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曲”到“戏”

--先秦“乐教”考察路径的转换

2017-11-22 10:03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王顺然

  摘  要:当前学界常以“音乐”、“乐曲”等概念来解释先秦文献中的“乐”,这是有局限性的。其实,先秦时期的“乐”是综合了“诗辞”、“乐曲”、“舞蹈”等艺术元素而近似于“戏剧”的一种社会活动。除去借助“乐曲”之演奏来影响受众之听觉外,“乐”更通过舞台表演对受众之视听感官产生协同作用,影响和塑造受众的德性人格,从而达至“成教”的目的。这种“以‘戏’解‘乐”’的理解方式在诠释相关文献时更具优势。同时,我们应该在“以‘戏’解‘乐”’的基础上,重新认识“‘乐’中之‘音”’、“‘戏’中之‘曲'”的重要性。>>收起

  【作  者】王顺然

  【作者单位】深圳大学饶宗颐文化研究院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5期44-49,共6页

  【关 键 词】乐 音 乐教 《乐记》

 

  自1983年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乐记)论辩》开始,中国传统之“乐”、“乐教” 的问题就不断被提起并讨论。受到该书的影响¨ ,此后学界多使用“音乐(music)” 这个概念来解释传统典籍中的“乐”,并将此种解释方法延伸到相关领域的讨论中,逐渐形成了中国传统文化之“音乐哲学”、“音乐思想”等相关研究。然而,这个与“礼” 紧密相连、又不断在传统典籍中出现的“乐”字,究竞能不能直接当作“音乐” 来理解,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其实,以“音乐”、“乐曲”等概念来解释先秦文献中的“乐”是有局限性的。在先秦时期,“乐”是指一种近似于“戏剧” 的社会活动。除去借助“乐曲”之演奏而影响受众之听觉外,“乐”更通过舞台表演对受众之视听感官产生协同作用,以塑造受众的德性人格,从而达至“成教”的目的。如果我们说前者是“以‘曲’ 解‘乐’(musical—melody)”,那么后者便是“以‘戏’ 解‘乐’(musicaldrama)”。而“以‘戏’解‘乐”’强调“乐” 的“情节”,认为其以“诗辞”、“乐曲”、“舞蹈” 等不同艺术形式,对受众的视听感官、心灵活动产生协同影响。

  本文将首先介绍以“曲”、以“戏”两种解“乐”方式的产生及影响;其次,将以《礼记·乐记》为依据,对“乐”作出定义,从而说明“以‘戏’解‘乐”’为何更具优势;最后,笔者将以《论语》中数段讨论“乐”的文本为例,考察“以‘戏’解‘乐”’的解释效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