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生命历程与审美实践关系探析

2017-11-23 15:59 来源:《郑州大学学报.哲社版》 作者:唐玉宏

  Relation Between the Journey of Human Life and Appreciation of Beauty TANG Yu-hong (Office of Henan Social Sciences,Zhengzhou,450002,China)

  内容提要:人类生命的发生、发展与完善不仅与人类的社会实践相联系,而且与人类的审美实践也是密切相关的。在人类生命的初始阶段,人类的物质欲求和审美欲求是混沌统一的,人类的审美实践是伴随着人类的社会实践即生产劳动同步产生的。随着人类生命的进化和发展,审美实践逐渐成为一种既来源于社会实践、作用于社会实践同时又相对独立于社会实践的一种生命现象,以至于成为一种提升与激发人类生命向更高级阶段演进的催化剂。因此说,人类生命的发展史,不仅是社会实践的发展史,同时也是审美实践的发展史。

  The emergence,growth and perfection of human beings arerelated not only to their social practice,but also to theiraesthetic practice,At the early period of human beings,theirmaterial desire was in conformity with their aesthetic desire,and their appreciation of beauty started with their socialpractice--productive labour,With the evolution of human beings,their appreciation of beauty has gradually developed into aphenomenon that comes from social practice,acts on it and isindependent of it,and has ultimately become a kind of catalystthat serves to stimulate human beings to develop to a higher stage,The history of human life,therefore,is not only a history ofsocial practice,but a history of aesthetic practice as well.

  关键词:人类生命/社会实践/审美实践/human life/social practice/aesthetic practice

 

  一

  毫无疑问,审美实践是伴随着人类生命的诞生而出现的一种生命现象。从发生学、文化人类学和生命美学的角度讲,一方面我们可以把人类生命看做是艺术诞生的前提和审美实践的母体,可以说,没有人类生命就没有艺术、没有审美实践;另一方面我们则可以把艺术和审美实践看做是人类生命的结晶和提升,可以说,没有艺术和审美实践就没有人类生命的发展与完善。因此,当我们考察艺术活动和审美实践时,就必须以人类生命现象为前提,而当我们考察人类的生命现象时,又必须把艺术活动和审美实践注入到生命现象的考察之中。正如以人类生命现象为阐释框架的生命美学所倡导的那样:“美学必须以人类自身的生命活动作为自己的现代视野,换言之,美学倘若不在人类自身生命的活动的基础上重新建构自身,它就永远是无根的美学,冷冰冰的美学,它就休想真正有所作为。”[1]

  审美实践活动是在一般社会实践活动,尤其是在生产劳动实践活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高级的精神活动现象。与“真、善、美”的领域相对应,人类通过劳动实践获得了“知、意、情”三种不同的掌握世界的能力。所谓“知”,即指人们认识客观世界必然性、规律性的能力;“意”是反映人的意志和愿望的能力;“情”则是指生命主体所拥有的审美能力。这三种能力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共同构成了人类生命健全、完整的心理整体。作为人类生命系统中重要因素之一的审美活动,不仅是协调“知解律”(知)和“道德律”(意)的中间环节,而且是人类社会和生命主体向更高级、更完美的方面发展的重要动力。可以说,社会的进步和生命主体的发展,就是人类对美追求的结晶。“审美能力的发展说明了人类社会文明的进步,而审美能力低下则是人类社会文明处于落后状态或倒退的表现。”[2](P2)随着物质文明的高度发展和科学技术的日益进步,人类的审美欲求将会显得更加五彩斑斓。人类的生命主体将在审美实践活动的推动下日臻完善。

  与一般社会实践活动一样,人类的审美实践活动同样经过了由无意识到有意识、由自发到自觉的漫长发展历程。我们知道,现今的人类是由古猿进化而来的。从猿人、古人、新人,到原始社会解体,进入私有制的奴隶社会,人类历史经过了上百万年。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人类走过了坎坷曲折的历程,付出了极为艰辛的劳动,从而一步步地创造了丰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产品,提高了人类进行物质生产和审美创造的能力。

  经过漫长的演化以后,当人类祖先开始用手创造出简陋的工具时,就已经告别了动物界而开始了人类自身的独特历史。在人类社会的早期,原始人打制的各种石器是极其简陋、粗糙的,在外形上与自然界的石头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但它却表明人类的祖先对石头的自然属性和作用已经开始有了新的认识,并且培植了能够按照自己的主观愿望和要求去加工客观对象的能力。这些出现于人类早期的石器,是直接产生于人类社会实践中的,它是以人的物质欲求和生存本能为第一使命的。这些石器是原始人为了维持生存而创造出来的,在某种程度上再现了人的本质力量,具有较高的实用性。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认为这一时期的石器,同时也暗含了原始人一定的审美欲求,而并不像一般美学教科书和时下流行观点武断地认为:原始先民只拥有社会实践的能力,而没有什么审美的欲求。当然,我们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主观地把这些人类早期创造出来的石器看成是人类有意识地、自觉地按照美的规律创造出来的审美产品,但是我们也并不能因为它不是人类自觉地按照美的规律创造美的结果就否定它所具有的审美价值。事实上,从非自觉、无意识地创造美到自觉、有意识地创造美,也要经过极其漫长、曲折的历程。只有经过几十万年的实践活动,在满足了人类生存需要的基础上,才有可能有意识地、按照“美的规律”去创造纯属于精神范畴的审美产品。也就是说,人类审美意识的自觉,是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在物质需要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基础上日益发展起来的。但是,事实上,人类的祖先一经从猿转化为人,一经从消极地“适应自然”发展到积极地“改造自然”的时候,也就是说,人作为真正“人”的系统和机能一旦建立起来,人类就不仅拥有了强烈的物质欲求和改造客观自然的愿望,同时也就拥有了独特的“审美”标准和“审美”能力。只是这一时期的“审美”标准和“审美”能力与日后高度发展与完善起来的审美标准和审美能力还有着本质的区别罢了。人们之所以忽视、怀疑和否定原始人独特的审美意识,从主观方面讲是由于人们片面理解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原理的缘故;从客观方面讲是由于忽略了原始意识和原始思维的“混同性”,忽略了原始人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的直接“统一性”造成的。由于原始人的一切活动,在表面上看来都是围绕着自身生存利益而展开的,以至于人们也就撇开了深藏在物质利益之下的审美欲求,进而也就否定了原始人所独有的“审美意识”。事实上,在人类整个生命过程中,审美实践活动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生命主体,只是有时生命主体和审美实践活动之间的作用是积极的、主动的,有时两者之间的作用是消极的、被动的;有时两者之间作用的表现形式是显在的,有时两者之间作用的表现形式是潜在的。这可以从人类生命历程中各个阶段的不同表现形式中找到证明。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