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与家庭

——霍耐特承认理论的逻辑起点研究

2017-11-24 10:27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石红梅

   摘  要:在黑格尔那里,家庭是承认最早形成的场所,也是形成的主要机制。霍耐特继承了黑格尔,其承认理论的逻辑起点是家庭。在近来的研究中,霍耐特对与家庭有关的承认因素作了扩展解释,比如友谊、亲密关系等。在有关承认起点问题的研究中,哈贝马斯和霍耐特对马克思的劳动进行了较为简单的工具性分析,但马克思曾经对劳动与家务劳动的解放价值、规范意义作了研究。家庭对理解霍耐特承认理论很重要。

  【作  者】石红梅[1,2]

  【作者单位】[1]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厦门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6期45-51,共7页

   【关 键 词】承认 家庭 劳动 霍耐特

  【基金项目】本文系福建省社会科学研究基地厦门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视域下的妇女发展研究”(2014JDZ003)、厦门大学中央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马克思主义与当代性别研究”(0300ZK1006)的阶段性成果.

 

  霍耐特的承认理论已经逐渐成为重要的政治哲学理论,但是承认理论并不容易理解。比如说,承认是怎么发生的、最初的形式和内在的结构是怎样的,这些问题还有很多探讨的余地。

  霍耐特的承认理论来自于对黑格尔的实践哲学中自由理论的继承和发展。当然霍耐特的工作与哈贝马斯的直接影响是不能分开的。哈贝马斯在20世纪60年代的互动理论研究中,对黑格尔早期思想中的劳动、互动与承认的辩证法特别欣赏,并直接对承认理论进行了话语论的解读。在同一个地方,霍耐特继承了黑格尔的承认理论遗产,形成了有关承认的系统而庞大的理论解释。在霍耐特那里,承认首先是作为一种社会哲学理论出现的,是一种从规范而非经验的视角解释当代社会冲突的道德语法理论。这是霍耐特《为承认而斗争》一书的主要论题。后来霍耐特对承认理论进行了很多角度的探讨,比如对于不敬或者蔑视的社会动力学研究,对理性的病理学进行探讨,还对异化进行了承认理论的分析。至于分配和承认何者对正义理论最为关键,霍耐特也与美国学者弗雷泽进行了争论。霍耐特也有对当代社会哲学和正义理论的批评探索,他近来从承认理论的视角对程序主义的正义论进行了社会论的重构。霍耐特的承认理论强调社会理论、社会规范和社会现实内在的关联,他认为不能从外部确定社会规范而输入到社会现实,或者从现实中提炼社会规范。相反,他强调对社会进行一种双向的建构:从现实及其自身蕴含的规范出发,分析社会现实和规范的内在勾连,形成对社会的说明,他称之为规范性重构。这也是霍耐特晚近在《自由的权利》一书中进行的主要工作。

  承认理论强调规范性重建的意义和价值。哈贝马斯和霍耐特都如此,虽然他们的规范性论证路径和走向不同,但有一个共性,就是在对待马克思尤其是马克思的劳动理论的态度上有一致性。他们认为马克思的劳动概念不具有规范性。对于哈贝马斯来说,马克思忘记、忽视了劳动自身的工具性,把劳动和互动及交往混淆了起来;对于霍耐特来说,马克思的劳动是一种手工劳动为类型、劳动美学为趋向的劳动,这种劳动其实很容易被功利主义甚至经济主义误导,无法在劳动说明中形成一种有效的解放、自由的规范性理论。但在笔者看来,承认理论从黑格尔到霍耐特,都重视家庭包括家务劳动对于承认生成的意义和价值。虽然马克思的劳动概念集中在雇佣劳动的探讨上,但是,马克思在劳动的论述中,尤其是异化劳动的分析中,也注意到家务劳动,将这种劳动当作没有异化的劳动的典型,与家务劳动有关的家庭、两性关系、家庭关系也作为一种没有异化或者异化压力尚未彻底传导的领域。家庭相关因素是规范性形成的重要甚至关键因素,但是马克思的这些真知灼见并没有被哈贝马斯和霍耐特理解或认可。一定程度上,劳动尤其是家务劳动,是区分黑格尔、马克思、哈贝马斯和霍耐特的重要领域,也是将他们联系起来的重要的环节。更加重要的是,在黑格尔、霍耐特那里,家庭及其相关活动是承认理论的起点,这种起点是经验的、逻辑的、规范性的统一。承认理论和家庭的哲学研究有密切的关联。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