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勒美育思想产生的哲学基础和理论前提

2017-11-23 14:30 来源:《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作者:李欣人

Origin of Schiller's Conceptionof Aestheti Education--Theoretical Premise and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 Li Xinren (College of Arts,Shandong University,Jinan,Shandong 250100)

 

  内容提要:席勒美育思想的产生,主要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是西方的哲学传统与育人观念。即主客二分的认识论和把灵魂看作是人的本性,因而重“灵魂净化”说。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奠定了近代唯理论的基础;康德哲学则把主客二分的认识论朝主体性方向推进了一大步,遂导致了从灵魂净化到人性解放育人观念的形成。二是对康德的继承与超越。席勒正式提出了“美育”的概念并系统地予以阐述。他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康德的主观唯心主义,成为康德与黑格尔之间的重要桥梁。

  Schiller'sconception ofaestheticeducationoriginatedfrom two sources.The firstis theWesternphilosophicaltradition and views ofeducation,thatisthe epistemologystressing the separation of the subjectivity andobjectivity,thus great emphasis was laid on the purification of the soul.The Renaissance and the Church Reform laid a foundation forthe rationalism of the modern age.Inhisepistemology,hevalued highlytheconceptofsubjectivity,thuspushingforward the theory emphasizing the separation ofthesubjectand object,leading to theformation of the conceptionofaesthetic education from the purification of the soul to theemancipation of the humannature.Thesecondis Schiller'scoming from Kant and going beyond him.Initiating asystematictheory for his conception of aesthetic education,Schiller wasthe first toput forward this newideaof education.Herectified,to a certain degree,Kant's subjectivespiritualism,thus becoming a bridge between Kant and Hegel.

  关键词:美育思想/灵魂净化/主体性/人性解放/conception of aesthetic education/purificationof thesoul/subjectivity/emancipation of the human nature

 

  以席勒为代表的西方近代美育思想的产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既有其深厚的哲学基础,又有其复杂的社会文化背景和理论前提。

  就哲学基础说来,从古希腊到近代,西方基本上走着一条“天人相分”的路线,这主要体现为主客二分的认识论。西方古代的自然哲学、自然科学虽然有重要的成就,但多带静观的玄学特点。人的有目的的能动性反而被降为渺小不足道,从而导致把人看作唯灵魂是其本质的唯心论观点以及宗教成为文化中的主导因素的局面,这就是西方古代与中世纪重视灵魂净化说的基础。柏拉图就认为,人的本性是灵魂,灵魂中占统治地位的是理性,帮助理性进行控制的是激情,被控制的是欲望。国家是扩大的个人。国家中占统治地位的是少数统治者,辅助统治的是军人,劳动者等级则是服从者并且是以上两个等级的奉养者。如果三个等级各安其位,这个国家就是“正义”的国家,所谓“理想国”。亚里士多德不同意柏拉图的理念论,反对少数奴隶主贵族统治。但他也认为人的本性是灵魂,是理性。灵魂支配躯体,灵魂中的理性控制非理性,所以在社会中就应该是奴隶主统治奴隶,奴隶被奴役是自然的、合理的。到了中世纪的封建社会,基督教成为唯一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基督教神学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成为维护封建教会专制统治的精神支柱。人反而匍匐在上帝面前,对自然与现实生活无能为力。

  以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作为序幕,西方思想开始向近代转变。人们不满意于中世纪基督教割裂灵魂与肉体、天堂与尘世,并用上帝来统一对立的虚幻教条,要求回到现实的人生和自然中来,重新确立人作为自身和世界的主宰的世界观。新教虽然仍肯定上帝的存在,但却认为人只有通过自己的内心才能认识上帝、同它相联系。这就是一种人道主义的新觉醒,或以人自身为本位、中心和出发点的人本主义思潮。于是人们重新研究自然、人和上帝。原先的天人之分的种种对立还存在,但却带上了新色彩,并且进一步发展了新的划分:思维与存在、自由与必然、主体和客体等等。而贯穿其中的是一种新观念,那就是力图通过人的能动性来解答上述种种分离对立的形成与如何加以统一的大问题。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把思维的存在看作是比其他一切存在都要可靠的本原,从而把“思维”同“存在”分别开来对立起来,这就是人的理性思维主体性原理的提出。正是他奠定了近代唯理论的基础。

  在近现代思想发展中起着非常重大作用是康德哲学。它的认识论高扬了主体性,发现了人对世界认识发生的必要条件(对象只有在人所固有的先天感性、知性和理性形式里,才能够被人所接纳、整理、理解和思考以形成知识,我们所能知道和认识的对象本身也是由此形成的,所以对象必须符合人的主观条件),把近代主客二分的认识论朝主体性方向推进了一大步。康德认为,人的主体性的最高点就是道德实践理性的自由意志。这种“自由意志”是由道德意志自己来决定自己的“自律”,其核心内容即“人是目的”。他认为这是一条普遍有效的道德实践原理,也是他全部哲学中的最高点。只是作为手段的人,不外是他人或自己内外自然的奴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和自主,也就不会有根本意义上的主体能动性。世上没有任何人会心甘情愿地作他人和自然的奴隶,这就足以证明人终究是以人本身作为目的的,他决不会放弃这一本质。自觉理解到这一点的人就有了自我意识,才是按人的本性思想和行动的人,才成其为人。人当然有作为手段的一面,但人作为手段必须服从自己作为目的的存在与活动,人不应该变为仅仅是个手段,这就是人作为自由的存在物的意义。这种“人是目的”的自由观,具有深刻的批判意义。它在抽象的意义上,反对一切奴役人的思想行为和社会制度。康德把人是目的、人的自律和自由意志看作人的最高本质、绝对的善、世上的最高原理,充分体现了他的人本主义精神。同这一自由观相比较,仅仅是商品关系及其基础上的自由就不仅显得渺小,而且成为应当批判的东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