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的“物化”概念解析

2017-11-28 23:00 来源:《中国哲学史》 作者:梁徐宁

  内容提要:在庄子哲学中,“物化”概念可以从四个层面进行诠释:幻化、死亡、自化、观化。这四 个层面相互贯通,是庄子立足人的生存现实对人的生命问题的独特思考和对超越之路的个性 化设计,在其整个哲学思想中起着关键作用。这里既有人的“命”的一面,也有人对“命” 的“觉”的一面,体现着作为精神性存在的人的主体优越性。合理地解读庄子的“物化”概 念,对把握庄子哲学的特质具有特殊的意义。

  关键词:物化/幻化/自化/观化

 

  “物化”是庄子哲学中富有特色、甚为关键的一个概念。通常我们多是从庄子哲学相对主 义、不可知论的特点这一背景下来把握它,例如对物我界限的消解、对生命束缚的逃避等, 这是突出了它所具有的对自我不自由的现实条件消极的“解构”作用。本文试图从不同侧面 阐释“物化”概念,挖掘它对庄子哲学体系所具有的积极的建构意义。

  一、“物化”:“幻化”

  “物化”概念初次出现在《庄子·齐物论》的结尾:“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周也, 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也,蝴蝶之梦为周与?周 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对于“物化”,陈鼓应先生注为:“物我界限消解,万物融化为一”。“消解”“物我界 限”、“融化”万物为“一”,显然是人的一种作为、努力。并且,既是“消解”,说明物 、我已经有界限存在;既要“融化”,说明万物确是或曾是不“一”的。这是题中已然蕴含 着的前提话语。因此,这种“物我界限”、“万物不一”是“物化”的起点和条件,“化” 是途径、过程,“物化”则又是目标和结果。“物化”概念提示我们去把握“物我关系”的 两种不同表现形式的转换这一关节点。可以看出,陈先生强调的是人的精神作用。

  同在《齐物论》中,庄子说过:“……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 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窃窃然知之。”讲到“梦”与 “觉”的关系,有三点值得注意:第一,当一个人在梦中时,不自知他在梦中,反以为梦境 就是人生的现场,所以会在这样的“现场”中去占梦求卜。第二,梦只要在觉后才成其为梦 。梦后方觉是时间关系,觉后才有梦是逻辑关系。两相依赖,舍此无彼。第三,关键在于“ 愚者自以为觉”。“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终身不解;大愚 者,终身不灵。”(《庄子·天地》,下引《庄子》只注篇名)人在梦中不知其梦,反以为觉 ,实是真正的梦中人。愚者不自知,反而自以为智,是愚之至也。

  我们用“梦”与“觉”的关系解读“庄周梦蝶”:首先,人、物两分是现实的生命状态, 也是“化合”的起点与条件。没有两分的现实,就失去联结的必要。但是,既然人、物两分 是现实性的,那么“化合”就只能是可能的或暂时的、虚幻的。因此“物化”只出现于梦中 ,且有“昔者”的限制。“昔者”为是,今则为非;梦中为是,觉后则无。不然,“物化” 的实现必是两分的结束,寓言的下文就无法存在了。让“物化”的庄周叙说“物化”的历程 无异于让死者讲述死亡的经验,除非“物化”和死亡发生于梦中或幻觉中。“物化”在这里 故而是“幻化”之义。梦中之化,是幻想式的,具有幻想的真实,不具有现实的真实;具 有理念的真实,不具有身体的真实。其次,“物化”发生于梦中,是幻想的结果,也是幻想 借以表达的一种方式。若无“俄然觉”,梦就只是潜在的,不觉之梦因为不能被表达,“昔 者庄周梦为蝴蝶”也就无从说起。也就是说,“物化”发生于“觉”之前的“梦”中,但却 出现在“梦”之后的“觉”时。由觉到梦,再由梦到觉,就是思。觉后有梦,觉后有“知” :一知有梦;二知“不知”。梦中“不知周也”,是“吾丧我”;觉后的“不知”是“齐物 我”。

  总的看来,人、物两分,以“物化”而可以联结;“物化”发生于梦中,出现于觉后,是 “幻化”。“幻化”的“物化”因幻想而产生,是一种精神作用的结果,所以可以从精神作 用的角度予以解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