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关系认同在当代法治社会的意义与价值

 ——以“亲隐的权利”为核心

2017-12-12 11:01 来源:《中国文化研究》 作者:曾暐杰

  The Meaning and Value of Identify of Family Relationship in Contemporary Rule of Law:Focusing on "Cover-up for Family Members"

  作者简介:曾暐杰(1986- ),男,台湾台北人,台湾政治大学中国文学系讲师,主要研究领域为儒家哲学、荀子思想与易学。

  原发信息:《中国文化研究》第20172期

  内容提要:“家庭”在中国文化脉络里有关键性地位,不仅是社会秩序与国家组成的基础,更是人文精神的实践与展现。但法律中心论者,往往认为这是破坏法律公正性的落后思想,不见容于当代法治社会。其中最受到关注却也最具争议性的即是儒家的“亲隐”思想。然而,透过霍耐特的“承认理论”可以了解到,其实“法律”只是作为“市民社会”身份认同的原则,不能忽略人还有以“爱”作为连结的“家庭”关系之身份认同。而以“爱”为原则的身份认同是身为人的自然需求,也是建立完整人格不可或缺的一环。“亲隐”的追求正是企图重建以人伦为中心的身份认同,以避免“法律”对人造成的物化。

  "Family" has a key position in the context of Chinese culture.It not only forms the basis of social order and the composition of the state,but is also the practice and manifestation of the humanistic spirit.Nevertheless,the legal centralist scholars often think that the "family" emphasis will undermine the law in contemporary society.One of the most controversial issues is the Confucianist thought of "cover-up for family members".However,Honneth's "recognition theory" informs us that while law is an identity principle of civil society,we should not ignore the identity principle of family relationship,which takes love as the bond.The identity principle of love is not only man's natural needs,but is also an integral part in developing a full personality.The pursuit of intimacy is an attempt to rebuild an identity with human ethics at the center,and thus avoid the law's materialization of people.

  关键词:家庭/亲隐/法治社会/《论语》/孟子  family/cover-up for family members/rule of law/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Mencius

 

  一 前言

  “家庭”是中华文化文化中重要的核心,正所谓“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大学》)①,“家”是政治与社会秩序的基础;然而,儒学在当代社会,却被批评与法治精神不相契,其中关键的问题之一即是儒学强调“亲亲相隐”的必要性与正当性。②儒家将“亲亲相隐”视为正义的行为与德行的观念,可以上溯至《论语》中的“直躬辩论”——假使父亲偷羊,儿子应该举报父亲,或是应该替父亲隐瞒才是正义的呢?叶公站在执政者的角度认为应该举报,孔子则站在人伦的立场认为应该隐瞒。

  另外孟子中有个更极端的例子,是关于“桃应难题”——假如舜的父亲瞽瞍杀人了,那么身为天子的舜应该怎么做呢?孟子的回答是:就让执法者去拘捕瞽瞍吧!桃应困惑地表示:难道身为儿子的舜不去阻止执法者吗?孟子表示:执法者有他的职责所在,又怎么能够禁止呢?舜能够做的,就只有抛弃天子的尊贵身份,带着父亲逃到法律无法管束的地方,然后快乐地和他一起生活。

  正是孔孟这种“亲亲相隐”的思想,使人批评儒学是违反现代法律精神的。如同刘清平就对此提出了严厉的批判,他认为这是为了维护血亲团体的特殊利益的腐败现象,也是儒家思想滋养腐败的温床。③但事实上孟子并没有反对杀人者应该依法受到拘捕,为其行为负责,反而有着“律法优先”思维——否则舜作为天子不必“窃负而逃”,直接以天子的特权赦免其父瞽瞍之罪即可。

  应该说,“亲隐”不仅不是儒家文化中难堪的一面,反而是超越了僵化的法治,深刻表现出人文内涵与人身而为人的价值,有助于当代中国政治哲学体系的建构。这也是为何近来有不少学者提出应该将中国家庭伦理的观念纳入中国民法典的建置之中。④本文即对于当代律法与传统文化如何融洽,提供基础哲学层次的考察与论述,或许可以提供未来中国律法与政治在实务上的开展作为参照。

  这点可从法兰克福学派(Frankfurt School)霍耐特(Axel Honneth)的承认理论(recognition theory)作参照,以凸显儒家“亲亲相隐”的当代价值。⑤正如霍耐特体认到,当代法治社会太过强调人在法律中的身份与权利,一切都透过律法去规范人的行为准则。我们在意的只是“消极的自由”——法律规定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但却忽略了那些我们与生俱来的关系与身份——也就是儒家哲学中强调的父子、兄弟、夫妇等人伦关系。为什么我们要为了法律上的身份而抛弃人伦关系所组成的身份,进而放弃维护人伦关系的权利呢?

  由此相互参照,可以了解儒家中“亲亲相隐”的思考,正与承认理论(recognition theory)对现代性的批判相契,同样企图从“规范性重构”中开展出实践伦理(practical reason)与。而透过儒学“亲亲相隐”思想的反思,将可以作为中国在当代法律中“亲隐原则”理论依据。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