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慧进/朱法贞:论自然价值的双重向度

2017-12-11 22:24 来源:《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作者:万慧进 朱法贞

  内容提要:“以人为尺度”和“以宇宙为尺度”是考察自然价值的两种不同的向度。“以人为尺度”是人的活动的一种不可或缺的尺度,但由于人的理性能力的界限和人类对自身各种利益整合能力的微弱,“以人为尺度”带有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引入“以宇宙为尺度”的视角,其旨趣并不是要否定“以人为尺度”,而是旨在使人类能超越主、客体二分的狭隘眼界,在“以人为尺度”和“以宇宙为尺度”双重观照自然价值的更广阔的背景中,重建解决地球环境危机的新思路。

  关键词:自然价值/人的尺度/宇宙的尺度

 

  一、自然的双重价值与两种生态观

  自然价值问题是生态伦理学(西方学术界又称为“环境伦理学”)研究中颇具争议的一个话题。自然价值问题的凸显,与当今人类面临的日见深重的地球环境危机有着密切的关系;透露着人类内心深处对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忧虑和祈向。现代人对自然价值的关注决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旨在重构人对自然的新理念,重铸人与自然的关系。

  迄今为止,人类中心主义和非人类中心主义生态伦理学基于对自然价值的不同的理解和体认,提出了迥然不同的救世主张。

  人类中心主义生态伦理学认为,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人是主体,自然是客体,因而作为主体的需要和利益是制定生态道德原则和评价标准的惟一根据。人对非人类的动物、植物乃至整个自然界的关切完全是从人的利益出发,自然对人类来说,只具有工具价值。墨迪(W.H.Murdy)指出:“物种的存在,以其自身为目的,若它们完全为其他物种的利益,就不能存在。从生物学的意义上说,物种的目的就是持续再生。”[1](p.73)现代人类中心主义者坚信,人类是具有理性的生物,他能出于对人类整体利益及子孙后代利益的关心而提升自身的需要,从而促使生态危机的解决。

  非人类中心主义生态伦理学则认为,一切生命体都具有内在价值。生物或大地自然应当像人类一样拥有道德地位并享有道德权利。人类应该对生物或大地自然界负有道德义务和责任。1933年,美国学者莱奥波尔德(Aldo Lepold)创立“大地伦理”说,提出“大地共同体”概念,主张把伦理学的道德范围从调节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扩大到人与大地(自然界)的关系。他认为,为此需要改变两个决定性的概念和规范:(1)伦理学正当行为的概念必须扩大到包括对自然本身的关心,尊重所有生命和自然界,“当一种事情趋向于保护生物群落的完整、稳定和美丽时,它就是正确的;否则,它就是错误的”。(2)道德权利概念应当扩大到自然界的实体和过程,“确认它们在一种自然状态中持续存在的权利”[1](p.73)。国际环境伦理学会主席罗尔斯顿(H.Rolston)指出:“旧伦理学仅强调一个物种的福利;新伦理学必须关注构成地球进化着的几百万物种的福利。”“过去,人类是惟一得到道德待遇的物种。他只依照自己的利益行动,并以自身的利益对待其他事物。新伦理学增加了对生命的尊重。”他还认为,如果一个物种仅仅认为自己是至高无上的,对待其他事物都按照自己的用途对待之,那么,在这种框架中生活是一种“道德的天真”[2](p.74)。

  显然,在自然价值问题上,人类中心主义和非人类中心主义生态伦理学各执一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为了寻求自然价值的真义,我们不妨从对价值一词的追本溯源着手。

  汉语中的哲学用语“价值”一词,相当于英语的value、法语的valeue、德语的wert、俄语的ценность。马克思(Karl Marx)曾对这些外语的词源做过考证[3](p.327),“价值”一词与古代梵文和拉丁文中的“掩盖,保护,加固”词义有渊源关系,是它派生出“尊敬、敬仰、喜爱”的意思才形成了价值一词的“起掩护和保护作用的,可珍贵的,可尊重的,可重视的”基本涵义。“价值”一词的用法即使在哲学家那里,也是多种多样的。在富兰克纳(William Klaas Frankena)看来,它们大致可以归纳为:(1)“价值”有时被用作抽象名词:a.在狭义上只包括可以用“善”、“可取”和“值得”等术语来恰当地表示的东西;b.在广义上则包括了各种正当、义务、美德、美、真和神圣。(2)“价值”作为一个更具体的名词(譬如当我们谈及一种价值或多种价值):a.往往是用来指被评价、判断为有价值的东西,或被认为是好的、可取的东西。b.也被用来指有价值或是有价值、是好的东西,“各种价值”就意味着“有价值的各种东西”、“好的各种东西”或“各种善”。(3)“价值”一词还在“评价”、“作出评价”和“被评价”等词组中被用作动词[2](p.2)。不难看出,“价值”一词的含义和日常用语中“好坏”的“好”一词极为相似,我们一般把向往和追求的东西看作是“好”,从而认为是有价值的。以此来考察自然的价值,我们就会发现自然存在着不同向度意义上的“好”,即价值。其一是“以人为尺度”,以人的需要和利益为视角,从主客体二分以及自然作为客体对主体人所具有的有用性或积极作用向度上的“好”,即价值;从这个层面讲,自然具有工具价值。其二是“以宇宙为尺度”(超越人的需要和利益),从自然界和万事万物共同承载着宇宙大系统的缔结来看,自然界的万事万物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好”,具有本体价值。他们或多或少地都对整个宇宙系统的生态平衡产生着某种作用,都在生态系统的物质循环、能量流动和信息交换中发挥着自己特殊功能。它们不是没有灵性,没有任何神秘感可言的,可任意践踏的客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