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洋:论《墨辩》之“诺”

2017-11-23 15:37 来源:《江汉论坛》 作者:何洋

  内容提要:本文从《墨辩》的整体性质着手,对《墨辩》有关“诺”的内容进行了新的诠释。文章指出:“诺”在本质上是辩论的对策;“诺”有五种基本类型;“诺”的运用的原则是有理有据;《墨辩》关于“诺”的思想构成了墨家辩学的对策论。

  关键词:《墨辩》/“诺”/实质/种类/原则/对策论

 

  一、“诺”的实质

  在现代汉语中,诺的意义是明确的:一是指答应、允许;一是指答应的声音。在古代汉语中,其意义也是较清楚的。《说文·言部》:“诺,也”。即应之俗字,所以诺指应诺、应答。在《墨辩》中,其含义是否如此呢?许多人认为是一样的,如伍非百等将“诺”看成是相应的回答法,沈有鼎将之看成“学生回答”(注:沈有鼎:《墨经的逻辑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69页。)。

  《墨辩》中有关诺的文字集中在《经上》、《经说上》。《经上》云:“诺,不一利用”。《经说上》:“诺,超城员止也。相从,相去,先知,是,可,五色。”“正,五诺,皆人于知有说;过五诺,若负,无直无说;用五诺,若自然矣。”如将“诺”理解为应答(法)就不能合理处理这些文字。李景春曾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在批评别人主张的“五诺”时,说他们“……只看见‘诺’——应许,这是一般谈话用的;可是这一节说的是辩论术,要求辩论双方通过争论,达到真理的展开,所以仅仅‘诺’——应许,就不够用了……”(注:《中国逻辑思想文选》(1949-1979),三联书店1981年版,第423页。)。把辩论术中的概念同日常语言中使用的概念加以区分,这是非常必要的。

  谭戒甫对“诺”的一种解释也算是与众不同,他说:“大抵实名成辞,必有一许一不许,方起争论。其一许一不许,即己许之而敌不许也,故凡己所提出之题义,以与不许之敌方相论决,皆谓之诺也。”(注:谭戒甫:《墨辩发微》,北京科学出版社1958年版,第16页。)这种解释使“诺”有应对之意,这比单讲应答、回答要好一些。但是,将这种解释作为对“辩”的解释,或许更合适一些。

  那么《墨辩》之诺,到底是什么呢?怎样去把握其实质呢?

  关于《墨辩》的性质,人们有三种看法:一是将之看作一种哲学体系,因为其中有许多本体论,认识论的内容;二是将之看成是一种逻辑体系,因为其中有许多较为科学的定义,有判断和推理,这种观点一百多年来占统治地位;三是将之看成是辩论学的体系,因为其中最明显的,谈得最多的是辩论。三种看法孰是孰非,此文不予评判,但必须明确的是:从哲学的角度,从逻辑学的角度,都难以解读“诺”,而从辩论学的角度,我们便能对“诺”有一较为合理的说明。

  墨家辩学是世界上最早、最全面探讨辩论理论的学说。这个学说的体系是由辩术和辩略构成的,《小取》讲的“摹略万物之然”、“论求群言之比”以及“以名举实”,“以辞抒意”、“以说出故”、“假”、“效”,“譬”、“侔”、“援”、“推”,《经上》讲的“止”,《大取》讲的“故、里、类”三物都是辩术,是关于辩论双方如何获得真实知识,如何正确地表述自己的观点,如何证明自己的观点,如何反驳对方等一系列辩论的方法和原则;《经上》、《经说上》讲的“誉”,“诽”,“执”,“服”等则是关于如何引起辩论,如何取得辩论的彻底胜利等一系列辩论的策略和方法。

  策略是根据形势发展而制定的行动方针和方法,是有关全局的大问题。《墨辩》关于辩论策略的思想极为丰富。墨家好辩、重辩、善辩,认为“夫辩者,将以明是非之分,审治乱之纪,明同异之处,察名实之理,处利害,决嫌疑焉”(《小取》)。他们教育弟子“能谈辩者谈辩”,“能从事者从事”(《耕柱》)。因此,他们主张主动发起辩论。发起辩论的策略就是“誉”和“诽”,即称赞与批评。《经上》云:“誉,明美也”,“诽,明恶也”,就是将自己认为美和恶的东西明明白白地表达出来,引起他人的“誉”与“诽”,从而发起辩论。所以《经下》、《经说下》对“诽”进行了充分的研究。

  墨家相信辩论最后一定有胜负,对以辩救世充满信心。《经上》云:“辩,争彼也。辩胜,当也”,《经说下》云:“辩也者,或谓之是,或谓之非,当者胜也。”求当取胜的策略就是“求执之”。《经上》认为辩论后期会出现“服,执誽貌”三种情况。《经说上》指出“执服难成,言务成之,九则求执之”。“服”指一方为另一方说服;“执”是指双方固执己见,互不相让;“誽”指一方虽不坚持自己的观点,但仍不相信对方观点。其中,“执”表明辩论陷入僵局。“求执之”的策略就是打破僵局、攻坚取胜的策略,《经上》、《经说上》较详细地阐释了其思想。

  发起辩论的策略与求当取胜的策略是关于辩论的前后两个阶段的策略。那么,辩论的中间阶段的策略是什么呢?中间阶段是辩论的主干部分,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十分激烈。在这个阶段,任何一方都要全力论证自己的观点,破斥对方的观点。其中,论证具有防御的意义,破斥具有进攻的意义。面对进攻,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制定和采取相应的策略。遍观《墨辩》六篇,除“诺”之外并没有相关的内容,而古之“诺”字,亦具应诺、应答之意。将“诺”作对策看,竟能使《墨辩》有关“诺”的那些难以理喻的文字变活了,在我们面前呈现出一个较为全面的对策理论,此理论又刚好与前后两阶段的策略衔接而构成一个完整的辩略体系。因而,我们将“诺”从应诺、应答的意义提升为对策——应对之策之意,应该是抓住了“诺”之本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