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红雨:论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开端问题

2018-01-08 10:49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贾红雨

 On the Problem of the Beginning in Hegel’s Philosophical System

 

  作者简介:贾红雨,长安大学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76期

  内容提要: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开端难题,应从绝对者的本性来理解。绝对者作为思维所内含的自身与自身的“原始分裂”,标志着其本质结构,是其得以开始运动的内在动力,是其整个辩证运动的“灵魂”。这种“原始分裂”,就其首先显现为一种自身与自身的对立关系而言,即是外在反思所代表的那种“两分的观点”。抽象的反思或知性,构成了绝对者最初显现。因而,从反思开始的必然性,正是由绝对者的本性所决定的。但与开端相关的且直接影响到黑格尔整个体系方案成立与否的一个问题在于:将哲学家的思维运动内化为对象自己的思维运动,从而使两者合一,并不能解决理念运动的发生学问题。

  关键词:开端/直接性/中介/Reflexion/原始分裂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号310833170323)的阶段性成果。

 

  关于黑格尔哲学中的一些基本关键问题,国内过去鲜有论及,比如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开端(Anfang)问题。在开端问题上,迄今为止最具有代表性的讨论是迪特·亨利希(Dieter Henrich)1971年首版的《语境中的黑格尔》(Hegel in Kontext)一书。但相较于亨利希在该问题上所理解的黑格尔而言,亨利希本人并没有提供一个更明确的解答,并且亨利希主要把开端限定为“存在逻辑学”中的纯存在。实际上,除了纯存在或《精神现象学》中的感性确定性,黑格尔哲学体系中的每一个进一步发展阶段的开始部分也都是某种开端。此外,与“实在哲学”(即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相对的《逻辑学》整体上也被视为体系的开端部分。诚如亨利希所言,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开端需要从更大的文本中寻求解答。(Henrich,1975,S.88)从黑格尔整个体系来看,这些不同意义的开端最终都指向一个东西,即作为思维运动的理念或绝对者。开端问题不仅涉及《精神现象学》和《逻辑学》中的第一步运动何以可能的问题,同时也涉及《逻辑学》整体上作为开端向“实在哲学”过渡的必要性与可能性问题。就开端作为已然将各种规定性包含于自身的理念而言,开端便是终点,是整个理念运动过程,因而开端难题在很大程度上表达的也正是黑格尔整个体系的难题。

  一、开端及其规定性

  黑格尔的哲学体系分为《逻辑学》《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三个部分,体系的开端问题,一般而言,也就是体系的第一个部分《逻辑学》的开端问题。在《逻辑学》中,黑格尔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科学必须以何开始?”(1999,S.35; 2008,S.55.文中关于黑格尔著作的引用仅标注出版年份或著作缩写。)按照黑格尔的表述,绝对开端作为体系的“第一个东西”(das Erste)是不带任何规定性和外在关系的简单直接性(Unmittelbarkeit),不经任何其他事物的中介(Vermittlung)而只与自身处于简单的等同(Gleichheit mit sich selbst)中,它是非反思的(reflexionslos)、不可分析与比较的,一切外在的反思在开端这里都必须被去除。(cf.1999,S.35ff.; 2008,S.58ff.)这里,我们碰到的争论是关于黑格尔对待开端的态度。一般认为,如亨利希和安德烈亚斯·阿恩德特(Andreas Arndt)认为(cf.Henrich,1975,S.85ff.; Arndt,S.127ff.),黑格尔是为这种开端辩护的。实际上,在这种没有任何规定性的开端这里,黑格尔看到的毋宁是倒向康德物自体的倾向,因为对黑格尔来说,无规定性意味着不可认知性:“在没有规定性的地方,知识也是不可能的。”(1991,§36,Zusatz; TWA 8,S.105)这样的开端其实就陷入了一种日常的理解之中:开端是某个独立于主体的、现成自在的客体。这样理解的开端,作为“第一个东西,客观地看,并非必然的,从主观方面来看,则是未被认知的”(1999,S.36; 2008,S.59)。普通知性或反思在开端这里所误以为的“未被规定的直接性”,必然导致开端的不可认知性——这个矛盾也是黑格尔整个哲学体系的核心矛盾和所要解决的终极问题之一。而黑格尔显然不会接受一个不可认知的偶然开端。至此,可以确定的是,在开端这里,黑格尔只是作为外在观察者来描述“逻辑开端是如何显现的”(2008,S.56),并对这种普通知性所理解的开端加以批判。从整个理念运动的大范围来说,最初的东西也都是要被批判和否定的。因此,迈克尔·泰奥尼森(Michael Theunissen)把整个逻辑学都视为发挥着一种批判功能。(cf.Theunissen)黑格尔对如此理解的开端所持的批评性态度,可以更加清楚地在1813年的“本质逻辑学”中被看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