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扬:丹尼尔·贝尔论大众文化

2017-12-13 09:49 来源:《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陆扬

Daniel Bell's Theory of Mass Culture

 

  作者简介:陆扬,男,上海市人,文学博士,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文艺学与文化研究。上海 200433

  原发信息:《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56期

  内容提要:20世纪上半叶大众文化被认为是大众社会的必然产物,几成众矢之的。麦克唐纳的激烈批判被广泛引述。由是观之,丹尼尔·贝尔的大众社会辩护可以说是一个难得的例外。在他看来,大众社会理论只是不切实际地抵制当代生活的意识形态,已不适宜用来描述西方社会。贝尔并以左派杂志《异议》为例,认为50年代的大众文化批判无的放矢,失却这一传统先驱人物加塞特、雅斯贝斯和T.S.艾略特等人的贵族和精英主义文化意识。所以不奇怪,70年代当大洋彼岸伯明翰学派中兴,大众文化本身而不是大众文化批判被视为一种叛逆姿态时,贝尔又以视觉文化为对象,关注起了大众文化异于常态的审美体验和价值取向。假如贝尔的文化保守主义立场所言不虚,一定程度上他可被视为马修·阿诺德的当代传人。

  Among extensive mass culture critiques represented by Dwight Macdonald in 1940s and 1950s,Daniel Bell's defense of mass society appears unique and rare.For Bell,theory of mass society is nothing but an unpractical resistance of ideology of contemporary life,no longer fitting for describing Western society.Taking Dissent as an example,Bell finds that mass culture critique in 1950s becomes aimless and has lost the elite cultural conscience of its predecessors,such as Ortega Gasset,Karl jaspers and T.S.Eliot.It is no wonder then that in 1970s,Bell would concern also the aesthetic experience and evaluation of popular culture when it is interpreted as a subversive gesture towards established order.In this sense,Bell's cultural conservatism is the offspring of Mathew Arnold.

  关键词:丹尼尔·贝尔/大众社会/麦克唐纳/文化批判/Daniel Bell/mass society/D.Macdonald/cultural critique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代中国大众文化的价值观研究”(11&ZD022)阶段性成果。

 

  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是20世纪美国著名的文化保守主义社会学家,被认为是后工业社会的预言家,以划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为经济、政治、文化三大板块而蜚声学界。贝尔年长弗雷德里克·詹姆逊15岁,在美国知识界名重半个世纪,可是他在中国的影响,似远不如堪称中国的后现代教父、接着大谈正统现代性的詹姆逊。这里面意识形态的左右之分,应是一个重要原因。回顾大众文化理论的发展过程,我们发现为大众文化辩护的,大都出于左翼马克思主义阵营。像贝尔这样一位最终与马克思主义分道扬镳的右翼文化理论家,不遗余力来为大众文化和大众社会辩护,比较少见。是以也理应引起我们格外的重视。

  一、大众社会理论批判

  大众文化开始被正名应当说始于20世纪60年代,是时雷蒙·威廉斯等人通力以popular culture来替代先时流行的mass culture。威廉斯在其《关键词》一书中,就masses词条有过细致分析。他指出,复数的masses是一个模棱两可、自相矛盾的语词:在许多保守思想家看来,它是一个表示轻蔑的语词;但是对于社会思想而言,它是一个积极的术语。具体来说:

  就现代社会意义上说,masses和mass具有两种互不相同的含义。Masses(1)是乌合之众或者说群氓的现代表述,他们低贱、无知,又蠢蠢欲动。Masses(2)是指的同一群人,但是如今将他们视为积极的,或者潜在的积极社会力量[1]。

  这可见,将大众文化的前身mass culture理解为群氓文化,说到底是一个立场问题。诚如威廉斯所言,同样的人群、同样的文化,在精英知识分子看来是乌合之众文化,在无产阶级革命的视野看来,那就是一支潜在的生力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