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分工理论的两重语境及其生成逻辑

2017-12-05 10:19 来源:《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 作者:柯萌

Double Contexts and Generative Logic of Marx's Division Theory

 

  作者简介:柯萌,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原发信息:《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第20172期

  内容提要:科学阐释马克思的分工理论是把握马克思主义理论要旨的关键。传统学界对从《巴黎手稿》(简称《手稿》)到《德意志意识形态》(简称《形态》)的马克思分工理论演化逻辑的解读,在深化了马克思分工理论研究的同时,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误区。笔者认为,《手稿》和《形态》的分工理论均存在人本主义哲学话语与实证的经济科学话语这两重论说语境,但前者更多的是在人本主义异化哲学的解释框架下对分工进行阐释,后者则更偏重于在现实的历史的逻辑及经济科学语境中对分工进行剖析。从《手稿》到《形态》,分工理论的逻辑范式呈现出渐进式发展的过程,社会关系视角以及现实的人、物质生产、生产力、实践等范畴的引入,使得马克思恩格斯分工理论的主导阐释逻辑逐渐发生了转变,《形态》中更具有历史唯物主义底蕴的分工理论,是对《手稿》中更具有人本主义思辨哲学意味的分工理论的超越。

  关键词:马克思/分工/人本主义抽象逻辑/历史唯物主义逻辑

 

  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最高旨趣就在于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而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重要路径就在于消灭奴役性的分工,或者说消灭作为人的自由自主活动之桎梏的分工,因此,分工问题便构成了马克思恩格斯始终予以密切关注的重大理论问题。通过对马克思恩格斯早期著作进行深入探赜,我们不难发现,分工理论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构建与确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阐明马克思恩格斯分工理论的实质与精髓,无疑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把握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肖像。马克思恩格斯围绕分工问题的思考经历了一个日臻成熟的演变发展过程,这突出体现为《巴黎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中主要基于异化哲学视角的分工思想向《德意志意识形态》(以下简称《形态》)中由现实的历史的逻辑所主导的分工思想转变的过程。因此,廓清马克思恩格斯分工理论的演变逻辑,就构成了当今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界所关切的一个重要课题。

  我们可以看到,学界对马克思分工理论演变逻辑的研究大致形成了以下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可被归纳为“替代说”,认为《形态》用经济科学实证逻辑下的分工概念,取代了《手稿》中人本主义哲学逻辑下的异化规定;[1]第二类观点可被概括为“重心转换说”,认为《手稿》和《形态》之间并不存在“认识论断裂”,而是使研究重心从思辨哲学维度上的劳动异化,转向了作为经济学概念的分工;[2]52-60第三类观点可被总结为“渐进式发展说”,认为《手稿》的《笔记本Ⅰ》主要是在人本主义哲学话语中抽象地论述分工,《穆勒评注》和《笔记本Ⅲ》则已开始在现实的社会关系视角下阐释分工,而在《形态》中,我们已经能够看到抽象分工理论与现实分工理论的交织,以及现实分工理论的进一步展开。[3]229-249上述研究在某种程度上为我们把握马克思恩格斯的分工理论,进而呈现历史唯物主义的本真精神提供了有益启发。但笔者认为,尽管从《手稿》到《形态》,分工理论的逻辑范式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变化,但这种变化并非“断裂式”的转变。事实上,哲学语境中的异化理论与经济学语境中科学实证的分工概念,在这两部著作中均有所涉及,因此我们不宜用“取代说”来对分工理论的发展线索进行概述。马克思恩格斯分工理论的逻辑演变是渐进式发展的过程,一方面,经济科学和历史实证的思维在《手稿》中还暂时未取得主导地位,此时的马克思更加偏重于在人本主义异化哲学的解释框架中对分工进行剖析;而另一方面,《形态》却稀释了“异化”这一哲学理论范式,更加注重运用唯物史观的方法论,在经济学视角下及社会历史的发展演变中展开其分工思想。这就是说,《手稿》和《形态》在论述分工时,均使用了哲学维度和经济科学维度的分析视角,均存在价值判断与经验事实判断的内在张力,后者更具有历史唯物主义底蕴的分工理论,是对前者更具有思辨哲学意味的分工理论的发展。

  一、《巴黎手稿》基于异化理论解释框架下的“分工”及其实质

  在写作《手稿》的阶段,马克思的理论视野中已经出现了“两种人”,一是“应然之人”,也即孤立的、被悬设了抽象本质的单个的人;二是处于现实的社会关系中的人。前一种人是人本主义哲学逻辑线索中的人,后一种人则是现实的历史的逻辑线索中的人。在前一种逻辑下,马克思发现了异化劳动,并在异化劳动理论的框架中说明分工,用抽象的人本主义哲学话语批判分工;在后一种逻辑下,马克思注意到了交往关系这一范畴的重要意义,发现了交往异化,把分工同人与人之间的经济交往行为联系在一起,在现实的社会关系中对分工范畴加以考察,分工理论也因此具有了经济学视域及现实批判的维度。

  因此,《手稿》既是一部哲学著作,也是一部经济学著作。有学者指出,《手稿》“是结合经济学来研究哲学,试图从哲学上揭示资本主义的经济关系和经济过程,或者说是从经济学出发回归哲学,进而敞开经济学语境中的哲学话语”[2]53。还有学者则认为,马克思在《手稿》中追问劳动异化的根源时,其人本主义异化理论范式就已经迈开了解构的第一步,因为他无法再用新的异化范畴来解释劳动异化,也就是说,无法继续用抽象的哲学概念来说明劳动异化,而只能从现实的历史中探寻异化的真正根源,这实际上就构成了马克思通向历史唯物主义的开端。[4]在笔者看来,《手稿》的分工思想,正是在人本主义哲学批判与实证的经济科学批判这两重维度中展开的。一方面,马克思从资本主义分工中发掘到了人的异化生存状态,从而对分工展开了尖锐的人道主义批判,在异化劳动理论的哲学逻辑中阐发其分工思想。另一方面,《穆勒评注》和《笔记本Ⅲ》不再仅仅以孤立的人及其抽象本质为出发点,谴责分工对人造成的消极影响,而是开始引入社会关系的视角,把分工与交换或私有财产的外化等人与人之间的经济交往行为勾连在一起,同时,通过考察和反思国民经济学家的分工理论,展开自己的分工学说。因此,在《穆勒评注》和《笔记本Ⅲ》中,我们已能看到马克思分工思想的论述语境逐渐从人本主义哲学逻辑向经济科学实证逻辑乃至历史唯物主义逻辑过渡的特征。可见,马克思分工思想范式的嬗变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穆勒评注》及《笔记本Ⅲ》等一系列文本的中介,因而通过对《手稿》的探赜,我们便能澄清马克思的分工思想经历的是渐变式的发展过程。然而,囿于这一时期马克思的经济学思想尚不够成熟,并且仍深受费尔巴哈人本主义哲学阐释方法的影响,《手稿》对于分工问题的论述主要还是基于人本主义异化史观逻辑展开的,也就是说,在哲学与经济学这两种阐释维度中,《手稿》更加注重在以异化范畴为核心的哲学话语体系中论说分工。

  首先,让我们来探究马克思是如何在异化理论的视域中解析分工的。如前所述,《手稿》中的异化范畴实际上涉及两个层次的内涵,其一是劳动异化,其二是交往异化。而这两个迥然不同的异化理论视角,也使马克思的分工思想出现了两个相异的阐释策略。在劳动异化的视角下,分工理论仍停留于抽象的哲学批判;在交往异化的视角下,对于分工理论的探析已经逐步接近唯物史观方法,全新的理论构架和研究视野逐渐开始形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