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建飞:德性旨在符合“道”与“理”

2017-11-28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尚建飞

  《韩非子·解老》不仅使用“道”、“理”来称谓自己所构建的功利主义原则,保全人自身的生命必然会受到外在情境的限制。一个人若能良好地运用“道”、“理”,便可养成德性。

  按照通常的解释,《解老》所谓的“道”是指天地万物运行的统一性原理,“理”则表示“道”在具体事物身上的体现。这种观点虽然澄清了“道”与“理”的形式特征及其逻辑关联,但却忽略了二者的确切含义。就其用法而言,“道”与“理”的含义可以被区分为本体论和价值论两个领域。在本体论层面,韩非认为“道”与“理”就是指天地万物得以存在的必要条件:“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理之所稽也。理者,成物之文也。道者,万物之所以成也。故曰:‘道,理之者也。’物有理不可以相薄。物有理不可以相薄,故理之为物之制。万物各异理而道尽稽万物之理,故不得不化。不得不化,故无常操。”“道”不仅塑造出了天地万物的本性,而且又是一切“理”的根源。从逻辑上讲,“理”使个别事物可以用合理的方式保持自己的本性,“道”则是天地万物得以可能的统一性原理。有见于“道”在逻辑上优先于“理”,所以韩非得出了以“道”统率“理”的结论。从天地万物的角度来看,只有遵循“道”与“理”才有可能各司其职、互不侵犯,继而在整体协作的过程中与日俱新。

  在价值论层面,“道”与“理”之所以值得人们欲求,是因为二者决定人能否实现其本性或保全自身的生命。基于人趋福避祸心理,韩非详述了人们运用“道”与“理”的方式和效果:“人有祸则心畏恐,心畏恐则行端直,行端直则思虑熟,思虑熟则得事理。行端直则无祸害,无祸害则尽天年,得事理则必成功,尽天年则全而寿,必成功则富与贵。”人们是把危及到自身生命和利益的事情称为灾祸,而力图避免灾祸的心理则证明“道”是主导实践活动的根本法则。就其效果而言,正当的行为使人的生命免于伤害、享有健康与长寿,精通外在事物的“理”或实质给人带来财富和荣誉。

  尽管韩非在《解老》中预设了人们都有理解“道”与“理”的可能,然而他更感兴趣的却是,人们应该如何基于“道”与“理”来筹划自己的生活方式。韩非主张,合乎“道”、“理”的生活方式要求人们必须培养成与之相应的“德”。从《解老》关于“德”的定义来说,这一术语可以看作德性的同义词:“德者,内也。得者,外也。上德不德,言其神不淫于外也。神不淫于外则身全。身全之谓德。”作为卓越的品质,“德”或德性首要特征是有能力在内与外之间做出正确的抉择。当然,真正的“德”或德性必然会接受“内”,也就是在保全自身生命的范围内展开价值判断。而保全人自身的生命恰恰是“道”与“理”的实质,所以“德”或德性就应该以符合“道”与“理”作为自身的目标。与之相对的“外”则代表着诸多可能损害自身生命的事情。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