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第一卷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的当代意义

2017-12-06 09:47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作者:马拥军 王姝

  The Contemporary Meaning of the First Volume of Das Capital to the Study of Socialist Market Economy

  作者简介:马拥军,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王姝,安徽财经大学财政与公共管理学院。

  原发信息:《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第20173期

  内容提要:生产方式是整部《资本论》,甚至全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核心概念。生产方式不仅意味着生产什么、如何生产,而且意味着“谋生的方式”。不论是“市场经济”概念、还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等概念,都必须从生产方式角度特别是作为经济基础的生产方式角度去理解,这样才能把握《资本论》的真谛。作为生产方式的市场经济意味着“看不见的手”,即物质生产的分工协作关系,因而不仅体现人与自然的使用价值关系,而且体现人与人的价值关系。只有理解了《资本论》第一卷的第一篇,尤其是第一章第三节中关于价值形式的论述,才能理解“价值实体”(价值的本质)如何体现在货币的现象中,成为市场经济的主体;只有理解了第二篇“货币转化为资本”,才能从“资本总公式”的自我矛盾方面理解剩余价值和利润的区别,即作为生产方式的资本(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与资本现象(能够带来利润的货币)的区别。在这一基础上,才能理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意味着资本化的人格即经济人成为市场主体的市场经济,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则意味着社会化的人成为市场主体的市场经济。

  关键词:市场经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经济的社会形态/生产方式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6年度上海市社会科学基金委托项目“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研究”(项目编号:2016WZX020)的阶段性成果。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马克思所未能设想的新事物,有人由此认为,《资本论》的原理不适用于指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认真阅读一下《资本论》,哪怕仅仅是阅读其第一卷的第一篇和第二篇,就会发现这完全是误解。《资本论》的研究目的、研究对象都决定了它的原理最适合于分析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但是《资本论》的副标题——“政治经济学批判”,清楚地表明《资本论》只是一个更大的写作计划即“政治经济学批判”计划的一部分。“政治经济学批判”要解剖的是“市民社会”,它所涉及的经济形态既包括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也包括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由作为“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而来的。《资本论》第一卷的第一篇研究了自然经济如何转化为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第二篇研究了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如何转化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马克思揭示了“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的内在联系,但并未混淆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他并没有断言市场经济只能是资本主义的,相反,他认为作为生产方式的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是递进关系而不是同一关系。通过正确把握《资本论》,我们得以理解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区别,进而理解和把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新事物。

   一、生产方式

  对于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关系,有各种各样的理解。多数人都是从意识形态立场出发,而马克思却不是这样。他并不是根据意识形态,而是根据生产方式划分社会形态的,由此形成的社会形态概念马克思称为“经济的社会形态”,也就是“市民社会”或“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他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指出:“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希腊罗马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做是经济的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因此,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①如果把社会主义社会视为“人类社会”即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那么,从“经济的社会形态”的意义来说,对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就只能根据生产方式,而不能根据其他标准划分,尤其不能单纯根据意识形态划分,因为马克思讲得很清楚:“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②。资本主义即资本成为主体的“经济的社会形态”,人们只能作为资本自我增殖的工具而存在;社会主义即社会成为主体的“经济的社会形态”,资本只能作为“社会的人”自我发展的手段而存在。前一种“经济的社会形态”体现的是“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形成的只能是物化的意识,人的价值大小本身要用货币和资本的量来衡量;后一种“经济的社会形态”体现的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形成的是全面发展和个性自由的意识,人的价值不再用他拥有的货币量来衡量,而用个性的发育程度来衡量。

  《资本论》的副标题是“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在《资本论》德文第一版的“序言”中再次确认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的原则。关于《资本论》的研究目的,马克思明确指出:“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③“现代社会”是指“现代市民社会”即“资本主义社会”。在这一意义上,《资本论》与其说是经济学著作,不如说是社会学著作,因为它的目的是对“现代市民社会”进行解剖。与此相应,马克思明确指出了《资本论》的研究对象:“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④由此可见,《资本论》的研究对象首先是“生产方式”,其次才是“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的交换关系”。吊诡的是,尽管马克思说得如此明确,即《资本论》的研究对象既包括“生产方式”,又包括“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还是有人声称《资本论》的研究对象仅仅是“生产关系”,另有一些人则声称仅仅是“生产方式”。这些观点都没有正确理解《资本论》的研究目的和研究对象。

  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是指贯穿资本主义生产全过程的规律,包括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各个环节,因此既涉及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又涉及资本主义的流通过程,由此出发才能把握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资本论》第一卷研究“资本的生产过程”,第二卷研究“资本的流通过程”,第三卷研究“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其中,资本的生产过程对应的是“生产关系”,资本的流通过程对应的是“交换关系”,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对应的则是贯穿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各个环节在内的整个资本主义再生产的社会关系。然而,研究者们往往忽视的是:马克思是把它们当做与同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的不同环节进行研究的,当马克思谈到“资本的生产过程”和“资本的流通过程”时,他所谈的并不是资本的个别形态,而是资本的一般形态或“资本一般”,因此其所指实际上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资本”,而不是脱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资本。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第一,撇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去研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就无法理解《资本论》第一、二卷同第三卷的关系,误以为第一、二卷只谈论“资本”,第三卷谈论的才是“资本主义”;第二,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资本”与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资本”混淆,就会以“资本”现象代替对“资本”本质的认识,误以为只要有资本,就是资本主义,这是把一般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混淆起来的重要原因。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