of ideas)研究。洛夫乔伊首创“单位观念”(unit-ideas)一说,提出观念可以从 历史时空中分离出来,而无须考虑其时代背景与作者意图。为了推动对纯粹观念的研究 ,洛夫乔伊还创办了著名的《观念史杂志》(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Ideas);一 时间,观念史研究在西方学术界大有异军突起之势。

  然而,20世纪60-70年代,观念史研究渐渐被边缘化。史学界开始批判“观念史”研究 的局限性,认为它只关注抽象的概念和少数精英的思想,满足于探讨一个思想家对另一 个思想家的影响,忽略了观念的社会背景,忽略了大众的思想状态,因而难免流于浅薄 。在此背景下,“知识分子史”(history of intellectuals)、“心态史”(history o f mentelités)以及“观念的社会史”(the social history of ideas)研究便应运而 生。所有这些派别都重视社会大众的习俗与精神世界,重视渗透全社会的文化氛围以及 文化的方方面面。这样,精神史的研究范围便从狭窄的观念史扩展到文化的各领域。

  其实,当代西方精神史研究与60-70年代法国史学界费弗尔等人所倡导的精神状态史有 密切关系。精神状态史学家认为,精神状态是构成历史现实的主要因素之一,历史学家 应该重视研究意识形态、想象、神话、思想、概念、习惯、礼仪、信仰、梦幻、时尚等 等人们精神世界的东西,应该对物质世界、精神世界和想象世界予以同等的注意,只有 这样才能写出表现人类生活全部层次的总体史。(注:张广智、张广勇:《现代西方史 学》,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95-98页。)今日西方所谓精神史其实可视为精神状 态史的自然延伸。

  不仅如此,我们不难发现当代西方精神史研究与60-70年代美国和法国兴起的心理史学 也有天然的联系。心理史学把精神分析理论引入历史研究,探讨心理因素如何影响个人 和群体的生活。90年代以来的精神史学家虽然不再迷恋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但他 们对个人与群体精神现象的重视是一脉相承的。

  有趣的是,当今的精神史学家们似乎不愿与当年的精神状态史学派和心理史学派混为 一谈。在追述精神史的前身时,他们更愿意视两次世界大战前后活跃于西方思想史研究 领域的美国学者洛夫乔伊为鼻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