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泽波:新“人禽之辨”

2018-01-03 09:57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杨泽波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Human-beast Distinction

  作者简介:杨泽波,男,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 200433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昆明)2017年第20173期 第35-39页

  内容提要:“人禽之辨”是儒家的重要话题。儒家讨论这个问题,旨在强调人有道德,禽兽没有。以我多年来坚持的三分法对这个问题进行新的思考,需要对其进行必要的修正:不是人必须讲道德,否则便与禽兽无异,而是人如果不讲道德,连禽兽都不如。

  Human-beast distinction is a hot topic in Confucianism.When discussing it,Confucians usually emphasize that humans have the dimension of morality while beasts have not.However,according to the trichotomy of human nature,this view is not correct and should receive improvement.It is not that humans should have the dimension of morality but that they are even worse than beasts if they are immoral.

  关键词:人禽之辨/伦理心境/生长倾向/human-beast distinction/ethical-mentality/growth tendency

 

  “人禽之辨”首创于孔子,大成于孟子,是儒家的重要话题,对后世有深远影响。儒家讨论这个问题,旨在强调人有道德,禽兽没有;要成为一个人,必须讲德成德,否则与禽兽无异。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现在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如何看待传统的儒家“人禽之辨”,赋予其新的内涵,予以其新的解释,已经成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下文即围绕这个话题展开一些分析。

   一、孟子论“人禽之辨”

  在先秦诸子中,孟子谈“人禽之辨”最有力,论述也最有意义。孟子辨人禽之别,意在指明道德为人所独有,禽兽则无。这一思想又可分为性和心两个方面。

  就性而言,孟子认为,人性为善,禽兽之性为恶。相关论述很多,如:

  告子曰:“生之谓性。”孟子曰:“生之谓性也。犹白之谓白与?”曰:“然。”“白羽之白也,犹白雪之白;白雪之白犹白玉之白与?”曰:“然。”“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牛之性犹人之性与?”(《孟子·告子上》第3章)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孟子·离娄下》第19章)

  “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其所以异于深山之野人者几希。及其闻之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孟子·尽心上》第16章)

  这些论述侧重点不同,但不离一个中心:人有善性,禽兽没有。人与禽兽的差别仅在这一点。这一点十分微妙,存之即为人,即为圣贤,失之即为禽兽,即为野人。

  就心而言,亦是同理。孟子认为,人之所以与禽兽有别,关键即在人有四端之心,禽兽则无。下面两则论述最为著名: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孟子·告子上》第6章)

  “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公孙丑上》第6章)

  人人都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即所谓四心。因为人原本即有此四心,所以,原本即具有成德的根据。要成就道德不需要做其他的工作,只要善于反思这些道德的根据即可。如果不承认人有四心,或不善于反思这些道德根据,即为非人。

  人禽之分还涉及如何待人的问题。孟子说:

  “缪公之于子思也,亟问,亟馈鼎肉。子思不悦。于卒也,摽使者出诸大门之外,北面稽首再拜不受,曰:‘今而后知君之犬畜伋。’”(《孟子·万章下》第6章)

  “食而弗爱,豕交之也;爱而弗敬,曾畜之也。恭敬者,币之未将者也。恭敬无实,君子不可虚拘也。”(《孟子·尽心上》第37章)

  鲁缪公对于子思只是问候,送给肉物,却不真心听从其主张。子思感叹这是把他当作犬马一样来畜养,很不高兴,直至将来人赶出大门。一般待人亦是同样道理。养活而不爱,等于养猪;爱而不恭敬,等于畜养狗马。徒有恭敬的形式,没有恭敬的实质,君子便不可以为这种虚假的礼文所拘束。

  由上可知,孟子严辨人禽之分,根本目的是要强调道德是一个根本的属性,这种属性只体现在人身上,禽兽并不具有。因此,人在道德层面要远远高于禽兽。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完善自己,就必须坚守道德,努力修身,否则便与禽兽无异。古往今来,儒家大讲人禽之辨,都是为了强调这一思想,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主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