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柯知识考古学的认知和主体变革

——以中西文化差异问题为例

2017-11-24 09:59 来源: 作者:

  摘  要:福柯的知识考古学对认知和主体进行了许多变革,本文认为这些变革主要涉及用非话语性的话语来描述差异,用非过去性的过去来理解现实,用非否定性的差异来批判线性时间的文化理解方式,以建立非主体性主体的方式来面对差异文化的实存样式。这为面对中西文化差异问题增添了一种新的路径。这种考古学路径不是从文化本身的学理上融合差异,不以知识化或真理化的文化形式御使主体认同,而是从文化发生、发展的历史事件中发现其共存的事实,以其多样性、多变性和多层性与主体自身的可能性存在并置。在这种非真理强迫性的主体空间中,首先完成主体的自我反殖民,以其主体自身存在的自由和自洽将差异文化变成身外之物.

  【作  者】汤明洁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5期64-71,共8页

  【关 键 词】考古学 陈述 差异 主体

   

   一 内部与外部

  福柯在《词与物》(1966)发表当年的一次访谈中说过,《疯狂史》是差异(diff6rence)的历史,《词与物》是相共(ressemblance)与同一(MSme)的历史。 《疯狂史》考察的是(西方)理性社会如何在分割、断裂的历史中被迫安置自身,而这种安置正是通过非理性与理性的相互确立进行的。《词与物》面对的也是这同一个分割和断裂的西方理性历史,但它转而考察这个西方理性秩序的建立,反思历史上曾经存在的把握相似和差异事物的方式。这个反思不是为了确立或确证所谓西方文化的诸种知识型,相反,它是要批判这些知识型对于世界的逐步丢失;这个反思也不是为了证成某种纯粹理性主体在西方科学知识中的存在,相反地,它是要发现这种知识中的主体性以及主体性中的外在理性强迫。这两部著作其实都是在阐明我们通常所理解的作为西方文化之标签的“科学理性” 的内在生成演化史,这也意味着所谓“西方科学理性”并不具有同时、同一和同质的概念恒定性(就像英美学者闹出的结构主义笑话一样)。处于同一时代的列维一斯特劳斯、拉康、阿尔都塞和福柯被英美学者视作标志法国理论(French Theory)的结构主义者,但实际上,他们谁也不认为自己与另外三人有什么共同之处。“只有那些在外部观看的人会认为他们一样,但只要从内部来看问题,则处处都是差异。”l2]

  中西文化差异的问题也是如此。中西文化差异通常被界定为理性的差异,即西方文化往往代表着科学理性,中国文化则据此标准而为自身的合理性所纠结,它有时甚至被西方思想判定为“不科学”或“非理性”。福柯对“西方科学理性” 内部的理性与非理性的生成演化所进行的知识考古学考察,很好地剖析了存在于西方内部的(即理性与非理性的)差异文化,并将其成功地置放于一个不断被“丢弃”的世界之中。而福柯又指出,内部和外部观察视角的变化能够更加深入到差异的实质问题中。那么,对于中西文化差异问题,如果我们尝试打破这种传统的内部和外部的界限,将中西文化共同看作世界的一个内部,从外部对它们进行一次考古学考察,是否会更有利于剖析所谓的中西文化差异,并有助于探索一个中西贯通的路径呢?

  笔者在本文中尝试运用福柯考古学方法来思考差异文化问题。那么何谓福柯的考古学方法?这种考古学方法又如何面对差异,如何安置面对差异的主体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