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辟瑞:身体的躯体化如何可能

——胡塞尔交互主体性现象学的核心问题之一

2018-01-09 10:18 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郑辟瑞

How the Incorporation of Flesh Be Possible:One of the Core Problems in Husserl’s Theory of Intersubjectivity

 

  作者简介:郑辟瑞,南开大学哲学院(天津 300350)。

  原发信息:《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广州)2017年第20173期 第135-142页

  内容提要:在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理论中,身体的躯体化是一个反复被讨论的论题。自1913年起,胡塞尔意识到身体的躯体化和同感之间存在着相互预设的恶性循环关系,并从身体的不同特征出发,做出了三种解决这一恶性循环的尝试,但并不成功。在1930年代的一份手稿中,他尝试结合“结一”概念来探寻身体的躯体化的动机引发基础,并且避免预设同感。这一进路是富有启发性的。

  关键词:身体的躯体化/循环/动机引发/结一

 

  在与交互主体性相关的语境中,胡塞尔(Edmund Husserl)多次讨论了身体(Leib)如何被构造为一个躯体(körper)的问题。在他大量的手稿中,我们可以看到对这一问题的不同表达:“澄清身体作为物理身体如何构造起来的,这是一个从根本上需要深入思考的基础问题。”①“在他者的渐隐(Abblendung)下,一般来说是否可以设想,空间在完全意义上作为躯体性形式构造起来,更进一步说,我的身体具有躯体性的属性,像外部躯体那样?”②

  大约从1913年的收录在《纯粹现象学与现象学哲学的观念》第2卷中关于身体的具体研究开始③,胡塞尔终其一生不断地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胡塞尔并没有为此提供一个特殊的术语,而通常是在躯体的“统觉”“立义”“构造”或者“客体化”这样一些一般性的概念下展开。本文则采纳在相关研究中通行的术语“躯体化(Verkörperung,incorporation,physicalization)”④,用以表达身体作为躯体的构造。

  身体的躯体化是在交互主体性的语境中,并且首先是在向本己领域或者原真(Primordinal)领域的还原语境中成为问题的。然而,胡塞尔对这一在超越论的还原之后的第二次还原的界定本身是含混的,一些学者甚至在《笛卡尔式的沉思》的第五沉思中看到了这种歧义。比如,耿宁先生区分了两种“原真领域”⑤,并且在最近的一次讲座中增加了一种他认为不可能的作为一个发生概念的“原真领域”⑥;史密斯则几乎在同样的意义上区分了两种“本己领域”⑦——尽管两位学者的偏向正好相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