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托邦与异托邦之间:列维纳斯哲学中的人性概念

2017-11-24 10:46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杨大春

  摘  要:列维纳斯哲学处在从法国现代哲学向当代哲学的转折进程之中。这一哲学批判源自观念主义存在论的人性乌托邦,同时提出了一种建立在作为形而上学的伦理学基础上的人性乌托邦。由于他者的他性、尤其是绝对他性对同一的同一性的冲击,这一哲学彰显了现代性的人性乌托邦与当代性的人性异托邦之间的张力。乌托邦最终会消除他性,异托邦则始终维护绝对他性。厘清思维的时间模式与空间模式之间的复杂关系有助于理解这一张力。

  【作  者】杨大春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哲学系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6期

  【关 键 词】人性 他性 乌托邦 异托邦

  【基金项目】本文系作者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福柯与当代法国哲学的当代性问题”(14AZX013)和重大项目《(梅洛-庞蒂著作集)编译与研究》(14ZDB021)的阶段性成果.

 

  人的存在包含超越的神性(divinit6)、内在的人性(humanit6)和外在的物性(mat6rialit6)三个维度。任何真正的哲学都在不同程度上关注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尽管不同时代的哲学往往会重点突出其中一个维度。前现代哲学大多把人与其神性关联在一起。尽管有一个逐步脱离神性的漫长进程,早期现代哲学真正突出的是人的人性,而且是普遍的、理想的人性。后期现代哲学宣告了人的神性的完全退场,而其人性上升到绝对中心的地位,但此时的人性是特殊的或现实的人性。在当代哲学中,人以及人性则告别了哲学的中心舞台。就法国哲学而言,笛卡尔、马勒伯朗士、18世纪启蒙思想家们所代表的法国早期现代哲学强调的是人类中心论;精神论者比朗、生命哲学家柏格森、现象学实存论者萨特和梅洛一庞蒂等人所代表的法国后期现代哲学则主张个体中心论;在像德里达和福柯这样的法国当代哲学家眼里,从笛卡尔到梅洛一庞蒂的整个法国现代哲学都表现为“人类学”,完全围绕人性来展开,而法国当代哲学宣告了人类学时代的结束,并因此认可了人的物性维度。严格说来,法国早期现代哲学尚未免除神性的诱惑,但完全不受物性的侵扰;法国后期现代哲学断绝了神性的影响,并开始承认物性的地位;法国当代哲学不再突出人性,且极力强调人的物性。列维纳斯哲学处在从法国现代哲学向当代哲学的转折进程之中,它始终围绕人的人性展开,但神性和物性也以某种方式扮演了一定的角色。由于他性(alt6rit6)、尤其是绝对他性(ill6it6)对于人性的冲击,这一哲学彰显了现代性的乌托邦(utopie)与当代性的异托邦(h6t6rotopie)之间的张力,意味着思维的时间模式与空间模式之间的复杂关系。

  列维纳斯最初从海德格尔存在哲学(现象学实存论)的角度读解胡塞尔意识哲学(现象学认识论),后来把从苏格拉底到黑格尔、直至海德格尔的整个西方哲学都当作存在论的不同形态予以批判。

  他把笛卡尔以来的现代哲学都纳入他要批判的存在论之列,无视后期现代实存论与早期现代认识论、后期现代反观念论与早期现代观念论的区别。黑格尔、胡塞尔和海德格尔是他清理的主要目标,整个法国现象学实存论也是他不言明的批判对象,因为它正是在所谓的“3H” (黑格尔、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影响下形成的。这种批判思考围绕他人(autrui)及其绝对他性而展开。在维护人的尊严的同时,他主张突破现代哲学的人性观念。他也注意到了当代哲学对于人的物性维度的极度强调,但对此并不完全赞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