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还是“实体的本原”

——论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中的基本问题

2017-11-23 11:04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苏峻

  摘  要:亚里士多德将《形而上学》一书的主题描述为对“何谓实体”以及“何谓实体的本原”的追问。本文采用概念甄别的进路,对两者之间的关系进行梳理,同时结合学界已有讨论,对《形而上学》相关文本展开深入解读。本文认为,调和两者的关键在于厘清“存在论上的依赖”,以及更为广义的“解释上的依赖”这两种依赖关系,并得出结论:就现有的文本证据而言,追问“何谓实体的本原”是该书更为恰当的主题。

  【作  者】苏峻

  【作者单位】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5期56-63,共8页

  【关 键 词】实体 实体的本原 存在论上的依赖 解释上的依赖

 

  传统上,研究者将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一书中的基本问题提炼为两个,即,特殊形而上学(metaphysica specialis)和普遍形而上学(metaphysica generalis)。特殊形而上学研究一部分存在者,即神。与此相对,普遍形而上学以普遍的方式研究存在。在此意义上,该学问被称为“存在论(ontology)”。正如研究者所意识到的,《形而上学》一书中的这两种学问之间有着潜在的张力。因为,“神学”和“存在论”各自的研究主题不同:前者研究一部分存在者;而后者研究所有的存在者。自19世纪这两个主题之间的潜在冲突得到明确认识以来,如何调和这两种学问便成了亚里士多德研究界讨论的热点。对此,当今学界有以下三种流行观点。

  其一,作为当今学界对此讨论之始的纳托尔普认为,《形而上学》一书中的“神学”和“存在论”这两种学问不可调和。基于此,他认为该书中所讨论的“神学” 部分为后来的“漫步学派” 所添加。

  在纳托尔普看来,“存在论”才是《形而上学》的真正主题。其二,面对“神学” 和“存在论”之间的张力,其他一些研究者认为只有诉诸“发展论” 才能调和。他们认为“神学” 和“存在论” 是亚里士多德哲学发展的不同阶段。基于此,他们构建了不同的解释框架来处理这一问题。例如耶格尔认为,《形而上学》中的“神学”属于亚里士多德哲学的早期阶段,此时的亚里士多德还深受柏拉图的影响;而“存在论”则是他的成熟观点。 l 欧文则提出另一种发展论。他认为,亚里士多德起初将“神学”看作《形而上学》的主题,但后来对柏拉图哲学有了更多认同,最后他将“存在论” 当作《形而上学》的主题。欧文认为,导致亚里士多德观点转变的关键原因在于他发展出了“核心意义(pros hen)” 理论。_2 其三,除了发展论的解读之外,由帕奇克、弗雷德和欧文斯提出的整体论解读认为,《形而上学》中的“神学” 和“存在论” 完全可以协调。总的说来,他们通过诉诸“双重核心意义(double pros hen)” 理论来调和两者。他们认为,正如“实体(ousia)” 是“存在” 的核心意义一样, “不动的动者” 也是“实体”的核心意义。换言之,正如“非实体” 范畴的存在依赖于“实体”一样,其他实体的存在也依赖于“不动的动者”。 3 基于这样的理解,他们进而认为,《形而上学》中的基本问题是“何谓实体”。因为“实体”是“存在”的核心意义,通过分析“何谓实体”,我们最终便能够解答“何谓存在”。与上述整体论解读不同,门恩的整体论解读认为《形而上学》中的基本问题是对“实体本原(the arch~of ousiai)” 的寻求,而正是这一基本问题调和了“神学”和“存在论”之间的潜在张力。因为,如果“实体的本原”是“神学”的话,那么“神学”便是《形而上学》中的基本问题。而“存在论”对实体的研究则从属于对“实体本原”的研究,即“神学”。

  本文旨在辩护一种整体论的解读。笔者所要辩护的观点与门恩类似,但在一个关键点上与之不同。除此之外,相较于门恩的方法,本文将采取更加系统的方法和概念甄别的进路,并尝试提供比较全面的对《形而上学》主题的分析,其中包括亚里士多德如何看待别的哲学家所从事的工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