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验意识主体的具身化

——胡塞尔先验现象学视野下的身体问题

2017-11-27 23:19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刘丽霞

  摘  要:在胡塞尔那里,身体问题分为相互关联的两个方面:身身关系和身心关系。身身区分即主观身体与客观身体之分,它源自对身体的双重性经验,典型地体现在触觉的可逆性中,是重新思考身心、主客、意识与自然这三对二元关系的重要契机。身心关系问题讨论的核心为“先验自我是可以不依赖经验自我而独存还是必然具身化”。就对身体现象学的贡献而言,胡塞尔“主客观身体”这一细致区分更具开创意义;就先验现象学本身而言,身心关系又较之身身关系更为根本。

  【作  者】刘丽霞

  【作者单位】重庆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6期60-66,共7页

  【关 键 词】先验意识 构成 主观身体 客观身体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胡塞尔伦理现象学研究”(16CZX0427)的阶段性成果.

 

  身心关系问题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身心二元论则肇始于近代的笛卡尔,其“我思(故)我在” 的提出导致了无身体的理性心灵与仅具物质属性的感官身体之间的分裂。前者具有无可怀疑的存在确定性,是确定的认识和真理的唯一来源;相反,后者的不存在则是可以设想的,由其而来的知识也并不可靠。最终,笛卡尔就把身体从我们认识自我、相互认识以及认识世界的过程中清除了出去。相应地,由于其先验现象学的笛卡尔主义背景,胡塞尔要么被认为忽视了身体问题,即先验现象学“只处理一种去身化(disembodied)、去处境化的意识”l】J,只是随着实存现象学(萨特和梅洛一庞蒂)的发展,身体才真正变成一个重要的现象学论题;要么被认为依然处于笛卡尔式的身心二元论传统中,“先是海德格尔,然后是梅洛一庞蒂(以相当不同的方式)克服或超越了被认为是胡塞尔现象学基础的笛卡尔式身一心或主一客二元论” J。

  实际上,胡塞尔非但没有忽视身体问题,反而曾对此作过深入探讨。据《现象学百科全书》的编者、美国现象学家本克(E.A.Behnke)考证,“在不同时期的文本中,胡塞尔都关心过身体性(bodilihood)”。E 3]1907年胡塞尔在《物与空间》系列讲座中首次提及身体自身的构成。随后在1912年起草的《观念II》中,身体更是成为“构成理论的核心和始源”。_4 由于《观念II》遗留的唯我论难题,胡塞尔又在大量文本(如《交互主体性现象学》及《笛卡尔式的沉思》)中探讨交互主体性问题。这无疑表明身体问题在胡塞尔那里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不仅如此,在其系统的现象学构成研究中,胡塞尔对身和心都作出了远比笛卡尔二元论更为细致也更为复杂的划分。

  在胡塞尔那里,身体问题分为相互关联的两个方面:身身关系和身心关系。身身区分源自对身体的双重性经验,即身体将自身同时经验为参与构成且未被主题化的主观身体,以及被构成的、客观化的物理(physikalisch)身体。_5 身体的双重性经验典型地体现在触觉的可逆性中,而且主观身体与客观身体在触觉可逆性中的含混统一实际上蕴藏着以身体为中介,重新思考身心、主客、意识与自然两者之间关系的重要契机。同时,胡塞尔将先验自我与经验自我进行区分。经验自我即具身化的、心理物理的和作为人类的自我,包括了心理学自我和社会自我;先验自我则是仅仅作为诸意向经验之主体的自我。在胡塞尔那里,身心关系问题的实质在于:先验自我可以不依赖经验自我而独存,只是偶然地才具有身体和生活世界;还是先验自我必然具身化。就对身体现象学的贡献而言,胡塞尔对身体的主客观区分更具开创意义;不过就胡塞尔先验现象学本身而言,身心关系似乎又较之身身关系更为根本。

  本文拟以胡塞尔的文本为依据,勾勒其身体理论的大致思路以显示其理论困境,并指出为胡塞尔自身所开启出来的解决之可能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