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子学思潮消亡原因

2017-11-28 22:59 来源:《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 作者:周山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先秦子学思潮嘎然消亡,既有社会环境方面的外在原因,也有学术本身的内在 原因。其外在原因,一是随着秦王朝一统天下,游学、养士土壤的消失;二是由荀卿提出的 “壹于道法而谨于循令”这一文化政策,以及韩非进一步拟订的“禁其言,息其说,破其群 ,散其党”的措施,在秦王朝统一天下之后由李斯付诸实施。其内在原因,是子学本身在理 论方面存在的种种缺陷,造成了各学派内部的意见分歧,乃至学术队伍的分裂,直接导致曲 终人散、思潮落幕。

  关键词:先秦诸子/子学思潮/子学消亡

 

  先秦子学思潮,激扬飞溅300年,迨秦统一中国,也便偃旗息鼓,嘎然消亡。究其原因,有 外在的环境原因,有内有在学术原因。分析其消亡原因,有助于对后一思潮即两汉经学思潮 缘起的认识,也有益于对学术思想发展规律的总结。

  子学思潮何时消亡,学术界有不同看法。一种看法认为,子学思潮在秦统一中国之后依然 存在,一直到两汉中期,即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止。其间代表人物,如法家有李斯 、晁错,儒家有贾谊、董仲舒,游说之士有陆贾、蒯通,以及秦汉之际的黄老学派。另一种 看法则将子学后延到整个汉代,除了西汉时期的陆贾、贾谊、董仲舒诸学者,还包括东汉杨 雄、王充、荀悦、桓宽、王符等人,甚至魏晋南北朝的葛弘、颜之推等人,也入“诸子”之 列。《诸子集成刊行旨趣》这样言道:“以先秦诸子思想之雄博精深,岂随世主一二人之好 恶而遽为消失哉!……故在汉魏六朝之际,诸子之遗风余韵,虽不及先秦之昌盛,要亦未尝 澌灭也。降及唐代,印度精深微妙之内典输入我国,一部份深思之士,相率群趋,至是而诸 子之风,始告衰歇。”20世纪30年代,《诸子集成》这一套学术丛书,就是在这样的认识基 础上编印问世的。

  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明确。一是“诸子”这一概念,在《诸子集成》的编者那里有了转移 。按传统说法,“诸子”即是指先秦诸子,如老子、邓析子、孔子、孟子、尹文子、庄子、 公孙龙子、荀子、韩非子等,“子”在这里已是一种在学术界既定俗成的称呼,既称人也称 其著述;他们的学术思想,都有原创性的特点,而为后人所研究或继承,这些学者的著述, 统称“子学”,又称“诸子学”。先秦诸子的遗风余韵,又岂仅汉魏六朝?迄至今日,先秦 诸子余韵仍然不绝如缕。正因为是遗风余韵,所以不能混同于诸子本身。

  二是“诸子之风”究系何物?“佛言劫火遇皆销,何物千年怒若潮?”诸子思想历两千多年 而仍在,并为人们所学习和研究、批评,与诸子本身的著述活动是有严格区别的。我们讲的 诸 子时代或子学时代,是指诸子开展学术活动的那个时代;诸子之风,也就是那个特定时代的 学术风气。因此,“诸子之风”直至印度佛教传入中国之后“始告衰歇”的说法,恐怕是难 以成立的。而西汉中期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学术界而言,是一种新的学风的诞生; 经学的如火如荼,经学博士的寻章摘句,早已把各家树帜、百家争鸣的诸子风气彻底改变, 更何况后来的纬学,连经学的风气也被扭曲改变。在汉代经学兴起之前,还有一个学术界根 据新的社会环境和社会需要寻找新的学术热点以及新的学术思潮酝酿阶段。因此,“诸子之 风”与“诸子遗风”,不能混作一谈,当有其明确的划分界限。

  本文所谓的子学思潮,是一个包括学术流派、学术思想、学术活动、学术风气等内容的发 生发展的历史过程;这一被称之为“子学思潮”的历史过程,或者说历史现象,在我国历史 上,只存在于先秦时期,即春秋战国时期,所以,子学思潮亦即先秦子学思潮。子学思潮在 秦统一中国之后即告终止,既有社会环境方面的外在原因,更有学术本身的内在原因。举要 有三:

  一、游学、养士土壤的消失

  子学成为思潮,游学起着重要作用。孔子率领弟子游学列国,其中固然有向各国君王推销 自己的原因,也有宣扬本派学术思想,与同道中人切磋学问的原因。同时,“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论语·学而》),也表明经常有远方的学者,慕名前来与孔子讨论学术问题 。 与孔子同时创办私学的另一位鲁国学者少正卯,因为讲学生动而使得孔子门下“三盈三虚” ,可见两人门徒多为流动性很大的游学之士。孟子也效仿其祖师孔子,经常带领学生四处游 学。荀子是赵国人,早年便游学于齐国稷下学宫,后来又游学于楚国,学成之后,重返稷下 学宫,连续三次被推举为学宫“祭酒”,后来又游学于秦、赵、楚等国。这三位儒家队伍中 学术成就最大、培养学生最多最出众的大儒,均以游学著名于时。名家辩者,更具游学色彩 。惠施是宋国人,却跑到魏国,既做学问也做官,后来又游学楚国,与倚人黄缭讨论天地风 雨雷霆等自然科学问题。之后,还去了燕赵等国,最后虽然仍返宋国,与庄子交好,经常为 学 术讨论争执不休,但仍与“天下之辩者”保持密切联系,公开他的研究成果如“至大无外, 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等十个命题,与天下之辩者切磋;天下之辩者也纷纷 亮出自己的绝招,如“卵有毛”、“狗非犬”、“火不热”等一大批命题,“相与乐之”( 《庄子·天下》)。“惠施多方,其书五车”(同上),既说明他的学问博大,同时用车载来 衡量他拥有书籍之多,也反映了他做学问的方式亦即游学特点。另一名家人物公孙龙,其游 学经历虽无记载,但是从后人缀集的《迹府》一文中可以看到,当他在赵国平原君那里做门 客 时,一些游学之士也经常主动前往,与他讨论“白马为马”还是“白马非马”、“坚白石三 ”还是“坚白石二”、“臧二耳”还是“臧三耳”等名辩问题。游学风气最盛的时期,也正 是子学风潮的顶峰时期。游学的好处,一是打破了门户之见,学者可以不囿于一家一派,随 时随地向学有专长的人请教学问,增长知识;二是各家各派之间可以展开学术争鸣,孔子所 谓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语道出了游学中的这一好处;三是可以为自己的学术 思想寻找到最合适的“买主”,使“学而优则仕”的理想成为现实。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