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论逻辑在知识创新中的作用

2017-11-23 15:45 来源:《湘潭师范学院学报:社科版》 作者:苏越

On the Role of Logical Thinking in the Knowledge Innovation SU Yue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The People's University of China,Beijing 100872,China)

  内容提要:知识的创新,既需要非逻辑思维,又需要逻辑思维。逻辑思维帮助知识创新确定研究方向,是知识创新的导航器,为推进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的发展提供工具。

  The innovation of logic needs non-logical thinking as well as the logical one.The latter,which is the guideline for the knowledge innovation,helps to establish it to define its research direction and offers the tools for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such high technological issues as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关键词:逻辑/知识创新/作用/logic/knowledge innovation/role

 

  知识创新是非程序化思维与程序化思维交互作用的结果。非程序化思维也叫非逻辑思维,包括形象思维、直觉思维与灵感思维等。程序化思维即逻辑思维,包括普通逻辑思维、辩证逻辑思维与现代逻辑思维等。非程序化思维的特征是无拘无束的自由化式或突发式或跳跃式的思维,而程序化的思维则是依其一定的规律,按部就班地推出新结论的思维。

  从传统的观点看,知识创新似乎是属于非逻辑思维的“专利”,而与逻辑思维无缘,实则是大错特错了。事实上,知识的创新,既需要非逻辑思维,又需要逻辑思维,两者缺一不可,并且各有其客观基础。对逻辑在知识创新中的作用,本文拟从以下三个层次来进行分析。

  一 普通逻辑帮助知识创新确定研究方向

  (一)确定创新目标并专注于这个目标

  知识创新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在人们捕捉思维火花、确定一个新颖的课题之前,非逻辑思维常常处于十分活跃的时期。思维主体的思维状态,“自由浪漫”而又杂乱无章。

  然而,无序的思维到了某个关节点,到了需要从诸多的思想火花中找到某个最亮丽的思想火花时,无序思维就会转化为有序思维,即逻辑思维,这时,普通逻辑的同一律就会当仁不让地执行它的使命。

  普通逻辑的同一律,是普通逻辑基本规律中最为重要的一条规律,是普通逻辑三条规律的核心,它与矛盾律、排中律的关系同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与质变量变、肯定否定规律颇有相似之处。同一律要求人们在一个具体的思维过程中,对于一个问题的思维或研究尚未完全解决时就不能转到其它的问题上去,而应集中精力始终围绕着这个问题进行。从这一要求出发,对于任何一个具体的思维过程而言,都要保持思维的确定性,在研究没有得出结果以前,不可随意转移去思考其它问题,否则,浮光掠影浅尝辄止,那是不会有结果的。同时,当你思考某一问题时,在一定的时间里,你的智慧、精力与热情也应专注于这个问题。倘若思考与行动脱节,想的是一回事情,做的是另一回事,那么思考或研究就会因为中心的转移或外部干扰而影响研究的成功,知识的生产就会遭到延误与破坏。

  知识的生产如此,知识的交流也是如此。在思想的交流中,如果不围绕同一问题进行,保持概念判断的同一性,那就只会浪费时间而少有收获,而这必然会对知识生产造成十分不利的影响。

  在研究创新思维中,关于精力集中的重要意义我国古代的思想家早有精辟的论述。明末清初时期的王夫之指出:“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清代李渔说过:“古人作文一篇,定有一篇之主脑,主脑非它,即作者立言之本意也。”袁牧则更形象地比喻说:“意似主人,辞如奴婢,主弱奴强,呼之不至。”这些名家之论,把思维研究的创新必须专注于一个中心,说得一针见血,入木三分。

  (二)逻辑矛盾是打开科学大门的钥匙

  发现问题是知识创新的起点,如果对已有的理论只是一味地全盘接受,而不能发现其中的局限性,人们的认识就只能停留在已有的水平上,那么,思维创新或知识创新就只是一句空话。

  如何发现已有或现有的认识与科学理论中的不足或缺陷呢?发现问题的方法或手段可以多种多样,如进行试验,到实验中去检验,核实数据是否有误等,但进行逻辑分析发现其逻辑矛盾,也是发现问题并使问题引向深入的工具。

  众所周知,在科学发展史上,物体下落的快慢与物体自身的重量成正比的观点,曾把人们的思维桎梏了一千八百多年,直到16世纪,意大利的著名物理学家伽里略发现了自由落体定律之后才被纠正。而他所以能有这一辉煌的成就,正是发现了其中的逻辑矛盾并将之排除的结果。

  远在古希腊的时候,就有科学家提出了这样的观点:物体从空中下落时,其速度的快慢与物体的重要成正比,即物体的重要越大,下降的速度就越快,反之则慢,由于它能合理地解释某些物体坠落的现象,所以在长达一千八百多年时间里人们对它坚信不疑。然而,伽里略发现了这一理论包含着逻辑矛盾:假定有两个大小不同的铁球,从同一高度下落,按照原有的那种理论,它们下落的速度也就会不同,即大而重的下落就快,小而轻的下落就慢。又假定,如果把两个铁球绑在一起,那么它就会出现两种相互矛盾的情况,一方面,由大小两个铁球合成的铁球的下落速度应该比大铁球快,因为它们的重量比原来加大了;另一方面,由大小两个铁球合成的铁球的下落速度应该比大铁球慢,因为原来快的速度被原来慢的速度有所抵消。于是矛盾就这样产生了,捆在一起的两个铁球的下落速度,既比大铁球快又比大铁球慢,但这是不可能的,后来的实验证明:不同重量的的物体从同一高度同时下落如果阻力相同,那么由于它们受到地球的引力作用相同,因而下降的速度也相同,从矛盾切入并解决了产生矛盾的疑团,认识便进入了一种新的境界,新的发现也就随之发生。

  (三)为知识创新提供行之有效的逻辑工具

  这些逻辑工具是:求因果关系的求同法、求异法、求同求异并用法、剩余法和共变法,以及类比的方法,其中尤以类比的方法对创新思维最为重要。类比常常成为孕育联想、灵感和思维的母体。灵感的诱发,往往出现于一瞬间,但它对于善于思索的人来说,往往由于突然的顿悟而形成链锁反应。问题的关键,就是要把各种事物联系起来思考,从而发现他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大量的事实表明,思维创新或科学发现往往都是科学家们善于把各种事物联系起来进行思考的结果。例如,牛顿从苹果落地而联想到地球吸引力的问题,瓦特看到水壶壶盖被水汽冲开而联想到发明蒸汽机,阿基米德洗澡时从水缸里溢出的水联想到物体比重的原理,都是科学家善于通过联想产生灵感而放射出的智慧的光芒。但是,灵感捕捉到思想火花之后,还需迅速将其转移到未知的创新的课题中去,从而引起解题的顿悟即突破。要使思想火花转移,那就需要借助类比推理这一座桥梁。类比推理是一种类似联想或者说包含着有关联想成分的推理形式。这种推理形式,依据事物间的相似或同构性,由对一件事物的感知,而推想到对另一类事物的感知,类比推理不同于演绎的地方,就在于它无需要某个共同概念为中介,而是直接在两个或两类事物的相似点上建立自己的推导关系。

  由类比或联想而引起思想火花的突现,在科学发现中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例如,现代通用数学计算机设计的先驱拜比吉,在巴黎展览会上看到一架加卡提花机,这架提花机是使用穿孔卡来自动控制提经线的。当针遇到有孔的地方就穿孔而勾起经线,在无孔的地方针就被纸带挡住。拜比吉受到加卡提花的启示,从而设计出了用穿孔卡来自动控制程序的计算机。我国大书法家王羲之从鹅的动作中得到书法创作的灵感;怀素夜闻嘉陵江水声而草书益佳;吴道子观斐灵舞剑后挥笔画出线条特别流畅的佛像图,无不得益于看似毫不相干的事物之间相似性的类比的启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