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华:“洞穴喻”发微

——海德格尔真理之路的转折点

2017-12-28 10:08 来源:《哲学门》 作者:朱清华

  An Inquiry into the “Allegory of the Cave”:The Turning Point of Heidegger’s Way of Truth

  作者简介:朱清华,1972年生,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副教授

  原发信息:《哲学门》第2015第2册期

 b:海德格尔1930年代初期对真理的集中探讨展示了他思想的转向和更深入更丰富的开展。他对柏拉图的“洞穴喻”的解析表明,原始的遮蔽状态笼罩着人的生存,支配着人揭示真理、获取自由的过程。真理是去除遮蔽,是筹划着将自己系缚于一个理念,从而脱离黑暗进入光明。但作为绽出的自由的真理仍在原始的遮蔽统治下。由此,真理也不能由一个理念而一劳永逸地获得,而必须返回洞穴,持续地进行去除遮蔽活动,才能保持住真理。作为始终处于遮蔽和迷误的笼罩下的真理追问,哲学活动就是不断探求存在的意义的来源,即柏拉图的至善。这既是对存在的意义和存在的真理的无尽追问,也是对人自身和人的本质的探求。海德格尔对“洞穴喻”的解释对柏拉图以及古希腊思想诠释开拓出新局面。

  In the early 1930s,Heidegger concentrated much of his attention on the problem of truth,his discussion of which exhibited a turn that he made in his thought and the renewed profundity and richness of his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His analysis of Plato's "Allegory of the Cave" revealed the prime hiddenness that covers the human existence and dominates the human quest for truth and freedom.Truth is the privation of the hiddenness and projection of one's self to an idea so that one can step out of darkness into light.Nevertheless,truth,as ex-sistent freedom,is still under the control of the prime hiddenness,which means that truth is beyond the reach of a mere idea and it is essential to return to the underground cave and constantly perform the act of privation in order to keep the truth.With the inquiry of truth always under the cover of hiddenness and error,the philosophy activity is bound to be an unceasing search for the significance of being,which is exactly what Plato meant by the concept of the Good,and consequently the activity is an endless quest for the meaning of the being and the truth of the being,as well as a pursuit of the human essence.Heidegger's interpretation of the "Allegory of the Cave" opened up a new phase for the hermeneutic investigation of the philosophy of Plato and the Greek thought.

  关键词:洞穴喻/真理/自由/遮蔽/至善  "Allegory of the Cave"/Truth/Freedom/Hiddenness/Good

 

  在1930年代年代初期,海德格尔对真理问题有特别专注的探讨。这包括了《论真理的本质》(1930)演讲稿和《论真理的本质——柏拉图的洞穴比喻和〈泰阿泰德〉》(1931-1932冬季学期)的讲座。对真理的本质问题的特别关注并非海德格尔偶然起意,附带的说明,而是跟他的思想正在发生的转折有着莫大的关系。海德格尔在后来谈及他为什么没有完成《存在与时间》原来计划的两部,甚至连第一部的第三篇“时间与存在”都没有发表时说,在第一部的第三篇,“整个事情倒转过来了”,而原来的思路却在这种倒转中失灵了。①这里的“倒转”不仅仅指海德格尔从名称上将“存在与时间”倒转为“时间与存在”,而更重要的是,他要从存在自身,而非从《存在与时间》第一部已经发表的部分中从人的存在出发解释存在。他在1962年的《时间与存在》研讨班中说,《存在与时间》作为一种开端性的思想,是从存在遗忘状态苏醒过来,但并没有清除存在遗忘状态,所以这种苏醒“乃是入于本有之中而不醒”。②这意味着,海德格尔将他前期的思想看作对存在问题的唤起和试探,但并未完全成功。他也因此在《存在与时间》发表后,“立即”抛弃了标志着《存在与时间》思路的“基础存在论”。③从时间上来看,海德格尔在1930年代初期对真理的本质的思考,恰恰发生在这样一个思想动荡时期。而从内容上来看,他这个时期对真理的本质的思考是他思想之路的一个转折点,尤其重要的是,它有一个承上启下的思想位置。海德格尔在1946年对这个时期的思想回顾中说,1930年的《论真理的本质》的演讲关注到了上述“倒转”。④《论真理的本质》首先明确了遮蔽和非真理在真理的本质中的不可或缺的地位,这为海德格尔后期对存在以及存在对人的关系的思考都有重要作用。

  在1949年增写的《论真理的本质》的最后一部分,有一段重要的话可以进一步说明海德格尔在真理的本质问题上在前期所做的工作和思路的转变:“表面看来,我们的思仍然停留在形而上学轨道上;但在其决定性的诸步骤上,即从作为正确性真理到作为绽出的自由(ek-sistenten Freiheit)的真理,从后一种真理到作为遮蔽和迷误的真理(Wahrheitals Verbergung und Irre),却实现了问题的转变,这种转变属于形而上学的克服。”⑤可以看出,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力图克服形而上学的正确性真理,他用作为绽出的自由的真理取代传统的符合论的、作为正确性的真理,而在《存在与时间》之后,他将遮蔽和迷误以及非真理都包含在了真理的本质中,而不是排除出去。

  《论真理的本质》之转折特征表现在,它一方面将真理的本质归结为自由,另一方面又提出了遮蔽和迷误对真理的本质的源初归属,并且将绽出的自由放在遮蔽和迷误的领域中发生。《论真理的本质——柏拉图的洞穴比喻和〈泰阿泰德〉》中对柏拉图的洞穴比喻的阐释,将这两个方面更加清晰透彻地展示了出来。而海德格尔对柏拉图洞穴外面的太阳——善的理念的诠释,指示出了后来他对存在自身探讨的新方向。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