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关系性的存在

——安乐哲“儒家互系性思维”解读

2017-12-11 10:4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文娟

  安乐哲 资料图片

  在传统西方哲学中,自亚里士多德开始,实体性思维一直占据主流。启蒙运动后,人和现实成为焦点问题,实体性思维却使西方哲学各流派及其代表人物频繁失误,他们意识到,主体要认识和把握客体,不能仅从两者的实体性存在出发,还要承认两者之间的关系,实体性思维并不是终极思维,于是转向关系性思维寻求答案。(陶济:《试论现代西方哲学的基本特征》)西方的关系性思维由来已久,可追溯至中古时期奥古斯丁的教父哲学,到近代伏尔泰、莱布尼茨、笛卡尔、斯宾诺莎为代表的人文主义,再到现代詹姆斯、杜威的实用主义,海德格尔的存在主义,汇聚成一股极富生命力的支流,正在蓬勃发展。欧洲学者葛兰言、葛瑞汉从关系性思维角度研究中国哲学,为西方认识中国找到一个可靠起点。受关系性思维及杜威、葛瑞汉影响,安乐哲以“儒家角色伦理”和“互系性思维模式”深度诠释儒家哲学,消除了中西方哲学之间的隔阂,进一步发展了儒学的世界价值。

  “焦点/场域”是“互系性思维”的生发模式。焦点,即焦点自我,包含两个特征:一是具有一定家庭角色;二是经过传统礼仪训练。这就预设了在儒家哲学中,人的关系是本质性的。抛开西方那种“人的本质是固定、既成、自足的灵魂”的传统观点,安乐哲认为“家庭角色是人类经验的协和与秩序的最基本始源”。(安乐哲:《儒学与杜威实用主义关于“人”观念上的对话》)简言之,人自家庭关系而来。从中西人伦关系来看,古希腊伦理观强调尊重个人利益,柏拉图《斐多》篇和亚里士多德《论灵魂》都提到“人性是被上帝给定的”,在实现这种个人本性时,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人与人之间是一种以宪法和法律为主要形式的“契约”关系。由于原始人伦关系被打破,所以海德格尔认为人出生就是“被抛”到这个世界,对于他所处时代、历史、国家、身世、家人和朋友等都无法选择,这种“被给定”会让人产生“烦”感,并且会伴随一生。儒家以“仁者爱人”为出发点,把社会理解为一种人伦关系的存在,礼是一种儒家式生活状态,是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在儒家传统中,几乎体会不到海德格尔的被抛感,孩子一出生就拥有了身份,是儿子或女儿,是弟弟或妹妹,这些身份本身即是“被接纳”的存在。所以,安乐哲先生在其新书《儒家角色伦理学》中表明,儒家“互系性思维”源自因家庭角色而形成的关系性。

  在家庭关系中,人的仁义礼智信等道德元素不断生成。家庭是教育子女的第一课堂,是滋养道德情感的沃土。在古代,八岁孩童就要开始学习言语、饮食、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不学礼,无以立。”(《论语·季氏》)礼,是成人之前的必修课目,《礼记》中的《内则》《曲礼》《少仪》等篇有详细记载:“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出必告,反必面”,“立必正方,不倾听,长者与之提携,则两手奉长者之手”,“不越路人而与言”,“遭先生于道,趋而进,正立拱手”,“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等等。人有多个角色,在家庭关系中,要做到对父母的“孝”,对尊长的“敬”,对兄弟的“恭”,对朋友的“义”,将来才能做到对国家的“忠”。定公初年,孔子不仕,有人质疑他不为政,孔子言能孝于亲,友于兄弟,又能广推此心以为一家之政,也是为政。(程树德:《论语集释》第1册)孔子认为,在家庭中建立秩序,本身就是一种从政行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