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命运共同体:经济全球化的中国方案

2017-11-28 14:25 来源:《观察与思考》 作者:张三元

 A Community with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China's Program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作者简介:张三元,男,教授,武汉工程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所所长。武汉 430205

  原发信息:《观察与思考》第20176期

  内容提要:经济全球化的本质是资本的全球性扩张,这是资本不断增殖自身的本性所决定的。就此而言,资本的二重性决定了经济全球化的二重性:资本“伟大的文明作用”决定了经济全球化“最好的”一面,而资本的邪恶性则决定了经济全球化“最坏的”一面。但在总体上,经济全球化构成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基础,只有在利益共同体的基础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有现实的可能性,而人类命运共同体则是引导经济全球化走向的中国方案,体现了中国道路的世界性和中国共产党人坚定的道路自信与责任担当。

  关键词:资本逻辑/经济全球化/利益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方案

 

  2017年1月15-18日,习近平在对瑞士进行访问期间,分别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和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了两次重要演讲①,纵论经济全球化,在全面而深刻地把握经济全球化历史必然性及其局限性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的历史任务,并向全世界全面阐述了中国方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这个思想既体现出唯物史观把握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科学性,也体现了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探索人类历史发展新路的责任担当和坚定信心,展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并引领世界发展潮流的美好未来。

  一、资本全球性扩张:经济全球化的本质与逻辑

  关于经济全球化的形成过程及其本质,国内外学术界多有讨论。应该说,作为当今世界发展最重要的趋势,经济全球化是一个复杂体、多棱体、矛盾体,人们自然可以从不同的方面把握它。但是,在回答这一问题时,不能有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缺席。唯物史观是我们认识经济全球化本质最重要的理论基础和科学的方法论。尽管马克思并没有明确使用“经济全球化”一词,但在他唯物史观的烛照下,经济全球化的本质与逻辑已经纤毫毕现,昭然若揭。在马克思看来,经济全球化的本质是资本的全球性扩张,资本逻辑即是经济全球化的逻辑。习近平同志指出:“‘经济全球化’这一概念虽然是冷战结束以后才流行起来的,但这样的发展趋势并不是什么新东西。早在19世纪,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资本论》等著作中就详细论述了世界贸易、世界市场、世界历史等问题。《共产党宣言》指出:‘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些洞见和论述,深刻揭示了经济全球化的本质、逻辑、过程,奠定了我们今天认识经济全球化的理论基础。”②我们在认识经济全球化时,一刻也不能离开这个基础。

  (一)经济全球化的本质在资本关系确立过程中形成

  经济全球化根源于资本本性,是资本逻辑的具体化。经济全球化过程是在资本关系的生成过程中形成的,没有资本关系的生成,就没有经济全球化。在这个意义上,资本的本质构成了经济全球化的本质。因此,要准确把握经济全球化的本质,就必须回到资本关系生成过程之中探究其生长基因。这可以有两个分析角度,即资本关系生成过程和资本本性。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资产阶级即资本。”③这个指认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它告诉人们,资本是一种历史的社会关系,即资本主义的社会关系。因而,资本关系的生成过程即是资产阶级的形成过程,亦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形成过程。众所周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确立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历史过程,但这个过程并非是一路繁花,而是一个充满罪恶和痛苦的历程。在马克思看来,资本关系产生的直接基础是资本原始积累。这个过程是以暴力方式进行的,对内疯狂地掠夺农民的土地,对外进行残酷的殖民掠夺,因而是一部“掠夺史”、“血泪史”,在这个过程中,资本关系确立的基本条件被创造出来:雇佣劳动。与此同时,资本的扩张本性也被创造出来,殖民掠夺正是这种本性的最初显露。也就是说,资本的扩张本性是与资本关系一同被创造出来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指出:“美洲金银产地的发现,土著居民的被剿灭、被奴役和被埋葬于矿井,对东印度开始进行的征服和掠夺,非洲变成商业性地猎获黑人的场所——这一切标志着资本主义生产时代的曙光。”④

  随着资产阶级革命的完成,资本关系成为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关系。诚如马克思所言:“资本一出现,就标志着社会生产过程的一个新时代。”⑤那么,这是一个怎样的新时代呢?毫无疑问,这个过程即是资本本性的具体展开,是资本主体性取代人的主体性而成为生产过程的实际主宰者,因而,这是一个资本时代。因此,离开对资本本性的揭示,就无法理解这个生产过程和这个时代,也就无法理解经济全球化的本质。

  马克思深刻地揭示了资本的本质:“资本只有一种生活本能,这就是增殖自身,创造剩余价值,用自己的不变部分即生产资料吮吸尽可能多的剩余劳动。”⑥这个本能决定了“疯狂地发展生产力”⑦是资本必然的历史行动。这种历史行动主要是通过两种方式进行的:一是不断地扩大再生产,并在生产过程中把“自然物质的自然力”、“人的自然力”以及科学技术都发挥到极致;二是不断拓展资本的空间生产,在不断扩大的空间范域内再生产出资本自身。一方面,随着不断的资本积累,资本规模越来越大,自然经济所形成的自然“边界”已成为资本生产的限制,因而,资本生产的空间扩张就内含于资本逻辑之中了。因此,“资本按其本性来说,力求超越一切空间界限”⑧;另一方面,在资本生产过程中,生产成本与资本家获得的剩余价值的多少成反比,资本要获得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就必须拼命压低劳动力和物质资料的价格或寻找价格凹地。资本趋利,好比水,哪个地方低凹,它就流向哪里。总之,在这个过程中,资本利用不断发展的科学技术构建了最精确、最明细的经济制度,并以此为手段逐渐实现对整个社会空间的资本化统治。毫无疑问,资本“超越一切空间界限”的历史行动是经济全球化本质形成的历史基础和逻辑前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