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物的意义?

——庄子、海德格尔与我们的对话

2017-12-28 22:33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彭富春

  1.海德格尔与庄子的相遇

  让我们首先倾听庄子《逍遥游》中的一段话: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雍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 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

  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避高下;中于机辟 ,死于网罟。今夫嫠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 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 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转引自陈鼓应,第29页及下页)

  然后让我们来倾听海德格尔对此的评论:

  它提供了这样的洞见:人对于无用者无需担扰。凭借其无用性,它具有了不可触犯性 和坚固性。因此以有用性的标准来衡量无用者是错误的。此无用者正是通过让无物从自 身制作而出,而拥有它本己的伟大和规定的力量。以此方式,无用乃是物的意义。(第8 页)

  庄子和海德格尔,在空间上相隔万里,在时间上相距千年。一个是中国古代的哲人, 另一个是西方现代的思想家。他们处在不同的生存境遇,具有不同的思想传统,而且也 说着不同的语言。但他们却构成了对话。庄子和海德格尔的对话之所以可能,是因为他 们为同一话题所吸引,从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空间走到一起。他们谈着同一话题,说着 同一个事情。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它不是其他什么东西,而是物的意义。但什么 是物的意义?

  庄子和海德格尔的回答是:物的意义就是其无用性,而且人无需对无用性担忧。

  这样一种物的意义的揭示的语言表达式是否定性的,它指明无论是从物的方面还是从 人的方面都需要“无”。否定就是去蔽,去蔽就是揭示。但思想要否定什么?那要否定 的是物的有用性以及人们对于无用性的担忧。正是这种现象遮蔽了物自身的意义。因此 对于无用性的发现以及对于无用性的泰然任之基于思想对于遮蔽的否定。这规定了庄子 和海德格尔从事物的分析时的思想道路。

  不过,庄子和海德格尔虽然思考同一问题,但他们的思考却是不同的。因此我们所关 注的是庄子与海德格尔有何差异,同时我们又与他们有何差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