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满友爱:“自我关切”还是“非自我关切”?

——对亚里士多德“友爱论”中一个老问题的新解答

2017-12-22 10:19 来源:《世界哲学》 作者:郝亿春

  摘  要:完满友爱行为究竟是为朋友之故还是为自己之故?这是亚里士多德“友爱论”中一直存有争议且影响其伦理学定性的老问题。以“利己”-“利他”主义模式分析这一问题并不合适。由亚氏“灵魂论”之“欲望”-“希求”界定的“自我关切”-“非自我关切”可作为疏解此问题的恰当概念:前者表明非完满友爱之“争”,后者揭示出完满友爱之“让”。“让”是为回应“德事”之需,共同之“德事”则构成完满友爱所互同(通)之根基。作为“非自我关切”的共同德事是化解亚氏表面矛盾的基础,以成全德事为己任的完满友爱共同(通)体既有优势,亦有局限。

  【作  者】郝亿春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暨实践哲学研究中心

  【期  刊】《世界哲学》 2017年第4期95-101,共7页

  【关 键 词】亚里士多德 友爱 非自我关切 德事 共同(通)体

  【基金项目】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个体正义与政制正义:亚里士多德正义思想及其现代意义研究”(批准号:15YJA720001)、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美德与正义的异质-互补性探源”(项目编号:GD14CZX0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在亚里士多德对“友爱” 的讨论中,存在一对十分显眼的矛盾:一方面,亚氏一再强调完满的友爱是“为了朋友自身之故” (参见1156b7、1380b36等处)而促进对方之善、“不求回报是高贵的”(1163a1),并会“为朋友着想而不顾自己” (1168bi),甚至“会在需要的时候牺牲自己的生命”(1169a18);另一方面,亚氏又在多处毫不讳言,即使在完满的友爱之交往中,一个人还是“把较大的善留给了自己”(1169a28),他“给予自己最高贵和最好的东西”(1169a25)。虽然“成为神” 对朋友而言是最大的善,可一个人却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成为神,“因为如果这样的话他将不再是自己的朋友,那么他也将不再是对自己而言的善”(1159a6)。

  如果以现代道德哲学的术语判定的话,上述第一方面内容显然属于“利他主义”(Altruism),而第二方面内容则属于“利己主义” (Egoism)。② 那么,这种道德立场上的自相矛盾究竟应当如何解决呢?本文将表明,虽然以现代道德理论来衡定亚氏“友爱论” 中的难题是捉襟见肘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亚氏完满友爱中不存在这个难题。本文试图站在亚氏立场上对这一难题进行重新厘定,并尝试提出一种新的疏解方案。我们也将看到,这种新的疏解方案奠基于对亚氏美德伦理学视域的重新确定之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