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权力:文化政治的内在机理

2017-12-14 09:54 来源:《云南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李山

Cultural Power:Internal Mechanism of Cultural Polities

  作者简介:李山,淮阴工学院 人文学院,江苏 淮安 223003 李山(1976- ),男,山东莒南人,淮阴工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政治学博士。

  原发信息:《云南行政学院学报》第20156期

  内容提要:文化是人类基于社会生活实践的主体性建构,它集中反映与展现着人类社会的生活方式。在人类社会生活实践中,文化本身内含与运行着微观的权力机制,它不断参与到社会关系与权力网络的建构之中,成为为社会价值分配而展开的斗争形式。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文化自始至终承载着重要的政治社会功能;政治社会运行也不可避免地采取着各种文化形式。由此可见,在人类社会生活中,文化是一种微观与柔性的权力形态,构成文化政治的内在机理。具体而言,作为文化政治内在机理的文化权力主要经由话语体系、表征系统、文化空间以及意识形态等形式来展现与实现其权力意志与运行机制。

  关键词:文化权力/话语体系/表征系统/文化空间/意识形态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加快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研究”(项目批准号:10ZD&018)与华中师范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项目“中国地方治理现代化及国际比较研究》”(CCNU14Z02008)一项研究成果。

 

  文化是一种社会生活世界的整体呈现形态,正如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所言,“文化不仅仅是智性和想象力的作品,从根本上说文化还是一种整体性的生活方式。”[1](P337)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人们在共同生活实践过程中彼此间展开主体性的交往行动,不断感受世界,反省体验,完善自我,建构意义与累积知识。在此过程中,人们产生出一种文化世界观,并逐步而持续性地在建构自身、社会生活世界乃至整体性世界意义进程之中,形成表征这种意义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知识体系、文学艺术、道德法律以及规范制度等外在呈现形式,这些呈现人类主体的意识与意义的可感知的样式便是文化。由此可见,文化最初是从人类社会生活之中生成,并向外延展开,直至覆盖整体世界;同时文化则呈现出世界的多姿多彩内涵,赋予生活世界以存在意义,推动人类文明进程。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文化就是整体社会生活方式:生活世界也是意义建构的文化世界,文化世界则是文化表征下的生活世界。

  美国人类学家克拉克·威斯勒(Clark Wissler)认为,在社会生活实践中,由个体活动的总和所形成的生活范围就是称之为文化的基本现象[2](P5)。这些“文化是由人类反思性思维发展出来的积累性结构。”[2](P251)它们影响着我们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再诠释着交往行动的意义,形塑着个体的自我与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着生活世界的公共性。甚至文化可以转化为整合某种目的性的话语与论证体系,以此试图阐释特定合意性的存在之物的价值与合法性,并经由文化的心理学上的影响力与认同力,展开思维与行为之规训,产生政治学与社会学上的治理之意图。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文化是一种影响力、规训力与认同力,成为一种微观的知识型的隐性权力。这正如斯图亚特·霍尔(Stuart Hall)所言,“文化已经改变了权力的概念,原来我们简单地以为权力存在于政府或军队,而今,权力无处不在,从家庭到性别关系,到体育活动和人际关系,我们自身的身份和主体性都是文化构成地”[3](P24)。作为权力的文化弥散在整体性的社会生活过程之中,成为社会团结与结构编织的内在绵软力量,它供给着社会权力运行的不竭活力源泉,支撑起整个社会权力大厦。

  具体而言,作为文化政治内在机理的文化权力主要经由以下四种文化形态来展现其权力意志与运行机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