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与真理

 ——海德格尔哲学解读之一

2017-11-16 16:24 来源:《聊城大学学报.哲社版》 作者:李海峰

  内容提要:死亡是海德格尔哲学中此在的生存在世作为一个整体能被把握到的关键因素,死亡概 念的本体论意义超越了传统形而上学的思维范式和深度,“先行到死”的本真领会是达 到源始真理的必经之路,真理的本质在于此在的开放性、生存和超越,海德格尔死亡学 说的局限性决定了它终将被超越的命运。

  关键词:此在/存在/死亡/真理

  

  一、“唯人能死”前提下的“整体存在”

  漫长的人类文明史,伴随着哲士贤人,平民百姓对死亡与生存的漫长思考。在西方, 尤其是在欧洲,文化的长河也因此形成了两个基本的价值走向:以生为最高价值、回避 死亡的乐生恶死的传统与以死为最高价值、漠视生存的乐死恶生的传统。乐死恶生的传 统导致了历史上的禁欲主义横行和宗教的产生,而乐生恶死的传统却引发了享乐主义的 泛滥。用现代人的眼光看,乐生恶死是一种浅薄、无力的乐观主义,远不能解释生命存 在的真正目的,更不能揭示人性的高贵与自由,而禁欲主义是比乐观主义“深刻”,但 基督教对死亡的美化和神化,却造成了一个黑暗中世纪人性的变形和扭曲,不是减轻而 是加重了人类的苦难。

  现代社会需要一种直面死亡的思考,渴望一种死亡之现代意识的诞生。海德格尔指出 :“只要死亡‘存在’,它依其本质就向来是我自己的死亡。”[1](P276)这就是死亡 之现代意识的一个极为深刻的概括。

  海德格尔是从一种哲学本体论的意义上思考死亡问题,而不是像以往大多数哲学家那 样在伦理学范围内谈论死亡。海氏的哲学宗旨是要来建立一种“其它一切存在论所源出 的基础存在论。”[1](P16)而对死亡问题的分析就成了建构基本存在论的先决条件。海 氏对死亡概念的生存论阐释如下:“死作为此在的终结乃是此在最本己的、无所关联的 、确知的、而作为其本身则不确定的、不可逾越的可能性。”[1](P297)

  海德格尔的死亡观有以下含义:

  1.死亡的本己性。“死不是一个事件,而是一种须从生存论上加以领会的现象”,“ 只要死亡‘存在’,它依其本质就向来是我自己的死亡”,[1](P276)别人不可代替。 从某种意义上说,死亡是人的“专利”,唯有人能意识到自己会死,死亡是不可言说的 纯粹个体化的东西,一般的死亡是不存在的。

  2.死亡的终结性。“终有一死者乃是人”,[2](P1193)死亡是此在的亦即在世的终结 ,它标志着此在的结束,但是“结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停止”、“消失”、“完成 ”。“只要此在存在,它就始终已经是它的尚未,同样,它也总已经是它的终结。死所 意指的结束意味着不是此在的存在到头,而是这一存在者的一种向终结存在”。[1](P2 82)正是这种“终结”使人的生存成为一个整体。

  3.死亡的不可能的可能性。“死亡是此在本身向来不得不承担下来的存在可能性”, “此在的这种可能性完完全全以它的在世为宗旨。此在的死亡是不再能此在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终结悬临于此在”,死亡不是尚未现成的东西,也不是指一个人的“亡 故”,“此在的能在逾越不过死亡这种可能性”,[1](P288)一旦逾越,此在也就不存 在了。

  4.死亡的确定的不确定性。宇宙间一切生物都不免一死,唯有人即此在“确知”死亡 的现实性和必然性。死亡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然而,何时何地死亡又是不确定的。对死 亡的确知,“最终会表现为一种别其一格的对此在之确知。”[1](P294)所谓确知,乃 是此在的有所领会的存在。

  5.死亡的无所关联性。此在本质上对它自己是展开的,而其展开的方式则是先行于自 身。“先行使此在领会到,在能在中,一切都为的是此在的最本己的存在”,死亡将此 在作为个别的此在来向它提出要求,“只有当此在是由它自己来使它自身做到这一步的 时候,此在才能够本真地作为它自身而存在”。[1](P302)海氏直面死亡,将死亡看成 人的存在的一个本质规定性,确实独出心裁、振聋发聩。无疑,海氏对死亡的思考超越 了历史上的任何一位哲学家,他也是真正从形而上学层次上系统揭示生与死之关系的第 一位哲学家。

  应该说,死亡问题的提出,是海德格尔对此在之存在的源始的和生存论的分析环节之 一。海氏对此在之存在进行源始的和生存论上的分析,必然要涉及此在之存在的本真性 和整体性。这是因为:首先,对此在之存在的准备性分析不具有源始性,我们的先行具 有一向是只包括此在之存在的非本真的日常方式,我们总是将此在之存在显示为一个不 完整的存在者。其次,说此在之本真存在即是“操心”,并没有澄清和明确解释学的处 境,即包涵在阐释中的先行具有、先行视见、先行掌握的前提的整体性,没能证明此在 的整个结构要素确实构成一个统一体。最后,将此在作为整体置入我们的先行具有中的 任务,需要一个生存论上的死亡概念,然而没有任何一个现行的死亡概念对当前的目标 是充分而有意义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