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与世界的两重性

——布伯《我与你》一书的启发

2017-12-28 22:43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作者:张世英

The Duality of Life and the World:An Elicitation from Buber's I and Thou ZHANG Shi-ying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Peking University,Beijing 100871,China

 

  内容提要:奥地利宗教家、哲学家布伯在《我与你》一书中认为人生与世界具有两重性:一是“ 为我们所用的世界”,一是“我们与之相遇的世界”,可以用“我—它”公式称谓前者 ,用“我—你”公式称谓后者。布伯的思想蕴涵着很深刻的意义,即以万物为认识对象 和征服对象的活动不是人类生活的全部,人生的最高意义不在于人己分立、物我隔离的 “主客关系”式,而在于对民胞物与、万物一体关系的领悟。布伯的见解对于片面地陶 醉于主体认识客体和征服客体的我国思想文化界来说,应有振聋发聩的现实意义。

  In his book I and Thou,Buber,Austrian religionist and philosopher,deems th e duality of life and the world:One is the world we use;the other,we meet.He names the former with the formula I-It;the latter,I-Thou.Buber's thought is of profound significance,that is,the whole meaning of human life does not i ndicate merely the activities of knowing and conquering the world of object,nor does it refer to subject-object formula of separating I and Other,subjec tive body and objective world,but exists in the apperception that the people are my brethren,and the creation is part of me,and that of the relation tha t all things on earth are mutually connected.Buber's view is of realistic si gnificance of enlightening the benighted to people of ideological and cultur al circles in our country who unilaterally revel in subject's knowing and co nquering object.

  关键词:人生/世界/两重性/布伯/life/world/duality/Buber

 

  一

  当前,不少人都在哀叹所谓“人文精神”的丧失。在大学里,这种哀叹的表现方式之 一便是不满意重理轻文的学风。其实,这里涉及一个很重要的人生哲学问题。

  人所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正如奥地利宗教家、哲学家马丁·布伯(Martin Buber,1878 —1965年)所说,具有双重性:一是“为我们所用的世界”(the world to be used), 一是“我们与之相遇的世界”(the world to be met)。这种双重性既贯穿于整个世界 之中,也贯穿于每一个人之中,贯穿于每一个人的生活态度与活动之中。布伯用“我— 它”(I—It)的公式称谓前者,用“我—你”(I—Thou)的公式称谓后者。布伯站在宗教 的立场对二者做了很多解释,他的解释很精细也很晦涩,甚至有很多神秘之处,以致有 人称他为神秘主义者,但我认为他的解释和思想仍包含有不少清晰可见、发人深思之处 ,我宁愿称他为诗人哲学。

  布伯所谓“我—它”的范畴实指一种把世界万物(包括人在内)当做使用对象的态度, 所谓“我—你”实指一种把他人他物看做具有与自己同样独立自由的主体性的态度,这 是一种以仁爱相待、互为主体的态度,借用中国哲学的语言来说,乃是一种“民胞物与 ”的态度。不过,布伯是一个宗教家,他把“我—你”的关系看做是人与上帝的关系的 体现。布伯认为,人与上帝的关系乃是人性中最根本的东西,而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却基 本上不承认这种关系,因此,要恢复人性,就要承认这种关系在人生中的首要地位。布 伯的宗教思想蕴涵着一个很重要的、可供我们吸取的观点:人不能把世界万物只看做是 可供自己使用的对象,更重要的是,人应该以仁爱的态度、以“民胞物与”的态度对待 世界万物。中国思想界当前所发出的所谓人文精神丧失的哀叹,我以为实际上是对那种 把一切都归结为使用对象的人生态度的批评。强调人文精神,乃是要求人们以仁爱的态 度或“民胞物与”的态度对待自然和对待他人。大学里重理轻文的现象不过是片面地重 实用或者说片面地把万物归结为使用对象的人生态度和哲学思想的一种表现。用布伯的 宗教语言来说,人文精神的丧失乃是把“我—它”放在首位,把一切都看成是物或对象 ,恢复人文精神就是要把颠倒了事情再颠倒过来,把“我—你”的关系放回首位,也就 是不要再把他人他物看做是单纯的对象或物,而要首先把它们看做是和自己一样具有主 体性的东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