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民:中国古代天学机构对传统天学的影响

2017-12-11 22:10 来源:《学术研究》 作者:史玉民

  内容提要:中国古代天学机构作为各朝历代职掌观象、制历、报时等事务的官署,具有重要地位。几 千年来,虽然机构名称、内部建制、职官品秩、职事范围等有过一些变化,但天学机构对中 国传统天学及其发展始终具有重要影响。本文以有关史籍文献为基础,对中国古代天学机构 在中国传统天学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和负面影响进行了研究。

  关键词:中国古代天学机构/传统天学/积极作用/负面影响

 

  中国古代的中央官僚机构,从商王朝的百官辅佐制,到周秦之际的三公九卿制,再到隋唐 以后的三省六部制,经历了复杂的变化。天学机构作为职掌观象、制历、报时等事务的官署 ,始终具有官方性、神秘性、伎术性和功能多样化的特点,在中国古代官僚机构中具有特殊 地位。关于天学机构,先秦文献语焉不详,秦汉典籍也多言简意略。隋唐以后,天学机构独 立成署,各类史籍记载颇丰。几千年来,虽然天学机构的名称、内部建制、职官品秩、职事 范围等有过一些变化,但其对中国传统天学及其发展的重要影响是自始至终的。

  与中国古代天学机构官方天学研究所不同的是,近代西方天文学研究制度化形成之前,天 学研究的形式曾经历过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个人兴趣和私人资助为基础的自由研究阶段 。如第谷·布拉赫(Tycho Brahe,1546~1601)16世纪后半叶在丹麦汶岛(Hven今在丹麦海峡 )天文台的天文研究。第二阶段是以多人共同兴趣和非正式群体交流活动的出现为特征的无 形学院(注:无形学院(Invisible College)是非正式组织的研究形式。对无形学院最早进行研究的是 普赖斯(D.J.deS.Price)。他在《小科学,大科学》一书中首先把非正式、非制度化的交流 群体称为“无形学院”。其实“无形学院”这个词是英国科学家波义耳(R.Boyle,1627~16 91)在1646年左右提出来的。用以指称英国皇家学会前身——由10来名科学家组成的非正式 小群体。)(Invisible College)研究阶段。如伽利略的学生维维安尼(V.Viviani,1622-1713 )、托里拆利(E.Torricelli,1608~1647)和卡西尼(G.D.Cassini,1625~1712)17世纪中叶 在佛罗伦萨(Florence)西芒托(Cimento)学院(注:西芒托(Cimento)学院于1657年在佛罗伦萨建立。它的发起人是伽利略的两个学生维维安 尼(V.Viviani,1622~1713)和托里拆利(E.Torricelli,1608~1647)。美第奇家族的托斯 卡纳大公斐迪南二世及其兄利奥波尔提供了必要的资助。参见[英]A.沃尔夫《16、17世纪科 学、技术和哲学史》,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第65页。)进行的天文学及其他科学研究。1672年法国 巴黎天文台的建立,(注:G.D卡西尼在巴黎天文台建成后,成为该台台长。)标志着近代西方天文学研究进入了由国家资助,有固定人员编制的组 织 化、制度化研究阶段。(注:法国巴黎天文台于1667年奠基,1672年落成,是巴黎科学院的一个附属机构,具有官办 的性质。路易十四曾以政府的名义为科学院的研究提供资金,有确定的研究编制。其中天文 学与几何学、力学、化学、解剖学一样可有三个领薪金的院士,每个院士可配备两名助手和 一个学生。参见J.Ziman:The Froce of Knowledge——The Scientific Dimension of Soci ety,Cambridge Univ.Press 1976,中译本《知识的力量——科学的社会范畴》,许立达等 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年版,第47页。)嗣后,英国格林尼治天文台,德国柏林天文台,俄国彼得堡天文台 也先后建立。科学史研究表明,天文学研究的组织化、制度化大大促进了近代西方天文学的 发展。与西方相比,中国古代天学机构一直是具有官方性的组织机构。天学机构的这种组织 化和制度化对中国传统天学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这些影响的积极方面主要有以下几点:

  其一,有利于进行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天文观测除了其星占学意义上的社会功能外,还有 与编制新历有关的科学功能。“历之本在于测验。”(《元史·郭守敬传》)中国古代制定新 历法常以大范围的天文观测为基础。分至影长、北极高度是天文观测的主要内容,也是制历 的基本数据。如唐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为配合一行改历,曾“命太史监南宫说及太史官 大相元太等,弛传往安南、朗蔡蔚等州,测候日影,囬日奏闻,数年伺候,及还京 ,与一行师一时校之”。(《唐会要·卷四十二》)据史料记载这次大规模的天文测量,由太 史监南宫说负责,在全国13个地方设点,观测范围北及北纬51°(铁勒,今蒙古境内),南至 北纬18°(林邑,今越南中部)。元代郭守敬为了在更大范围内测验日月交食、昼夜长短、日 月星辰去天高下所领导的“四海测验”,在全国建立了27个观测点,由太史院派出14名“监 候官”分掌各地观候测验之职。其观测范围之大,观测内容之多是可想而知的。(《元史· 郭守敬传》)显然,这种大规模的观测“必积众人这智”方能“极其精微”。(《新唐书·天 文志》)中国古代天学机构官方性、规模大的特点,有利于统筹调配人员,协同进行大范围 的天文观测活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