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昕:唯物主义、辩证法、政治经济学批判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重新发现

2017-12-30 15:36 来源:《江海学刊》 作者:周嘉昕

  Materialism,Dialectics,Criticism of Political Economy:Rediscover Economic and Philosophical Manuscript in 1844

  作者简介:周嘉昕,1982年生,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暨哲学系副教授。

  原发信息:《江海学刊》第20173期

  内容提要:近年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研究似乎已经淡出了学术讨论的中心。然而,有关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本质的思考和《资本论》中的哲学问题的探讨为开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新的理解奠定了坚实基础。基于思想史回顾和原始文本分析,重读《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可以发现: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到《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对于私有财产(地产)的批判构成了马克思推进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的重要依据;在以异化劳动理论完成对国民经济学的批判和黑格尔辩证法的主谓颠倒过程中,马克思所持的人本主义逻辑同时开始遭遇自身的解体;从《资本论》所实现的哲学变革反观这一过程,它不仅是理论视域从哲学向政治经济学的转移,而且是马克思对市民社会进行结构性剖析的方法论路径的重新制订。

  关键词:主谓颠倒/私有财产/异化劳动/辩证法/批判

  标题注释:本文系江苏省社科基金项目“《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最新阐释及其当代价值研究”(项目号:16MLB006)的阶段性成果。

 

  今天,是重读《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的时候了。这是因为:首先,经过多次的论战和多年的探索,《手稿》研究已经成功摆脱了“青年马克思”问题的纠缠,围绕《手稿》自身的文本和逻辑形成了颇为丰硕的研究成果;其次,随着历史唯物主义哲学方法和《资本论》及其手稿研究的深化,回过头来审视《手稿》中的“人本主义”和“国民经济学批判”具有了更为丰富的理论参照意义;再者,以MEGA2相关成果为基础的《手稿》文本研究,在近年来取得了许多重要推进,特别是“附有按照手稿写作顺序编排的文本”的《手稿》中文版本的问世①,为我们从既有研究的驻足之处重新启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既有研究的基础上重读《手稿》所需要解决的三个问题是:其一,如果说“异化劳动”的理论基础是费尔巴哈的人本学唯物主义,那么马克思到底在何种意义上将“强调自然”和“强调政治”结合起来?其二,在论述“共产主义”的过程中,马克思何以转向对黑格尔辩证法的论述,而在这一部分的写作中又为什么发生了理论态度的游移?其三,如果说《手稿》的主体内容是“国民经济学批判”,那么这一“批判”与《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理论关系?

  如何理解“青年马克思”的唯物主义

  虽然关于“青年马克思”的论战已经渐渐远离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问题域的中心,但一提到《手稿》,人们往往还是首先想到“人本主义”的争论与“两个马克思”的竞争。所谓人本主义的“青年马克思”与“老年马克思”的对立,首先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也就是说,自1932年《手稿》在东西方近乎同时公开出版以来,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学界有关“人本主义”和“异化”问题的讨论达到白热化程度,从根本上说,这并不是由《手稿》自身所达到的思想水平所决定的,而是由西方学者在马克思主义话语解释权问题上同苏东“正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竞争所引发的。

  简单说来,随着斯大林“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体系的确立,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在上世纪30年代逐步形成了以“唯物主义对唯心主义的批判”“马克思主义三个来源三个组成部分”等观点为基础的解释模式。基于这一解释模式,马克思在1843年实现了唯物主义的转变,批判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并站在了无产阶级立场之上,而《神圣家族》和《哲学的贫困》分别是第一部公开发表的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著作。与之针锋相对的是,《手稿》问世之后,这份“《神圣家族》的准备材料”却在以西方“马克思学”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学者眼中,被当作是“马克思的第二次降世”的标志。当然,其核心范畴和焦点问题不外乎是持有“人本主义的异化概念的青年马克思”,这样一个马克思在根本上异质于《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中的“成熟马克思”或“老年马克思”。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出于对西方“马克思学”的反击,苏联学者加强了对于马克思青年时期思想的研究,形成了若干具有重要理论价值的成果,如奥伊泽尔曼、拉宾关于《手稿》的研究,巴加图里亚关于《德意志意识形态》的研究等等。在此过程中,《神圣家族》和《德意志意识形态》的理论重要性得到了潜在的强化。

  由此可见,《手稿》的定位本身直接涉及马克思主义的逻辑阐释。经过多年的争论,“唯物主义一次转变”论和“人本主义青年马克思”观点已经暴露了自身的理论短板,越来越多的学者倾向于接受这样的观点:虽然在写作《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手稿的过程中,马克思已经接受了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并以“主谓颠倒”的方式来批判黑格尔唯心主义;但是在《手稿》中,受这种“半截子的唯物主义”中暗含的唯心史观的影响,马克思仍然坚持一种人本主义的异化史观;只是到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以下简称《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才提出了新的世界观并阐发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旧问题的解决同时也包含着新问题的提出:如果说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那样,在创作《神圣家族》之前,马克思和恩格斯“一时都成为费尔巴哈派了”,那么到底在何种意义上,“马克思曾怎样热烈地欢迎这种新观点”,“尽管还有种种批判性的保留意见”。②笔者的回答是,在马克思的思路从“宗教异化”“政治异化”推进到“经济异化”的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是对“私有财产”的批判。围绕这一主题,我们可以发现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到《手稿》之间隐性的复杂关联。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