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的语境及语用学思想

2017-11-23 15:19 来源:《晋阳学刊》 作者:关兴丽

  内容提要:中国古代墨家对语言的研究是十分深入的,其中语境思想是墨家语言研究的一个方面,正 是其语境思想体现出墨家语言的特色:人文性和社会实践性,从而体现出语用学思想。

  关键词:墨家/语境/语用学

  语用学研究在不同语境中的话语意义的恰当地表达和准确地理解,寻找并确立使话语意义 得以恰当地表达和准确地理解的基本原则和准则。在言语交际中,语境对话语意义的恰当地 表达和准确地理解起着重要作用,因此,语境在语用学的研究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语境 的思想能充分体现出语用学思想。墨家辩学是谈说论辩之学。墨家创立辩学是为了宣传其“ 兼 爱”、“非攻”、“尚同”、“尚贤”等十大政治、伦理学说,同时反驳其它学派的主张。 墨家辩学的这种目的,要求它必须精心选用恰当的话语表达自己的意图、思想,以便使其他 学派凭借交谈能准确地理解墨家话语的意义。如果要想使话语在言谈中得到恰当的表达和准 确的理解,必须了解哪些因素对话语的意义有影响。墨家在论及对话语的意义有影响的这些 因素的时候,虽然没有用到“语境”这个词,实质上却论及了语境的诸方面问题,体现了其 丰富的语用学思想。

  早在30多年前,我国有学者说:“二千多年前,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就已经指出:人是理 性的动物。不错,人是理性的动物,并且是唯一的理性的动物,因是之故而能够成为地球上 的主宰。可是,人类之中,天赋高度理性而充分适当的去运用的,毕竟凤毛麟角;而其余的 人,在应当运用理性的时候,往往摒弃理性、情感用事、妄作胡为,弄出许多社会悲剧。特 别是在今天这个社会,盛行浅薄的功利主义,金钱至上,唯利是图,不论是非对错和真假曲 直;加以向来对思想方法与逻辑的轻视与排斥,早已弄到是非真假标准荡然无存,没有公是 公非,于是谬误、诡辩、狡辩满天飞,真理与假理鱼目混珠……。有鉴于此,我们(黄、罗) 深切的认识到:建立一套判别和评定是非诚妄、真假对错的最低准则,作为解决社会、政治 、道德宗教、人生等重大问题的初阶,实在是当务之急。”[1]

  这就是两千多年后,我国学者继承和发扬墨子的事业和精神,以广义的逻辑学作为思维的 犀利工具和武器,帮助解决政治、人生等重大问题。本文的第一部分就是阐明墨家把自己的 广义逻辑学,充分“融化”在其政治、伦理学说里,作为解决政治、人生等重大问题的重要 途 径。第二部分概述墨家建立的广义逻辑学。

  一、墨家认为“时机”、“场合”、“对象”和“风俗习惯”等对话语意义表达和理解有 重要影响,体现出语境和语用学思想。

  1、言语表达要注意“时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什么时候说什么,什么时 候不说什么,都必须考虑清楚。这是语境理论的基本要求。墨子用十分形象的比喻说明言语 表达注意选择时机的重要性。《墨子·佚文》中说:子禽问曰:“多言有益乎?”墨子曰: “虾蟆蛙蝇日夜而鸣,舌干辟然,而人不听之。今鹤鸡时夜而鸣,天下振动。多言何益?唯 其言之时也。”

  多言到底有没有好处?墨子认为必须根据当时的需要来定。言语表达不能像“虾蟆蛙蝇” ,不论时机,“日夜而鸣,舌干辟然,而人不听之”,没有什么效果,而要像鹤鸡那样,“ 时夜而鸣,天下振动”,因此,言语表达只要说得“适时”、“恰当”,即可以少胜多,效 果显著。

  2、言语表达也要注意“场合”。“场合”不同,言语表达的主题就不同,语词的意义也不 同。墨家认为场合不同采取不同的表达主题,即“择务而从事焉”。

  《墨子·鲁问》中说:子墨子游。魏越曰:“既得见四方之君,子则将先语?”子墨子曰: “凡入国,必择务而从事焉:国家昏乱,则语之尚贤尚同;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葬;国家 喜音沉湎,则语之非乐非命;国家淫僻无礼,则语之尊天事鬼;国家务夺侵凌,则语之兼爱 非攻。故曰,择务而从事焉。”

  墨家认为在混乱的国家里,要同他们讨论“尚贤”和“尚同”;在贫穷的国家里,要同他 们讨论“节用”和“节藏”;在穷兵黩武的国家里,要同他们讨论“兼爱”和“非攻”;在 淫乱无礼的国家,要同他们讨论“尊天”、“事鬼”;在沉湎于音乐和酒的国家里,要同他 们讨论“非乐”、“非命”的道理。场合不同,谈论的话题也不同。

  墨家认为“场合”不同,语词的语义也不同。

  墨家对“利”与“害”的分析,是根据场合的不同而阐明的。墨家主张不要抽象地、一般 的谈什么地“利”,什么是“害”,而要结合具体语境来谈“利害”。《大取》篇强调一个 原则,就是“利之中取大,害之中取小”。《大取》篇用具体实例来说明这一点:断指以存 腕,利之中取大,害之中取小也。害之中取小也,非取害也,取利也,其所取者,人之所执 也。遇盗人,而断指以免身,利也。其遇盗人,害也。断指与断腕,利于天下相若,无择也 。死生利若一,无择也。杀一人以存天下,非杀人以利天下也。杀己以存天下,是杀己以利 天下也。于事为之中,而权轻重之谓求。求为是非也。害之中取小,非取害也。……利之中 取大,非不得已也。害之中取小,不得已也。于所未有而取焉,是利之中取大也。于所既有 而弃焉,是害之中取小也。

  例如一个人遇到了强盗,这当然是坏事,强盗砍断其手指,也当然是坏事,这是利害中属 于害的方面,但是强盗是为了谋财害命,至少也要断其手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用断 指的办法,保全性命,保住手臂,这就是“害之中取小,非取害也,取利也”。对“断指” 一般只能称为“害”,但是在这个特定的条件下可以称为“利”,离开了这一特定条件,谁 也不会将它称为“利”的。这就告诉我们,在看待问题和做出决断时不能过于绝对,要考虑 当时的具体情况,根据场合的不同来决定“利”与“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