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佩:从传统逻辑的现代化谈起

2017-11-23 15:29 来源:《郑州大学学报:哲社版》 作者:马佩

  内容提要:本文对20多年来我国高校文科①进行的逻辑教学改革进行了系统的反思。指出,传统逻辑 比较全面地研究了人类最基本的思维形式;比较系统地、全面地研究了论证;它是一切逻辑 科学的基础;它最系统、全面地研究了普通思维的逻辑基本规律;它虽然具有种种局限性, 但至今仍具有广泛的使用价值(特别是对于高校文科学生来说)。由于人们对“逻辑现代化” 和“逻辑教学现代化”口号的误解,我国高校文科的逻辑教学改革走偏了方向,致使我国的 逻辑教学在近些年来陷入了低谷。我国高校文科逻辑教学要走出低谷,必须走出对传统逻辑 现代化和逻辑教学现代化认识的误区。传统逻辑现代化的前提是保留传统逻辑而不是以数 理逻辑去取代传统逻辑;逻辑教学现代化是整个高校的逻辑教学系统要现代化,而不是以数 理 逻辑教学去取代传统逻辑教学。“取代论”者的论据是站不住脚的,我国高校文科的逻辑教 学仍应以传统逻辑为主,数理逻辑为辅。

  关 键 词:传统逻辑/传统逻辑现代化/数理逻辑/逻辑教学现代化

 

  20多年来,在我国逻辑界有关逻辑学现代化的大讨论中,传统逻辑的现代化问题始终是争 论最激烈的问题。自从王路先生在《西南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第3期发表《论我国的逻辑 教学》一文以来,又把这一问题的争论推向高潮。本文准备比较系统地谈谈我对这一问题的 看法,也兼及我国逻辑教学的现代化和逻辑研究的现代化问题。

  一、什么是传统逻辑

  传统逻辑是自亚里士多德逻辑以来,直到本世纪初基本固定下来(新中国以来又有所发展、 丰富),由亚里士多德逻辑、斯多葛的命题逻辑和培根、米尔的归纳逻辑为基本内容构成的 逻辑系统。与其他一些逻辑系统相比,传统逻辑具有如下一些最根本的性质:

  1.比较全面地研究了人类最基本的思维形式。逻辑学是关于思维形式的科学,而迄今为止 ,在普通思维逻辑范围内,比较全面地研究了人类基本的思维形式的逻辑系统乃是传统逻辑 。人类思维最基本的思维形式莫过于概念、命题、推理(包括必然性推理和非必然性推理)则 都只是研究其中的某一种(或者说主要研究某一种)思维形式。例如数理逻辑就只研究推理思 维形式中的一种——演绎推理。当然,数理逻辑也涉及到概念和命题问题,但它只是把它们 作为演绎推理的局部因素来研究的,不可能对它们有全面的论述。这里我特别要谈到“论证 ”问题。论证是人类普通思维中最复杂的思维形式,其他的思维形式概念、命题、推理乃至 假说都只是论证的局部或因素,就一定的意义上说,逻辑学对概念、命题、推理、假说的研 究,也都是服务于对论证的研究。我们通常说逻辑学是关于思维形式及其规律的科学,从另 一方面来说,逻辑学又可以说是关于论证的科学(中国古代把逻辑学称为辩学,辩学其实也 就是论证学)。而在逻辑学的各个分支中,系统、全面地研究论证的恰恰是传统逻辑(西方近 几十年来,新兴起了一门非形式逻辑,专门研究论证,它可以说是传统逻辑对论证问题研究 的 演化和发展)。仍以数理逻辑为例,数理逻辑仅仅研究演绎推理。演绎推理仅仅能告诉人们 从具有什么逻辑形式的前提可以必然推出具有什么逻辑形式的结论(这对人类认识自然是很 重要的),它既不确定前提的真,也不能确定结论的真。但是,人类的思维归根结底在于求 真——正确反映客观事物及其规律,人类研究逻辑学的目的也在于求真。而仅仅研究演绎推 理根本无法满足人们求真的目的。逻辑学所研究的各种思维形式中,真正涉及确定某一命题 真实性的,恰恰是论证(论证就是根据某一命题的真实性以确定另一命题真实性的思维形式) 。因此,可以说,在普通思维逻辑中,只有传统逻辑才比较全面地研究了逻辑学的对象。

  2.传统逻辑是一切逻辑科学的基础,其他逻辑科学分支(不包括辩证逻辑),都是在传统逻 辑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都是对传统逻辑某个局部的深化和发展。传统逻辑发展到19世纪末 20世纪初已基本稳定下来,但逻辑科学并未就此止步,自从19世纪中叶产生了数理逻辑以后 ,它在数学以及其他现代科学的相互影响下得到了迅猛的发展,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包括许多 个分支的、阵营庞大的逻辑学体系。但是,这些数理逻辑分支都直接或间接地与传统逻辑有 着继承与发展的关系。例如,作为数理逻辑基础部分的命题演算和谓词演算,就是对传统逻 辑复合命题推理的继承和发展,而所谓的非经典逻辑部分又都是以命题演算和谓词演算为基 础 发展起来的(也可以说它们是对传统逻辑的间接的继承和发展)。如果我们把现代逻辑科学比 作一个大厦,那么这整个大厦都是建立在传统逻辑的基础之上的(基础部分当然也包括数学 和其他现代科学)。我国逻辑学界一些同志为了根本否定传统逻辑,完全否定数理逻辑对传 统逻辑的继承关系,这种完全割断历史的观点是极不严肃的和非科学的。任何一门新的科学 体系的产生,都是以以往的某个(些)科学体系为基础的,数理逻辑难道是凭空产生的吗?如 果数理逻辑的产生也有一定的科学作为基础的话,这个基础不是传统逻辑又能是什么呢?

  3.传统逻辑最完整、最系统地论述了普通思维的逻辑基本规律。传统逻辑和数理逻辑都属 于人类思维较低阶段的普通思维的逻辑(这个问题在拙作《马克思主义逻辑哲学探析》[1]第 Ⅱ、Ⅳ章中有详述,请读者参看)。什么是普通思维?就是以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和充足 理由律为基本规律的思维。因此,对于普通思维逻辑来说,对于普通思维逻辑基本规律的论 述乃是最基本的内容之一,但是,在普通思维逻辑中,最完整、最系统地论述这些逻辑基本 规律的惟有传统逻辑。在传统逻辑中,对于“逻辑基本规律”这一概念,对于同一律、矛盾 律、排中律和充足理由律的客观基础,它们的基本内容、公式,根据这些规律提出的逻辑要 求,以及违反这些逻辑要求所犯的逻辑错误,都有系统的论述。而在数理逻辑中就缺少这样 的内容,在数理逻辑中根本不存在“逻辑基本规律”的概念。在数理逻辑的命题演算中也有 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但它们仅仅是和其他的命题演算定理一样的普通定理,根本不是 什么“逻辑基本规律”,并且数理逻辑对这些规律的客观基础、逻辑要求以及违反它们的逻 辑错误等等也无全面的论述。不仅如此,由于数理逻辑不存在“逻辑基本规律”的概念,以 及它仅仅以“演绎推理”为研究对象的局限性,它对逻辑基本规律的论述就不可能是全面的 。以同一律为例,本来,同一律是普通思维基本规律中最重要的一条规律,因为普通思维是 反映事物相对稳定性和质的规定性的思维,而同一律的“A是A”最典型地体现了事物的相对 稳定性和质的规定性。同一律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它适用于一切思想、思维形式,它要求 任何思想(概念、命题、推理、假说、论证)在思维、论证过程中都保持同一性(确定性)。可 是,在数理逻辑的命题演算中,却把它仅表述为“P→P”(如果命题P是真的,那么P是真的) 。可以看出,“P→P”所表述的仅是任一命题真值的同一性(确定性)。任一思想的同一性较 之任一命题真值的同一性其内容不知要丰富多少倍。从任一思想的同一性可推出任一命题真 值的同一性,但从任一命题真值的同一性绝对推不出任一思想的同一性。可见,数理逻辑中 的同一律“P→P”,绝不能代替传统逻辑中的同一律“A是A”。逻辑界有些同志企图用“P →P”来代替普通思维基本规律同一律,这只能说是一种极大的片面性。

  我们再来谈谈充足理由律问题。充足理由律是普通思维的基本规律,它的重要性决不亚于 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如上所说,人们进行思维或者说进行论证在于求真,但是仅仅遵 守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只能保证思维、论证的首尾一贯,却不能达到确定某一论题为真 的目的。要达到这一目的,还必须遵守充足理由律。充足理由律告诉我们,要确定某一论题 为真,论据必须为真,从论据又必须能推出论题。遵守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仅仅是正确 论证的必要条件,只有遵守充足理由律才是正确论证的既必要又充分的条件。但是,遗憾的 是在数理逻辑中却恰恰没有充足理由律。当然,数理逻辑中不存在这一规律是有道理的,因 为它并不全面研究论证,而只研究论证的一个因素——演绎推理。如前所说,演绎推理既不 确定(要求)结论真实,也不要求前提真实,因此,也就根本不存在什么充足理由律问题,但 是对于整个论证(整个思维)来说,充足理由律却是不可少的。没有充足理由律,也就失去了 衡量整个论证是否正确的一个最根本的逻辑准则。我国逻辑学界一些同志由于数理逻辑中没 有充足理由律,就对充足理由律根本加以否定,说什么充足理由律“是一句伟大的废话”[2 ]。甚至传统逻辑中讲述充足理由律也成了它应该予以根本否定的一条罪状。孰不知,数理 逻辑中没有充足理由律正说明数理逻辑仅仅把研究对象局限于演绎推理的局限性,也说明 数理逻辑不管它如何高度发展,也不足以完全取代传统逻辑。

  4.传统逻辑产生于公元前3世纪到17世纪的时代,由于当时人类认识水平的限制,传统逻辑 和数理逻辑相比,不可避免地具有朴素的、直观的性质。例如,传统逻辑主要是运用自然语 言(不是运用人工语言)对思维的逻辑形式进行刻画的,对各种思维形式特别是演绎推理的有 效式的论述,主要是运用自然语言讲述的(不是运用数学的演算方法)。传统逻辑中主要论述 的命题是人们日常思维中最常见的直言、假言、联言和选言命题,对关系命题、模态命题等 没有系统、深刻的研究。传统逻辑的直言命题逻辑是以预设主项存在为前提……总之,我们 站在现代逻辑的高度去观察传统逻辑,可以发现它的许多缺陷和不足。但是,事情恰恰都有 它的两面性:正因为传统逻辑主要是通过自然语言刻画和讲述逻辑形式的,它的讲述也就更 容易与高校一般文科的专业知识相结合,也有助于为一般文科学生和广大的以自然语言为工 具的干部所使用。特别是传统逻辑最全面地研究了各种思维形式,最全面地论述了论证和逻 辑基本规律,而人们几乎事事处处都需要进行论证,因此,虽然传统逻辑具有种种局限性, 但至今仍然具有广泛的使用价值,正像初等数学、牛顿力学虽然具有种种局限性,但至今仍 具有广泛的使用价值一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