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权威:一个概念所需要弥合的鸿沟太多了吗?

2017-11-29 10:48 来源:《世界哲学》 作者:A.费拉拉/马新晶

  摘  要: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一书确立了自由主义的正当性原则,在本文作者看来,罗尔斯的方案不同于政治现实主义者和互竞主义者的观点,而是对正当权威这一概念作出了最好的理解,且这一辩护经过拓展,可以很好地回应威廉姆斯就规范理论提出的两个挑战,正当权威可以弥合民主和非民主、现代和非现代的权威之间的鸿沟,并且可以对国家之间的权威运用的正当性作出辩护。正当权威的运用可以超越地域限制,通过超国家治理的形式达到全球范围内的良性互动。

  【作  者】A.费拉拉[意][1] 马新晶[2]

  【作者单位】[1]意大利罗马第二大学 [2]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期  刊】《世界哲学》 2017年第3期

  【关 键 词】正当权威 政治自由主义 政治现实主义

 

  与专断权力相对的正当权威是什么?我将通过一系列的思考,重新探讨政治哲学的这个经典话题。我将从当今对于权威的正当性研究的规范性路径中最具前景的路径开始,这就是罗尔斯在《政治自由主义》一书(Rawls,2005)中所讨论到的自由主义的正当性原则。相较于其他对于正当性的规范性解释,它能够更好地针对精致的政治现实主义者(如威廉姆斯)和互竞主义者(agonist)(如墨菲、康诺利)所提出的“道德主义” 的指控为自己进行辩护;相较于其更为接近的对手(如德沃金、哈贝马斯)的观点,它能够更好地回应我们的哲学直觉;它也可以免于施密特式的对于“政治的”赞颂,因为它从未屈从于凯尔森一哈贝马斯式的对于程序主义的迷恋;它还能够被重塑为一个关于正当性的更为宽泛的规范性观念的特例,能够弥合民主和非民主的权威、国家和超国家的权威之间的鸿沟。

  一、研究正当性的一条精致的规范路径

  今天的规范路径已大异于其古典版本。其中一个重大突破发生于“政治的自由主义”。

  罗尔斯打破了两个强有力的神话。第一个是柏拉图的洞穴神话,2000余年来,它将政治置于掌握真理的智者统治(epistocracy)之下,这一真理外在于政治,也外在于洞穴。在《政治自由主义》一书中,自马基雅维利所确立的独立于道德的政治自主性,被补充为一个独立于理论的非怀疑论的政治自主性。第二个是霍布斯式的神话,正如它所表现的那样,它让政治围绕着生存、对赤裸生命的保护和对暴力的恐惧等问题而展开。在《政治自由主义》一书中,我们发现了对威廉姆斯所说的“首要的政治问题”(保障秩序、保护、安全、信任与合作的条件)(c£Williams,2005:3)的重构,它将霍布斯式的关于权威的基准问题(你保护我的生命了吗?你确保秩序安全了吗?)与洛克式的基准问题(你保护我免受压迫了吗?)结合了起来。罗尔斯式的基本政治问题是:“由自由和平等的公民——他们因各种合乎理性的宗教学说、哲学学说和道德学说而产生深刻分化—— 所组成的公正而稳定的社会如何可能长治久安?”(RaMs,2005:4)

  这一重构融合了霍布斯的稳定优先于正义以及洛克的正义优先于稳定的观点,同时避免了威廉姆斯在其遗作《泰初有为》中所抨击的陷阱,即可能由于智者统治和道德主义而失去政治的自主性。进而言之,罗尔斯对首要的政治问题的重构从两方面回应了我们现代晚期的背景。第一,“作为公平的正义” 的规范性信凭不再依赖于一个基本的观念,该观念(假定它是一个对话的或更为传统的先验原则的话)“相对于先于我们和对我们而言是既定的秩序来说是真的”,而是依赖于它作为正义的政治概念(假定“它与我们对自身的更为深入的理解具有一致性” 的话,它) “对我们来说是最合乎理性的”。(RaMs,1980:519;2005:28)第二,正当权威是由自由主义的正当性原则来界定的,“只有当我们行使政治权力的实践符合宪法——我们可以理性地期许自由而平等的公民,按照为他们的共同人类理性可以接受的那些原则和理想来认可该宪法的根本内容—— 时,我们行使政治权力的实践才是充分合适的”。(Rawls,2005:137)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