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相与真理——德国古典哲学的世界构想及其源流

2017-12-28 11:05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2017年第5期 作者:庄振华

   作者简介:庄振华,男,哲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哲学与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

   摘要:笛卡尔的思想客观上展现出理性与内在性世界之间的张力格局,并开始在这一张力格局下从一个确定的基点出发,探索一种合理而连贯的世界结构图景,这种工作方式使他真正成为现代哲学之父。这种张力格局虽然是近代真理观的基本背景,在康德之前却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反思。德国古典哲学将立足点从人类理性逐步转移到世界结构本身,直至最后由谢林对近代理性的无限性提出根本质疑,这个过程塑造了现代思想的基本游戏场域。

  关键词:真理;笛卡尔;斯宾诺莎;康德;黑格尔;谢林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2017年第5期

  我们的德国古典哲学研究往往容易受到一些观念藩篱的局限。由于所谓近代哲学的“认识论转向”的说法和康德对他之前的近代思想的两种判断(唯理论走向独断论,经验论走向怀疑论)的影响,而在德国古典哲学内部又由于克罗纳(RKroner)等学者关于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这四大家之间的线性进步论的影响,国内外学界至今依然习惯于以唯理论、经验论、先验观念论、同一哲学/自然哲学、绝对观念论等名号对从笛卡尔到黑格尔的这段近代哲学史进行条块分割。这样做的好处是能使各条块特色鲜明,使它们之间的发展线索清晰可辨,但它也有将思想家脸谱化的危险。正如维特根斯坦关于“梯子”的思考表明的那样,这种条块化格局虽然在我们研究的某个阶段上是有用的,但也不是不可抛弃的,至少我们应该有动摇它的勇气。  

  这样做当然不是出于纯粹外在的破坏欲,而必须以坚实的学理为基础。真理是整个近代思想的核心旨趣之一,对真理的追求如何从笛卡尔“我思”的自我确定性与对一切事物的审核权,走向黑格尔那里对近代理性的普遍质疑,转而投身于一种高于理性之上的精神,最后又在后期谢林那里成为对黑格尔式的无限性理性的批判,这一历程是尤其值得追究的。真理虽然极容易被人当成可澄清或可建构出来的实相,但在近代思想语境下,它更是世界本身的自我展示,如果不顾及后一方面而一味寻求并试图掌控真理,那恰恰会错失真理。在这个问题上,本文尝试在融通德国古典哲学与它更大的近代背景方面稍作探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