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开:继往开来的中国哲学

2018-01-09 10: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郑开

  回想“中国哲学”这门学科从无到有的过程,真有点儿“流水今日,明月前身”的感慨。中国哲学乃是在近现代学术转型过程中,于中西古今之争的夹缝里创立的新学科,古未之有。可以说,中国近现代诸人文学科中最具特殊性的就是“中国哲学”了。传统学术向近现代学术的转型在文学上的体现,是将诗词歌赋纳入了“literature”;在历史学上的体现,是将乙部之学归并于“history”。但问题是,从古代延续至近代的传统经学与理学可否直接对应于“philosophy”?

  实际上,中国传统学术中本来没有“哲学”这一门类,近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哲学”是在“继往圣之绝学”与“面向西方哲学的转译活动”之间矛盾张力中建构起来的。在这一过程中,传统学术中的哲学活动和哲学思想既经历了近现代西方哲学观念的洗礼,摆脱了经学观念的支配、束缚以及附庸于经学的从属地位;同时又表现为试图通过创发出来的中国哲学史和中国哲学这样的现代学科,梳理和重建古代思想世界,重新激活面向时代问题的哲学思考,而非简单地把四部之学中的“经”和“子”置于哲学学科之下。总之,“中国哲学”本质上是一个近现代概念而不是古代概念,因为它是近现代学术转型的产物,也是古今思想矛盾、中西文化冲突的产物。

  众所周知,最初的“中国哲学”是参照西方哲学范式和样态建构起来的。但为什么“中国哲学”的开创者们不可能反过来按照中国固有的义理之学的形式,把西方思想名之曰西方义理学呢?这是因为舶来的西方文化是强势文化,工业文明和资本主义开创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历史,它是新的世界文明秩序(包括思想理论学术体系)的塑造者。因此,最初的中国哲学的创建只能是“面向西方哲学进行转译”,无可如何。

  时至今日,中国哲学研究已经有了长足进步和重要发展,但仍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欧美大学的哲学系鲜有问津中国哲学的专业学者,所谓主流哲学界仍对中国哲学抱犹疑态度。这种现象并不奇怪,但需要改变。我之所以说这并不奇怪,是因为自谢林、黑格尔以来就是如此。西方学者往往基于一种根深蒂固的逻辑,即只有古希腊以来的思想传统才称得上哲学,否认欧洲以外其他文明能够产生哲学,不屑于其他文明和文化的价值。我们需要改变的首先是深化对中国哲学的研究,发掘其价值和意义;进而改变他人的偏见和误解。最重要的是,重新激活中国哲学的创造性思考,使中国哲学成为活着的传统。百年来的中国哲学历史经验表明:在现代学术转型过程中创立的中国哲学,以会通中西、熔铸古今、返本开新为己任,以旧邦新命、贞下起元、文明重建为使命,以创造性诠释、综合性创新为目标。

  贺麟在抗战胜利前夕的一次演讲中指出:“中国近百年的危机,根本上是一个文化的危机”;“中国当前的时代,是一个民族复兴的时代。民族复兴不仅是争抗战的胜利,不仅是争中华民族在国际政治中的自由、独立和平等,民族复兴本质上应该是民族文化的复兴。民族文化的复兴,其主要的潮流、根本的成分就是儒家思想的复兴,儒家文化的复兴。假如儒家思想没有新的前途、新的开展,则中华民族以及民族文化也不会有新的前途、新的开展。”笔者虽很赞同他的说法,但认为必须把“儒家思想”改为“中国哲学”,因为举凡一切旧瓶装新酒、借尸还魂者,终究难以匹敌古希腊以来的西方哲学传统。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哲学的使命正是继往开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