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凤林: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政治伦理学

2017-12-11 09:5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靳凤林

  本期主持:万俊人(中国伦理学会会长)

   本期主题: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政治伦理学

   主持人语

  要真正建构起新时代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政治伦理学,就必须在政治伦理学研究对象的确立、研究方法的选择、逻辑体系的架构、具体内容的表述、语言风格的形成等各个方面有所突破。本期栏目由在政治伦理学领域长期耕耘的三位学人,围绕“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政治伦理学”“新时代政治伦理学研究的问题域”“新时代政治伦理学的学科身份与研究方法”三大基础问题阐幽发微,生发出诸多新识洞见,以求学界同仁共鸣。

   

  李建华:新时代政治伦理学研究的问题域

  左高山:新时代政治伦理学的学科身份与研究方法

  

  靳凤林: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政治伦理学

  

  政治伦理学是政治学和伦理学的交叉学科,是最近十几年来我国应用伦理学中的显学之一。它主要研究不同国家的政治主体(政党、社团、民族、个人等)在执掌国家政权或参与国家治理的过程中,处理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外交等事务所应遵循的伦理规则及其所体现出来的道德精神,包括调节社会制度环境的德法手段、规约社会生活形式的伦理秩序、衡量政治行为善恶的道德尺度、处理复杂国际事务的价值取向等内容,它是现代政治文明的行动基准和价值内核。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发展,我国的政治伦理学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骄人的成就,无论是政治伦理学基础理论研究、中西政治伦理史研究,还是政治伦理国内外重大现实问题研究,均有众多论著面世。但在强化中华民族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新时代,加快建构中国特色的政治伦理学话语体系,已经逐步凝聚为伦理学界的思想共识,而目前的研究状况与这一殷切期许相比,尚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笔者认为,要实现这一理论愿景,当前亟待完成的学术要务包括:

  一、在精心解读经典文本与深度关怀政治实践的循环互动中,科学把握新时代中国政治伦理学的研究主题。要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的政治伦理学话语体系,离不开对古今中外政治伦理经典文本的精细解读,因为经典文本所瞩目的焦点是政治事务的内部本质,是对于客观性政治世界深层内涵的揭橥,它经过剥茧抽丝之后,触及了政治事务坚硬的内核。犹如《论语》和《道德经》,其所探寻的是春秋战国时代热闹喧哗的政治生活深处的纵横沟壑,它们要烛照人性背后的晦明,他们要描绘政治世界中生命的热情与梦想、挣扎与无奈、欲望与规范之间无休无止的纠缠。亦如《理想国》和《正义论》所揭示的那样,尽管我们日常生活中有关正义的具体表现形式千姿百态,纷繁多变,但总有构成正义生活的最基本的框架和展现广阔生活背景的朴素的正义底色,而这两部经典文本所关注的就是正义自身的根本特质及其普遍意义。今天遇到的难题是,由于政治伦理学经典作品具有呆滞笨重的特征,其气势恢宏的逻辑架构、精细微妙的理论阐释、独具特色的笔调意趣、个性迥异的行文风格等等,需要从容的心境去细细咀嚼,需要充足的时间去慢慢品味,人们在信息泛滥、心情焦灼的生活状态下,不再喜欢思想深邃、内涵厚重的文本,但离开对政治伦理经典文本的深度静览和精心妙悟,不去从中汲取丰厚的思想理论资源,新时代中国特色政治伦理学话语体系的建构无疑是空中楼阁、梦里幻影。

  当然,要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的政治伦理学话语体系,仅是精心研读经典文本远远不够,还需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广阔天地,准确把脉国内外政治实践中重大社会利益冲突的关键所在,亦即在读“有字之书”的同时,更要读“无字之书”,在纷繁复杂的社会大课堂中,找到真问题,进行真研究,“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形成不唯书,不唯上,不唯洋,只唯实的学风。因为任何一种理论创新只能从时代遇到的重大问题开始,恰如马克思所言:“任何人只能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继承下来的条件下创造历史。”从根本意义上讲,政治伦理学的创新过程就是发现问题、筛选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研究者只能深切地聆听时代的声音,回应时代的呼唤,认真研究和解决重大而紧迫的时代课题,看到自己时代各种偶然背后的必然、现象背后的本质、感性背后的理性,才能真正掌握新时代中国政治伦理的现实逻辑和发展规律,进而推动政治伦理学的理论创新和不断进步。

  在这一过程中要特别防范两种错误倾向:一是仅从经典文本的诠释出发思考现实问题。如:看到我国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逻辑盛行,就从马克思《资本论》中寻找依据予以批判;看到社会道德滑坡,就从四书五经中寻觅疗救之道等等。看不到这些经典文本赖以生成的经济社会环境,更不去深入思考当代现实问题赖以形成的制度前提条件,最终出现“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错误结果。二是有不少学者在学院化专业分工体制的影响下,只重视政治伦理学内部微观领域的精细研究,把研究活动变成各种史料的堆砌,或者旁征博引他人观点代替研究者本人的自我判断,让自己的头脑变成了别人的跑马场,或者在五花八门的学术小圈子内,做些不痛不痒乃至十分琐碎的所谓纯学术研究,最终导致政治伦理思想本身的支离破碎,无法有效凝聚整个学术共同体的理论共识,更难以深入把握时代本身的宏大主题。反观东西方历史上真正伟大的政治伦理学家,他们都是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和深入思考,认同了一种政治立场,并将这种立场化作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融会贯通于自己的学术之中,能够从人类社会和民族国家的立场,思考所属时代面临的重大课题,特别是能够从本国历史文化的角度去分析、评判不同的学术观点,进而提出超迈他人的真知灼见,为世人留下烛照千古的思想遗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